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3章753没晕,萧少主自寻死路!

    第753章 753没晕,萧少主自寻死路

    攸关萧少戎的生死,纪云开也不再吝啬异能,仅留下一丝丝异能,保证自己能正常行走,纪云开便将剩下的异能,全部用来催生那棵生长在乱石中间的柳树……

    只见,乱石中的那棵柳树,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的生长,枝叶不断往外延伸,且越来越茂盛,不过倾客间就覆盖了大半的山头。

    纪云开无比庆幸,庆幸别庄与外面之间有乱石山挡路,不然要让十庆郡主那些人,看到柳树疯狂长生的异象,肯定会想尽办法杀了她这个妖孽。

    至于别庄内的士兵?

    有王爷和凤祁在,纪云开半点也不担心。

    疯狂的催生一棵树,纪云开很快就感觉到异能要耗尽了,而就在此时,她终于看到从天空落下的黑影了……

    “太好了。”知道萧少戎落在哪个方向,纪云开就只需要催生需要的柳条就行了,旁的……她管不了。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纪云开不过刚刚跑下来,萧少主就摔了下来,而就在他落地的瞬间,飞速生长的柳条朝他飞去,缠住了他身上的藤条……

    “得救了!”纪云开能感觉到柳条的力道,再次控制异能,让柳条缠在一起,把萧少戎托住。

    “呼……总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确定萧少戎平安无事,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扶着一旁的树木喘气。

    她,有点累了,异能耗费让她的体力也大大削弱。

    然,纪云开却不敢休息太久,缓过那股难受劲,纪云开又认命的朝萧少戎跑去。

    王爷和凤祁都在后方,那群士兵都被王爷和凤祁找理由关在别庄,现在别庄内没有人能帮她,她只能靠自己。

    凭借超强的意志力,纪云开终于找到了被柳树叶、藤条缠住的萧少戎,还来不及松口气,就听到里面的萧少戎在大喊:“王妃,快,快,快放我下来。”他好怕呀,他真的快要被吓死了。

    “你还没晕?”听到萧少戎的声音,纪云开着实愣了一下。

    在天空转了那么久,从那么高摔下来,还能保持清醒,萧少主还真是厉害,要换作是她,在天空转圈就能把她转晕了。

    “晕不过去……”被藤条层层缠住,只能勉强看到外面的萧少戎,泪流满面。

    不知是藤条有醒脑的作用,还是异能的功效,总之……

    经历了大灾大难的萧少主,不仅没有晕,反倒十分清醒。

    清醒的经历了一切,清醒的感受到了失重的恐惧,清醒的“看到”无数的柳条像活物一样缠向他,清醒地“看到”随他一同摔下来的天灯,碎成渣渣。

    因为太清醒的感受到了一切,所有才更害怕……

    要不是怕丢人,他这会肯定吓尿。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简直比被死士伏杀还要可怕。

    “真可怜。”纪云开不无可怜的道。

    这种时候,要换作是她,她肯定宁愿晕过去。

    晕过去,两眼一闭,愣凭发生什么事她都不知道,也就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心里阴影。

    “呜呜呜……王妃,你快放我下来吧,我快撑不住了。”萧少戎差点就给哭出来了。

    他想尿尿了!

    “好,你等一下。”纪云开没法把萧少戎直接弄出来,她必须把所有的柳条全部催生到枯死的状态。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萧九安的好。

    “要是王爷在就好了。”叫王爷生个气,释放一点杀气什么的,任凭什么柳树、藤条都只有枯死的份,而她?

    还要耗费异能,简直不能更苦逼。

    也不知道,她仅剩的那点异能,能不能坚持到把萧少主弄出来。

    “王妃,快点呀……等着你救命呀。”萧少戎不知纪云开的异能消耗空了,急着去尿尿的他,不断的催促。

    “好。”纪云开深吸了口气,不顾异能耗空的痛苦,再次催动异能……

    在萧少戎看来,纪云开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闭了闭眼睛,可是缠在他身上的柳条,却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慢慢的老化,然后枯死……

    哪怕不是第一次见,萧少戎仍旧满满都是惊吓,眼睛瞪得大大的,眨也不眨地看着身上的藤条和叶子。

    很快,柳条就全部枯死了,“啪”的一声,失去了支撑,被藤条包裹住的萧少戎落地上。

    不过外面还有一层藤条,萧少主并没有感觉到痛,甚至还觉得蛮有意思的

    柳条枯死后,接着就是萧少戎身上的藤条,粗壮的藤条同样瞬间变得枯黄,只有一截刚刚暴出来的小芽还保持脆绿……

    藤条一枯死,便失去了原有的韧性,萧少戎就用力将共折断,撕开一个口子,站了起来。

    “我终于……”萧少戎伸了个懒腰,可他还不及感慨,就见一直紧闭双眸了纪云开,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王妃……”萧少戎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将人抱住,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纪云开,萧少戎吓了一跳,想要伸手拍拍她,又不敢,只得傻傻地问道:“王妃,你没事吧?”

    然,回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

    “完蛋了……”萧少戎暗道不好,顾不得感慨劫后余生的美好,也忘了他的双腿还在发抖,萧少戎抱起纪云开就往别庄内冲。

    冲进别庄,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萧少戎急得大喊:“王爷,王爷,救命呀,王妃晕倒了。”

    “凤祁,凤祁,你快出来,王妃晕过去了,快来人呀,救命呀……”

    萧少戎的声音又快又急,他抱着纪云开一通乱蹿,像是无头苍蝇一样。

    听到萧少戎的求救声匆匆跑来萧九安与凤祁,跑了好几个院子,才找到抱着纪云开乱蹿的萧少戎。

    “出什么事了?”王爷厉声质问,快步上前,接过萧少戎手中的纪云开,看到纪云开面露痛苦之色,杀气瞬间往外溢:“萧少戎,你做了什么?”

    “我,我,我不知道呀。”被王爷吓得差点腿软的萧少戎,差点瘫坐在地上了。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就是想尿尿,催了王妃一句,然后一脱险就看到王妃晕倒了。

    说到尿尿,萧少戎突然想起,他被尿憋的难受。

    不顾王爷黑沉的脸色,萧少戎丢下一句:“王爷,我,我去先小解一下……”

    就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