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2章732军令状,被逐出萧家又如何!

    第732章 732军令状,被逐出萧家又如何

    几天内,能把通道打开?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至少燕北军的人就不敢轻易下定论。

    石头太多了,且两侧的山体上时有石头落下,他们还真不知几天能把路清出来。

    现在,听到纪云开把这个问题丢给十庆郡主,副将们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十庆郡主,等十庆郡主回答。

    如果十庆郡主非要争,把最危险的、开路的事交给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事。

    听王妃的语气,开路救人是最下乘的办法,十庆郡主要接手,他们肯定不会阻拦,只要十庆郡主不妨碍他们就行。

    “十天。十天内,我必将通道打开。”别庄里没有吃食,十天的时间足够拖死里面的四个人。就算十天不够,后续燕北军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开通道,里面的人……必死无疑。

    想到被困在别庄的凤祁,十庆郡主心如刀割,但是……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要是她把握不住这次机会,她将永远只能生活在暗处,成为皇上手中的傀儡。

    所以,凤祁……对不起,请原谅我自私的选择。

    “十天吗?我可以给你十天的时间,但是……”纪云开语气温和,可就在十庆郡主以为事情会很顺利之际,纪云开话锋一转:“十天后,你要没有打开通道呢?你敢立军立状吗?”

    军立状等同于生死状,十庆郡主敢立,她就敢应。

    自然,十庆郡主不敢,但她不会直接回答。

    “纪云开,我才是燕北王府的郡主,我不会害我哥。”十庆郡主义正言辞的道,正气凛然的样子,就像纪云开要害她的哥哥一样。

    “我知道,所以……郡主你要立军立状吗?你敢立军立状,我就敢给你十天的时间,哪怕十五天也可以。”她不知道萧九安为何一再放过十庆郡主,但是……

    她真的是烦透了十庆郡主,更厌恶十庆郡主一面害人,一面做出一副深情款款,情非得已的模样。

    这样的十庆郡主完全没有初见的英气,虚伪的叫人恶心。

    “十五天?你觉得我哥哥能在里面活十五天吗?”别庄里的情况,她来之前已像祁家人问过。

    这个别庄一直不曾住人,里面就算有吃食,顶多也就是一些小食,最多够一天的量。

    萧九安、凤祁、萧少主和祁家主四人,外加数百将士在里面,要得不到及时救援,只有被活活饿死的份。

    数百人一天消耗的食物,可不是小数字。

    “我相信王爷能,郡主你能在十五天内把路清出来吗?”就算别庄一无所有,她也能让萧九安在别庄活十五天。

    “我能,十五天的时间足够。”多出五天,只会加速萧九安的死亡,十庆郡主不认为自己该拒绝。

    “好!十五天,你立军立状,没有成……你就从萧家除名,从此你不再是燕北王府的郡主,你不能再姓萧。”纪云开知道,萧九安对十庆郡主这个没有血缘的妹妹还是有责任的,是以她并没有要十庆郡主的命,她只要十庆郡主以后不能再祸他们,不能再拿着萧家人的身份在燕北军中指手画脚。

    “要逐我出萧家,纪云开,你还没有这个本事。”十庆郡主狠狠地瞪了纪云开,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纪云开果然狠,直接掐住了她的软肋。

    “我确实是没有,但十庆郡主你自己有,你立下军令状,我就把现场的一切交给你,反之你别管我们燕北萧家如何行事。当然,就算你立下军令状,燕北军不归你调遣,你只能用你的人。”这个时候清路、开路的危险不言而喻,她不会蠢的把燕北军交给十庆郡主,拿燕北军的命去开路。

    “你不给我人,却要我立军立状,纪云开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十庆郡主嘲讽地道。

    “郡主要觉得我过分,我们可以换着来……十五天,我立下军立状,确保王爷在这十五天内无事,并且不牺牲任何一个燕北军。”她手上没有人,她只能用燕北军。

    为了堵十庆郡主的话,纪云开又道:“当然,要是郡主可以保证,不会牺牲任何一个燕北军,你也可以调用燕北军。”

    “你拿什么立军立状?”十庆郡主看着纪云开,神色不明。

    她以为,萧九安生死不明,在皇上的支持下,她接手燕北军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想到纪云开这么难缠。

    皇上把纪云开嫁给萧九安,还真是帮了萧九安天大的忙。

    “我的命!王爷在这十五天内出事,我立刻自刎谢罪。”反正萧九安要是死了,她也得陪葬,拿自己的命立誓,纪云开一点压力也没有。

    “我哥要出事了,你以为你能活下来?”这个道理纪云开懂,十庆郡主又怎么不懂,她才不会让纪云开拿命立誓。

    “所以……这世间只有我,最不愿意看到王爷出事。郡主我能拿命陪王爷过一生,你拿什么?你还要跟我争指挥救援的权利吗?你还要跟我说,你比我更担心王爷的安危吗?”纪云开一脸嘲讽地看着十,庆郡主,毫不掩饰她的不屑与轻蔑。

    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十庆郡主还真是好笑,真当燕北军上下都是傻子。

    “你……”十庆郡主气得真咬牙。

    “我什么我?十庆郡主,我们现在赶着救人,你要不立军令状就一边儿去,别妨碍我们。”纪云开连最后一点脸面都不留给十庆郡主,指着燕北军道:“把违反军规的人拖下去,违令者,杀!”

    “大胆!”十庆郡主厉呵,挡在前方,然燕北军得了纪云开的命令,却毫不将她放在眼里,直接把人撞开了……

    “放肆!”十庆郡主身后的禁军见状,立刻拔刀,与燕北军打了起来。

    禁军人数不少,燕北军也不少,且这个时候都带着火气,双方一交手便见血了。

    纪云开面色不变,她知道燕北军的厉害,与禁军交手,燕北军吃不了亏。

    然,被禁军护在中间的十庆郡主却是一脸难堪。

    她根本不想跟燕北军起争执,更不想动手,但是……

    这些禁军是皇上的人,她根本指挥不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