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2章742拆台,两个大小孩!

    第742章 742拆台,两个大小孩

    现在怎么办?

    这个问题萧九安先前还要想一想,现在却是无全不用想了。

    事关四大世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凤祁不会轻易相信他,但是……

    凤祁会相信纪云开,且就算凤祁仍旧不信,有纪云开在也能好好谈。

    现在纪云开来了,他也没有必要隐瞒凤祁与萧少戎,实话告诉他们就成了。

    凤卫队的事,对普通人来说是秘密,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却不是多隐秘的事。

    凤祁与萧少戎安顿好别庄内的士兵,萧九安就带着纪云开找到他们,把他查到了的说了出来。

    至于他与纪云开的猜测?

    那种在旁人听来像是推卸责任、极力撇清关系的话,萧九安是绝不会说的,甚至也不会允许纪云开说。

    “凤佩在本王手上,这一点本王无可反驳。”萧九安也没有一味的推卸责任,该是如何就是如何。

    他自认自己已是公正了,然凤祁却不领情,他面上带笑,却眼含讥讽:“先前不说,小师妹进来你才告诉我们。王爷,你是在心虚吗?”

    从现在发生的事情来看,还真有可能是萧九安一手策划的,前提是萧九安想要夺皇位。

    “你要这么想,本王也不解释。”他不需要心虚,先前没有说只是有些事情没有想清楚,且凤祁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什么事都说给凤祁听?

    “挑起四大世家与皇上之间的矛盾,你渔翁得利,这是一个不错的计谋。”凤祁顺着自己的话,继续推断:“在天启,除了先皇和凤卫队能培养出这么多死士外,你也能做。而且那些人昨晚用的炸药,好像只有燕北军才有。”

    凤祁知道这事十有八九与萧九安无关,但是……

    看到萧九安那张不可一世的脸,凤祁就不打算让他好过。且事关四大世家的存亡,他不得不谨慎,也不会感情用事。

    萧九安不是纪云开,谁知道萧九安在想什么?

    凤祁的话落下,不等萧九安解释,萧少戎就先一步开口:“不是燕北军,燕北军中的炸药都有定数,而且都是由我监管的,没有人能拿出这么多炸药。”

    他自然是相信王爷的,且就算是王爷做的又如何?他们萧家又没有吃亏。

    “燕北王会做炸药,你是不是忘了?”炸药有多么简单,只要拆开看过一回就知晓,给他材料,他轻易就能配出炸药的配方。

    “你也会不是吗?”萧九安不客气的反击:“而且,凤家也有那个实力。本王不信,一无所有的人绝对不可能平安活到现在。你背后,一定有一股势力在保护你。”

    “我母亲留下来的人,王爷要查吗?”凤家一脸坦荡,并不惧萧九安的怀疑。

    他母亲留了一批人保护他,也给他留了一笔财产,也正是因为此,祁家对他漠视至极,他仍旧照看祁家一分。

    一切,只因为他母亲。

    “为什么不查?短短半年就架空了凤家主,夺得凤家大权,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你以为本王会信吗?”权利争夺永远都是血腥的、见不得光的,一旦查下去,凤祁这个完美的公子的称号,就要崩塌了。

    “非萧家嫡出血脉,却一直任由外人误会,从不澄清自己的身。与北辰有生死血仇,却与北辰大将军王交好,王爷这身份……也挺有意思的。”威胁他?

    萧九安得先把自己那点事清理干净。

    有些事,他确实查不到,但并不表示他猜不到,只是他不愿意往深处想罢了。

    深处那个秘密,有点吓人……

    “江南别院,天医谷主,凤祁公子,你真当人人都是天医谷主吗?”凤祁与天医谷主相逢并非偶然,一切不过是凤祁的算计罢了。

    当然,凤祁并没有坏心,他只是想拜入天医谷门下,求得一个平安罢了。

    “萧家祠堂,未来五十代萧家继承人皆有名有姓,王爷真以为这事查不出来吗?”

    “凤宁横死,凤祁公子你确定你事先半点不知?”

    “暗夜之王,银发七惜,王爷真认为你能藏一辈子吗?”

    ……

    两人一句,我一句互相拆台,纪云开和萧少戎越听越觉得可怕,偏偏两人说话时,皆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样子……

    好吓人呀。

    纪云开和萧少戎悄悄对视一眼,两人默默地后退。

    他们在心里发誓,以后……能不得罪这两人,绝不得罪这两人。这两人太可怕了,这记仇、翻老底的本事,也是没谁了。

    听到这两人越说越离谱,偏偏两人还一本正经的样子,纪云开终是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够了,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谈正经事呢,怎么就成了互相拆台的大剧。

    “咳咳……”凤祁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镇定地道:“师妹,我们只是在闲聊,你不必当真。”

    果然,不能跟萧九安说话,一不小心话就多了,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

    他的形象,估计全被萧九安给毁了。不过,萧九安也没有讨到好就是。

    “只是闲聊罢了,不必放在心上。”萧九安不着痕迹的瞪了凤祁一眼。

    居然敢抢在他前面跟纪云开说话,肯定是他刚刚说的话,份量还不够。

    回头,他一定要让墨七惜好好查一查凤祁,必须要把凤祁什么时候尿床都查出来。

    “咱们谈正经事。”纪云开没空陪两人贫,这两人高大伟岸、骄傲尊贵的形象,随着他们刚刚互相拆台已经崩塌了。

    这两人简直就是长不大的孩子。

    “没什么好谈的,事情不是本王做的,就不是本王做的。”萧九安一脸高傲的道,扭过头,摆明了拒绝了交谈。

    “证据呢?王爷……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就算我们能信你,你以为皇上会信你吗?王爷,动手的是凤卫队,你应该清楚皇家对凤卫队有多忌惮?”皇上虽然不听先皇的话,没有按先皇的计划走,但不可否认,皇上也是知道凤卫队的威害的,不然皇上不会到现在都不立后。

    立后、纳妃是拉拢朝臣的手段,皇上宁可与一众大臣周旋,也不肯立后、纳妃,可见皇上对凤卫队的忌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