正文 第444章444灵堂,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第444章 444灵堂,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萧九安还不知他给人背了黑锅,见王府的亲卫将事情交待清楚了,萧九安片刻也不多呆,站了起来,预备离开。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是的,在萧九安看来,亲卫那几句话,就已经把纪府的事交待清楚了,至于其他的?

    其他的他自会查,他管朝廷知不知道,朝廷想要知道什么,自个儿查去,他没兴趣与朝廷扯上关系。

    萧九安抬腿往外走,凤钊见状十分有眼色的退到一旁,恭送萧九安离开,绝不多说一句废话,更不会蠢得要萧九安给了一个交待。

    能把这尊大佛送走就好了,至于其他的?

    不着急,纪府在这里,纪家的人也都在这里,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查,慢慢审。

    萧九安走后,凤钊接手了纪家这摊子事,可他并没有如那几位大人所愿把他们放了,听到燕北王府亲卫的“交待”,凤钊特别细心的把人留下,和纪家人关在一起,一同反复寻问他们今天的事。

    是的,除了这几位大夫的夫人外,纪夫人与纪馨也是见死不救,且不去搬救兵的人,知道的知道她们是被吓到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多想纪云开死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不过,其他夫人不好说,但纪夫人与纪馨十有八九是想纪云开死的,只是这些都与凤钊无关,他只要做好皇上交待的事,做好燕北王交待的事便足够了。

    萧九安从纪府出去,便直接打马回府,而等到萧九安回到燕北王府,已是夜暮低垂。走进王府,看到纪云开原先住的小院挂了白蕃,萧九安挑了挑眉:“怎么回事?”

    侍卫一怔,忙上前道:“回王爷的话,是张家小姐。先前王妃把尸首送去了张家,可张家拒不接受,说是张小姐死在外面,又没有成亲,不能埋在张家墓地,让王妃随便拿一卷草席包了,随便埋了就行了。”

    当然,张家的人原话并不是这样,毕竟是诗书传家,张家人的原话还是很漂亮的,只是再漂亮也改变不了,他们不肯接收张慧和尸首,不在乎张慧和死活的事实。

    侍卫看了萧九安一眼,见萧九安并没有生气,这才继续道:“王妃心有不忍,便把张小姐的尸首带了回来,在小院设了灵堂。”

    “嗯。”萧九安应了一声,便朝纪云开的小院进去。

    院内,挂满了白布,鲜艳的花朵全部收了起来,只有浅色的或者白色的花朵摆在两侧,看着十分冷清。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大厅内正中央,摆了一俱乌木的棺材,四周都摆满了菊花,看着倒不是那么阴森。

    纪云开与五个侍女都在,不过她们并没有穿白衣,只是穿着简单的素衣,看上去就像是参加亲戚家的葬礼。

    不过,纪云开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她的绝色姿容。

    天知道,王府的人在看到纪云开长相的刹那,有多么震惊,要不是纪云开面容哀戚,神色冷然,他们肯定要惊呼出声。

    他们真不知道,他们的王妃居然这么美!

    而长得这么美的王妃,居然一直用面具遮着,一直任由世人误会,完全没有展露她绝色姿容的意思!

    王妃的下人,包括侍卫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而回神后他们也不敢看纪云开,生怕一不小心看失神了。

    无他,王妃太美了。

    萧九安在见到纪云开的穿着时,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纪云开还算有理智。

    要是纪云开赶给张慧和披麻带孝,他肯定会把连人带棺木丢出去。

    他虽不介意在家中摆一俱棺木,临时设个灵堂,但却不希望纪云开因此疯魔。

    可是,在看到纪云开没有带面具,萧九安就不高兴了,不过想到这个小院没有外人,没有第二个男人,萧九安的心情这才稍稍好转。

    萧九安一进来,纪云开就发现了,轻声唤了一句:“王爷。”

    在凤祁怀里哭了一场,她就冷静了下来,而走了一趟张家,她就更加得理智了,同时也明白,张慧和虽不是想自杀,但确实是不想活了,至少不想继续在张家生活。

    她把张慧和的尸首送上门,是做了给张家人道歉的他准备的,且想着不管张家人如何责怪她,她都会任张家人发泄不会反驳半句,却不想张家人根本不在乎张慧和的死活。

    她知道张家人不待见张慧和,可不想竟是一丝情份都没有,可想而知张慧和活着的时候,在张家过得有多么憋屈,而她会当众刁难她那继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张家对张慧和的态度,比之纪家对她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不知道张慧和在张家经历了什么,但张慧和为救她而死,她总要给张慧和讨一个公道。

    “明日下葬。”萧九安看了一眼,冷声说道。

    纪云开略一默,随便点头:“好。”这是燕北王府,张慧和的尸首不好一直摆在这里,明天下葬也好。

    “飞鸟袭击你的事有进展,出去说。”萧九安这一生杀人无数,但除了老燕北王,老燕北王妃的葬礼外,他没有参加过旁人的葬礼,对于葬礼他是排斥的。

    当年,他亲生母亲死了,他也是随便挖个坑把人埋了,根本没有想过办葬礼。

    在他看人,人死了就是黄土一坯,葬礼办得再隆重,埋葬品再多也无法让人死而复生,与其折腾,不如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好。”纪云开没有反驳,安静得跟在萧九安身后,两人边走边说,萧九安简单的将纪府发生的事,一一说给纪云开听。

    当然,他整治那几个见死不救的毒妇的事,萧九安一句也没有说。

    这种事说出来像是在邀宠一般,萧九安自认做不出这样的事,耻度太高了。

    听完萧九安的叙述,纪云开忍不住皱眉:“你是怀疑这事与南疆有关?”种种迹象表明,是南疆人的可能性极高,要不是有不寻常的纪馨,她也会怀疑是南疆人做的。

    毕竟,只有南疆人擅长这些奇门之术。

    “是证据指向,不是本王怀疑。”他先前怀疑过南疆人,可在看到证据后,反倒不确信了。

    证据太充分了,充分到都不需要他用脑子去分析,而他不相信事情会么这简单。

    飞鸟攻击纪云开的事,绝不像表面那般简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