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1章751意外,倒霉的萧少主!

    第751章 751意外,倒霉的萧少主

    天灯早已准备就好只等萧少戎坐上去。

    带着“誓死如归”的决心,萧少戎硬着头发踏上天灯,看着手下的士兵迅速将天灯点好,萧少戎心塞地不行。

    “一群没有良心的人,亏我平时对你们那么好,关键时刻一点也不懂揣摩上心。”萧少戎狠狠瞪了一眼,在与纪云开做最好确定的士兵,没好气地道。

    被骂的士兵一脸懵逼,呆呆地看着萧少戎,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地低下头。

    他们也不想推少主送出去“送死”呀,可明显少主都不能改变的事,他们能做什么?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我平时待你们多好,你先前拉肚子,拉的腿软不敢说,还是我给你找的大夫;你娘生病,没钱医治,差点把你妹妹给卖了,还是我……”

    萧少戎见没人理,更生气了,指着小兵一个个骂过去。

    萧九安无奈的摇头,别过脸不忍直视。

    他不想承认,这么蠢的萧少主,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

    凤祁则是摇头轻笑,脸上的笑容简单而纯粹……

    “你,你先前去青楼,差点被个妓子给骗了,要不是我把你救出来,你现在就只能去青楼给人当龟公了。还有你,之前骂诸葛小大夫骂的起劲,后来生病不敢去找小大夫,要不是我……”

    “好了,别再碎碎念了。”见萧少戎越说越没边,纪云开没好气的白了萧少戎一眼:“你该感谢他们有责任心,仔细替你检查,免得你出事。”

    “王妃……”萧少戎委屈地喊了一声,可怜巴巴地看着纪云开,希望纪云开能同情他一二。

    然纪云开没有搭理他,反复检查,确定天灯无没有问题,便叫人将天灯立起来,好让萧少戎飞走。

    这人太吵了,还是赶紧的走吧……

    受热气影响,天灯缓缓上升,纪云开让人解开绳子,萧少戎一个不稳,摇晃了一下,在篮子里大声尖叫:“啊啊啊……王妃,慢一点,慢一点,太快了,我会怕呀……”

    “别叫,难听!”王爷脸色一冷,给了萧少戎一个冷刀子。

    多大的人,叫得这么难听?

    萧少戎以为他在干什么呢?

    “我,我……我怕呀。”萧少戎紧紧抓着篮子边缘,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他突然发现,他怕高,怎么办?

    “抬头看天上,不要看底下,就没那么害怕了”纪云开摇了摇头。

    她就知道,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就是这个样子。

    “我,我……”天灯离地已有三米,萧少戎站在上面腿都要吓软了,哪里有精力按纪云开的要求办。

    纪云开看天灯摇来晃去,一直不曾稳定,怕萧少戎现在就掉下来,不得不再次提醒:“握紧藤条,站在最中央,看远方……你会发现,上面的风景很不错。”

    最后一句明显是调侃,但效果似乎不错……

    萧少戎握了握手中的藤条,发现藤条动了动,缠在他身上。

    这个小动作让萧少戎信心大增。

    不管天灯有多么危险,有王妃在他就不用怕。

    萧少戎深深地吸了口气,松开趴在篮子别缘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站稳……

    很好,天灯终于不摇晃了。

    站在底下的纪云开、王爷和凤祁同时松了口气。

    天灯不摇晃,萧少戎就不会这么快掉下来了。

    虽说他们的目的,也是让萧少戎从半空掉下来,但是……

    他们是要掉给皇上看,让皇上以为他们短时间内出不去。要是萧少戎还未飞到高处,没让皇上的人看到就掉了下来,那就白摔了。

    他们可不会认为,萧少戎掉下来一次后,还有胆色再上去一次。

    天灯缓缓上升,很快就飞到十米,十五米高空……

    守在外面的十庆郡主和禁卫军,看到天灯缓缓上升,也看到天灯上的人,只是隔得太远,他们看不清那人是谁。

    “太远了,看不真切,只看得出上面有人,应该是普通士兵吧。”禁卫军不禁大胆猜测。

    想也知道,先前纪云开飞进去时,天灯出了意外,虽说纪云开大难不死,但从那么高的位置上摔下来,就算没有死纪云开肯定也摔成了重伤。

    有这样的意外在,他们不认为王爷,凤祁公子和萧少主会自己上。

    他们不要命了?

    天灯随风而行,缓缓朝十庆郡主等人的方向飞来。站在高处负责监查的禁军隐隐看到了上面的人影,大惊……

    “是萧少主。”禁军惊了一跳,不敢置信地喊道。

    这也太危险了,萧少主不怕出事吗?

    “萧少戎?还真是拼了。萧九安是疯了吗?他不知道这个鬼天灯半不安全吗?”十庆郡主脸色一变,气得大骂,果断下令道:“让底下的人做好准备,把油布拉起来,万一天灯中途出事,萧少主摔下来,我们还能救一救。”

    对纪云开弄出来的这个天灯,十庆郡主是不信的,但只要上面的人不是萧九安,她还是希望对方不要出事。

    萧少主的死活与她关系不大,她想要的只是萧九安的命。

    只有萧九安死,她才有出头的可能,所以……

    不要怪她心狠,她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不可能回头。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硬着头皮,咬着牙走下去……

    “哗啦……”十庆郡主一声令下,底下的禁军就将事先准备好的油布展开,还有厚厚的棉被,也一一铺在不平整的地方。

    此举聊有胜无,萧少戎真要摔下来,也不会因此少伤半分。但至少表现出了,皇上一心为被困在别庄内的人着想,不是吗?

    一切准备就续,萧少戎乘坐的天灯离庄外越来越近,眼见就要飞越乱石阻碍,飞到别庄外,可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呼……”的一阵狂风吹来,稳稳飘浮的天灯,被狂风打的在半空来回飘荡,如同被海浪拍打的小舟,没有方向,只能左右打转,随狂风飞舞……

    “不好,萧少主要出事了。”十庆郡主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心里暗骂萧九安不知轻重,给她添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