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7章737资格,守护者!

    第737章 737资格,守护者

    凤祁与萧九安是一同跑出来的,但是一出别庄,凤祁就停下了脚步,没有再上前,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萧九安朝纪云开飞奔而去。

    他只是云开的师兄,还是前师兄,这个时候他没有资格走在前面,在萧九安之前抱住纪云开,安慰他。

    他这个时候能做的,就是看着萧九安抱着纪云开,在萧九安之后,用最平静的语气与姿态,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担心以及……那一丝丝的不能对外人道的欢喜。

    他知道,云开是为萧九安而来的,但也是为了他。

    他的小师妹,总是能给人惊喜,给人带来希望。

    凤祁站在台阶上,看着萧九安毫无形象的跑到纪云开面前,看着萧九安黑着脸抱住纪云开,看着萧九安伸手抚平纪云开耳边的碎发,淡淡一笑……

    这样很好,不是吗?

    站在凤祁视角,前方那相拥的一男一女,带着劫后余生的美好与温馨,然而现实并不是这样。

    “蠢女人,你不要命了?”萧九安确实抱住了纪云开,但他第一时间并不是关心纪云开有没事,而是狠狠在纪云开的头上敲了一记。

    这女人的胆子能捅破天,不打不乖。

    “咚”的一声,又重要响,要说不疼那绝对是骗人的。

    纪云开还来不及高兴,就被萧九安像教训孩子一样打了一记,心里说不出来的憋屈:“你就不能轻点吗?”好歹她英勇的、不畏生死的冲进来,也是为了他呀。

    “轻了,你怎么记得住教训。这么危险的事,你居然亲自上,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一点就死了。”实在是这里场合不对,不然他一定把纪云开按在床上,狠狠打她的屁股。

    这女人,简直是太不乖了,天知道他刚刚站在底下,有多么害怕。

    当然,他是不告诉纪云开的,免得这女人更加傲娇。

    “我这不是没事嘛。”纪云开嘟囔了一声。

    她敢亲自上,不让旁人试,自然是有七成以上的把握了。当然,她不排除会有意外发生的可能,但这世间之事,哪可能一直平安顺遂,别说她飞在半空,就是正常的在大街上走路,也有可能死于意外不是吗?

    “所以,你有理了?”萧九安看着纪云开,脸黑如墨。

    “这个不是重点……”有理没理这个事,纪云开自认争不过萧九安,也不认为这种事有争执的必要,“现在我进来了,并且安然无恙,你不应该高兴吗?”

    “如果不是你进来,本王也许会高兴。”这个时候能进入到别庄,他当然是高兴的。

    至少,他们不用再担心,被困在别庄的日子要吃什么,喝什么。

    人能进来,就能投掷食物进来。

    “除了我,没有人能保证,在半空中不害怕,遇到危险能及时应对。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大号天灯并不安全,这次幸亏是我,要换作其他人,怕是尸骨无存了,你们也别想得救。”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就算不摔成烂泥,也好不到哪里去。

    纪云开当然也是怕的,但比起没有接受过空中训练的燕北军来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强太多了。

    “好了,我要给外面的人发信号,免得他们担心。”未免萧九安再教训她,纪云开连忙推开萧九安,去口袋里寻信号烟发出去。

    萧九安站在一旁,看着假装忙碌的纪云开,说不出来的憋屈。

    这女人,这个时候不应该关心关心他吗?

    为什么他吓了个半死,这女人却像是什么事也没有?

    这是心里承受能力太强,还是压根就不把他放在心上?

    萧九安强烈怀疑,是后者……

    “咻!咻!咻!”在萧九安满腹怨念中,纪云开将信号灯放飞,一连三枚。

    抬头,看到萧九安正在瞪她,纪云开猛地发现,她刚刚只顾着逃避萧九安的质问,忘了关心萧九安了……

    纪云开连忙上前,拉着萧九安,围着他团团打转:“那个……王爷,你还好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她承认,她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还没有适应时刻把另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感觉。不过,她会努力学的,至少不会让萧九安失望。

    “本王很好,现在才记得关心本王,是不是晚了?”萧九安咬牙切齿的开口,可见他有多不瞒。

    “关心什么时候都不晚。”纪云开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辩解,扭头看到站在台阶上的凤祁,果断转移话题:“好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凤祁师兄在等我们,先过去再说。”

    不给萧九安说话的机会,纪云开拉着萧九安就朝别庄走去。

    凤祁没有动,他面带微笑的站在台阶上,看着萧九安与纪云开手拉手朝他走来。

    他的小师妹,一直都是聪明的,总是知道怎么做才能叫他死心。

    其实他想告诉云开,真的没有必要如此,他……从来没有想过破坏她的人生,也没有想过参与她的人生,他只想在她身旁,做一个守护者,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

    “小师妹,你没事吧?”没让纪云开一直走过来,凤祁缓缓走下台阶。

    其实,他已不是天医谷的弟子,他没有资格叫云开师妹,也当不起云开一句师兄,然除了这个称呼外,他不知道还能叫云开什么?

    王妃?

    他曾经可以毫无芥蒂的叫出来,现在却是不行了,而他亦不想勉强自己。

    他这一生,为了旁人做了太多的妥协,对云开放手是最后一次退让。

    今后,他不想再勉强自己。

    “我好着呢,凤祁师兄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看着面前温润如玉的男子,纪云开的心狠狠一窒。

    她从这个男人眼中看到了失落,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如果可以,她希望这个男人永远如春风般明媚,永远如初见般清冷高洁,永远如谪仙般慈悲怜悯,却不为任何人心动,不为任何人伤情。

    然,这只是她最美好的希望。她把这个美好而高洁的男人,从神坛上拉了下来,在不经意间让他动了情,却无法回报他哪怕一丝的深情。

    如果可以,她想少见他,最好不见。

    时间是最好的伤药,不见就不会悲伤,不会悲伤,时间就久了就会遗忘,可偏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