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6章756成功,王爷很无辜!

    第756章 756成功,王爷很无辜

    纪云开睡了一天,不仅将耗尽的异能补足,还上涨了一成有余,不过这事纪云开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哪怕是凤祁,纪云开也没有说。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这是她的小秘密,也是她最后的保命手段,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真实实力。

    所谓的底牌,就是比世人认为的强那么一点,多那么一手。她隐瞒下来的这一成实力,也许有可能会成为她的救命稻草。

    没有费多大的劲,纪云开就将受萧九安影响,而变得蔫巴的藤条重新催生,不仅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还让它们再次生长……

    一瞬间,后山倒垂着无数又长有粗的藤条,每一根藤条看上去都结实无比,就像是来到了远古丛林。

    看到山壁上的藤条,萧少戎突然记起,昨天纪云开晕倒后,枯死的藤条中长出一截细长的藤条,他之后给捡回来了,刚刚一高兴忘了还给纪云开。

    这种藤条好用归好用,但在萧少戎手中完全派不上用场,萧少戎果断的把捡回来的小藤条还给了纪云开。

    当然,机智如萧少主,绝不会直接还给纪云开,而是先给王爷,等待王爷细细将藤条擦干净,才转交给纪云开。

    纪云开一脸无力,却没有说什么,接过萧九安递来的藤条,随手将它缠在手腕上。然后一脸严肃地对萧九安道:“你最后一个上去。”她怕萧九安一碰到那些藤条,那些藤条就会死掉。

    前天晚上就是这样的,萧九安只是碰了一下,满山壁的藤条就枯死了,真的把她气死了。

    要知道,她在此之前明明警告了王爷,叫王爷不要碰她的藤条,王爷不听,非要试……

    结果好了……

    “嗯。”王爷高冷的应了一下,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心里憋屈死了。

    那些花花草草的自己要死,这能怪他吗?这能怪他吗?

    纪云开把这事算到他头上,真的很不对!

    这一次,萧少戎十分机警,一见王爷周身的气氛不对,果断先一步溜了。

    昨天,燕北军就将爬山需要的工具送了进来,萧少戎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份,率先爬了上去。

    “我来试试。”萧少戎扯了扯藤条,发现从山壁上垂下来的藤条坚韧无比,支撑他一个人重量,完全没有问题。

    “王妃这本事实用。”萧少戎朝纪云开竖起一个大拇指,就借着藤条的助力往上爬。

    “我也去试试。”凤祁见萧少戎已经往山爬,也不需要爬山的工具,抓住藤条,轻轻一跃,如同飞燕一般贴在山壁上,姿态轻盈无比,哪怕是在爬山,也丝毫不减他世家公子的风范……

    纪云开见状,不由得眼前一亮,同时亦明白,恐怕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不需要爬山的工具,但是……

    纪云开还是准备了。

    这东西有备无患,凤祁和萧九安用不上,她需要呀,她不是萧九安和凤祁,她没有轻功,不多一点准备,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花里胡哨,故意显摆罢了。”王爷见纪云开盯着凤祁看,脸色一沉。

    纪云开明显感觉到,藤条没有先前精神了。纪云开生怕王爷一生气,满山的藤条瞬间枯死,急忙握住王爷的胳膊,安抚道:“王爷,别生气,别生气,凤祁师兄再好看,也没有你好看,真的,我没有骗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

    “王爷你英姿勃发,气宇轩昂,俊美无双,气质高贵,雍容大度,咱不计较这种小事,行吗?”

    “王爷……”

    纪云开心里担忧不已,虽不至于语无伦次,但所说的每句话确实没有怎么思考,反正好听的话全都说出来,只求王爷不要生气。

    她现在已经隐约摸清了一点规律。萧九安情绪平和的时候,有他在花草虽然也会受影响,但只要不是什么脆弱的娇花,短时间内都不会枯死,但是……

    如果萧九安的情绪失控,煞气外溢,那就完了……

    不管生命力多坚强的花草,都会受到影响。生命力稍稍脆弱一点的,立刻就会枯死。即使是生命力强悍的百年大树,也会因此而病恹恹的。

    由此可见,王爷在花草上面的杀伤力有多强。

    纪云开现在最怕王爷情绪失控,把满山壁的藤条弄死……

    藤条死了是小,要是挂在半山腰的凤祁与萧少戎因此摔下来,那就罪过了。

    显然,王爷也很清楚这一点,虽不喜纪云开看凤祁,但在纪云开的安抚下,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且因为纪云开的靠近,气息更平稳了。

    见到王爷不再释放寒气,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她是半眼也不敢去看凤祁,满心满眼都是王爷,就怕王爷再度失控……

    纪云开此举让王爷十分熨帖、满足,王爷心情大好,山壁上的藤条受到的影响就小了,纪云开再稍稍有异能温养一下,很快又焕发了生机。

    山壁有近百米高,饶是凤祁与萧少戎实力不错,两人也花了近半个时辰,才爬到山顶。

    主要是顶峰那段难爬,越是到山顶,山壁越是光滑,完全没有落脚的地方,要不是萧少戎带了爬山的工具,在山壁上凿了几个口子,插上了纪云开让人准备的铁块,好方便落脚,萧少戎和凤祁怕是爬不上去。

    见到两人平安登顶,站在底下的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扯了扯王爷的衣摆道:“王爷,我们也走吧。”

    “嗯。”王爷应了一声,将剩下的爬山工具全部拎在手上。

    他已经看到了这些小铁块、小凿刀的用处,他才不会跟凤祁一样自大,浪费纪云开的心血。

    两人走到山下,王爷伸手握在藤条,只见……

    脆绿的藤条,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蔫巴,然后枯死……

    王爷脸一沉,淡定地松手,后退一步,看着纪云开,一句话也没说……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甚至心情还不错,但是……

    他一碰藤条就死了,所以这真不是他的错,毕竟他也控制不了,不是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