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7章747冷战,悲剧的萧少主!

    第747章 747冷战,悲剧的萧少主

    凤祁和萧少戎十分知觉的离去,把空间留给萧九安与纪云开……

    这两人吵了多久,谁赢谁输萧少戎和凤祁半点不知,只知第二天一早,他们来后山时,看到的就是一堆……枯叶!

    没错,先前只是枯黄了几片,只过了一个晚上,就全成了枯叶落了下来,堆了一个山脚。

    “王爷威力不凡。”想想昨晚那一片茂盛的绿植,在看脚下这一堆可以当柴烧的枯叶,萧少戎哭笑不得。

    他们家王爷是有多毒?

    这才一个晚上呀?

    “这两人……还真有意思。”凤祁不厚道的笑了一声。

    他很期待,萧九安与小师妹以后鸡飞狗跳的生活。

    相信他,就凭萧九安与小师妹完全相驳的本事,他们以后的生活都不会无聊。

    “所以,我们今天走不了?”没有可以借力的东西,他们不可能从这片光滑的山壁上爬上去。

    “你觉得呢?”小师妹还有力气,再催生一片绿植?

    变算有,恐怕也没有那个精神了。

    任谁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人轻易毁掉,也不可能还有精力,再做一份。

    “王妃真可怜……”想到纪云开昨天累得脚步虚浮,脸色惨白,萧少戎心生同情。

    有王爷在,王妃有的是累受……

    “可怜的是你们王爷。”凤祁再一次真相了,并且不厚道的带萧少戎去围观王爷的惨状。

    当然,在人前纪云开绝不会给王爷脸色看,她只是……不理王爷罢了。

    没错,纪云开单方面对王爷冷战了。

    说是冷战也不对,纪云开并没有完全不理王爷,只是除了必要的交谈,纪云开没有多说一个字,就是语气也高冷的不行,完全不把王爷看在眼里。

    萧少戎和凤祁进来,就看到王爷跟纪云开说了一句话,而纪云开只是高冷的回了个了“嗯”字,眼神都没有看王爷一眼。

    凤祁饶有兴趣地看着,眼中慢慢盈起一抹笑。

    看样子,小师妹过的比他想像中的好,这就够了……

    “总感觉,这一幕很熟悉。”萧少戎摩挲着下巴,一脸深思。

    “当然眼熟,角色对换一下就对了。你们家王爷平时待人,就像小师妹现在这样,目中无人,能一个字说清楚,绝不多说两个字。”风水轮流转,今天轮到萧九安尝尝,被人漠视的滋味。

    “对对对,平时王爷对我就是这样的。我说了一堆,王爷大多时候就是说一个嗯字,还有可能,就回我一个滚字,可我还不敢真滚。”难得有机会奚落王爷,萧少戎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站在一旁独自乐得大笑,然……

    萧少戎很快就乐极生悲了。

    还是那句话,王爷奈何不了王妃,与凤祁棋逢敌手,还能奈何不了萧少戎吗?

    “很闲吗?”在纪云开那里吃了瘪的王爷,转头,神色冰冷,姿态高傲地看着萧少戎。

    萧少戎不曾想,战火会这么快就烧到他身上,顿时吓了一跳:“不,不闲。燕北军又用天灯,送了好多东西进来,我,我去看看……”

    与王爷共事多年,萧少戎当然知道王爷这是不高兴了,不等王爷发话,萧少戎转身就要开溜,然他跑的再快,也没有王爷的话快:“站住!”

    “我……”萧少戎已经跑到门口了,眼见一只眼就要踏出门槛了,只能生生止住。

    “王爷,还有事吗?”萧少戎转身,笑得矜持而优雅,带着世家贵族特有的骄傲与从容。

    但是……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在装。

    萧少主什么尿性,在场的人哪个不知道,他一紧张、一心虚,就会拿出世家公子的派头出来唬人。

    当然,也是为了唬自己,给自己增添一点底气。

    王爷压根不把萧少戎这派头放在眼里。

    “皇上让燕北军传消息进来,要我们乘坐天灯出去。”王爷冷冷地开口,眼神落在萧少戎身上,似有所决定……

    萧少戎莫名感觉不安,怯怯地问了一句:“王爷,我们要坐天灯出去吗?”

    坐天灯出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

    有生命危险呀!

    最主要的是,这个时候出去,十庆郡主立的军立状算什么?

    “不,我们不坐天灯出去。”王爷否定的干脆,萧少戎暗松了口气,然,紧接着就见王爷话锋一转,说道:“坐天灯出去的,只有你一个。”

    “我一个人出去?这,这不好吧?”萧少戎悄悄往后退一步,打算情况不对,就跑……

    “没有什么不好,你乘天灯出去,让皇上看到天灯载人不安全,半空中就会落下来就行了。”王爷优雅而矜贵地开口,全方面无死角的展示了贵族该有的傲慢与霸道。

    在王爷的傲慢无礼下,萧少主顿时溃兵成军,再也装不下去了,双肩耷拉地道:“王爷,你在开玩笑对吗?”

    王爷这是在要他的命吗?

    他可不是王妃,从半空中掉下来,也能死不了。

    “你知道的,本王从来不开玩笑。”王爷依旧傲慢,依旧尊贵霸气:“半个时辰后,燕北军会送天灯进来,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做准备。”

    “我……怕高,我能拒绝吗?”萧少戎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王爷热闹的人又不止他一个,凭什么王爷就只找他的麻烦。

    萧少戎眼珠子一转,看到坐在一旁看戏的凤祁,连忙道:“王爷,凤祁公子,凤祁公子行不行?他武功比我高,身份比我贵重,他去……更安全,皇上看到他摔下来,肯定会很高兴。”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皇上要他们乘天灯出去,绝对没有安好心。

    除了帮十庆郡主躲开十五天之约,恐怕还会在天灯上做手脚,让他们活活摔死。

    他又不傻,他才不要去试呢。

    然,他不傻,凤祁也不傻呀。

    见萧少戎把他推了出来,凤祁笑的温润如玉:“萧少主,你确定你要推我出来,代替你?”

    萧少戎是不是忘了,他凤祁虽是完美公子,可并不是喜欢吃亏的主。

    萧九安在他手上都讨不到好,萧少戎不会天真的以为,他能讨到好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