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6章726噩梦,太真实了!

    第726章 726噩梦,太真实了

    一路往外走,眼见就要走出别庄,却没有遇到一个死士,偌大的别院静的吓得。wˇwˇw.㈡㈤㈧zw.cōm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死士已全都撤离,他们暂时安全了,前方却突然发出一阵巨响。

    “轰!”

    如同山洪倒塌,天雷降下,沙石飞舞,巨石碰撞,整个地面都在为之震动。

    随着巨响响起,别庄内所有的灯火都熄灭了,整个别庄暗的伸手不见五指,灰土扑面而来,地面不断往下陷,要不是萧九安与萧少戎一左一右扶着,凤祁怕是会摔下去。

    萧少戎不安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萧少戎虽然出口寻问,但心里却多少有了猜测。

    “出路被炸断了。”萧九安冷漠的声音,打断了萧少戎最后的期望。

    “炸药?”空气中,隐约火药的味道,对这个味道不管是凤祁还是萧少戎都不陌生。

    他们曾经用炸药,炸毁了一座山。

    “对。”萧九安沉默地道。

    他们该庆幸对方准备不足,不然被炸掉的就不是出路,而是整座别庄和他们。

    果然,他们还是太自信了,太自以为是了。想要请君入瓮,最后却险些就落入了别人的算计。

    不过这种事,本就是看谁技高一筹,他们比不上对方,只能认栽。

    “是燕北军中出了叛徒吗?”萧少戎看着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愤恨。

    萧九安却是摇了摇头:“不好说……炸药这种东西并不难,有心人多试几次就能做出来。wˇwˇw.②⑤⑧zw.cōm”

    “不是出了叛徒就好。”先前燕北军大面积叛乱,着实是伤了萧少戎的心,现在……

    他真的无法接受,燕北军中还有奸细这种事。

    “现在我们怎么办?我们出不去了。”前路被炸,又看不见路,他们想要出去,怕是不容易的。

    而留在这里,似乎也不是什么安全的事,这个别庄后面就是山,如果对方下狠手,直接把山炸了,他们就只能等着被埋。

    “无事,等天亮即可,现在……会有人出手阻止他们。”萧九安面色不变,没有一丝惊慌。

    他这人虽一向自信,但该做的安排却不会忘记。

    对方有时间炸掉他们的出路,绝对没有机会去炸后山,他的暗卫可不是吃素的。

    萧少戎一向信服萧九安,听到萧九安如是说,也就不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去一旁寻可照明的物件,和安全的地方。

    他们还要在这里呆一晚,总得寻个安全干净的地方。

    凤祁也没有说话,今晚的事对他的打击颇大,此刻的他完全没有说话的欲望。

    沉默地将祁家主背到一旁,凤祁寻了个地方坐下,便不再说话。

    萧九安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人,见凤祁怀绪低落,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抬头看着没有月亮与星星的天空……

    也不知,纪云开知道了会不会担心?

    也不知,没有他在旁边,纪云开会不会睡不好?

    担心应该是有的,毕竟他要是死了,纪云开也活不了。至于没有他在,纪云开会不会睡不好?

    萧九安自嘲一笑,纪云开很独立,甚至太独立了,一直以来都是他离不开纪云开,从来都不是纪云开离不开他。

    没有他在,纪云开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真是可惜了。”可惜,今晚不能陪在纪云开身旁,今晚不能好好睡一觉。

    城外,萧九安对着漆黑的天空,无声地叹息。城内,萧九安口中睡得很好的纪云开,却突然从梦中惊醒,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都湿透,双眼惊恐慌乱,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样。

    “王妃,王妃你怎么样?”在侧房守着的暖冬,听到纪云开的尖叫声,披了一件衣服,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跑了过来。

    “王妃,你还好吗?”暖冬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屋内的油灯点亮,看到一身汗湿,明显愣了神的纪云开,关切地道。

    “我没事……”纪云开心有作悸,但人已经清醒了,抹了抹脸上的汗珠,纪云开虚弱地道:“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王爷出事,被石头埋了。”

    梦中的情景,真实的可怕。

    “只是做梦,王妃你别担心,王爷不会有事的。”听到纪云开只是做噩梦,暖疼长长地松了口气,转身给纪云开倒了杯水,递到纪云开手里,轻轻拍着纪云开的背,无声地安慰。

    纪云开没有说话,双手握着水杯,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双手,小口小口的喝着水……

    她知道她是在做梦,梦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她刚刚做的梦太真实了,真实到让她无法不害怕。

    将一杯水喝完,纪云开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暗卫在外面?”

    虽是梦,但她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迫切地需要肯定,肯定萧九安无事。

    “在的,奴婢这就去叫人。”暖冬连忙出去叫来暗卫。

    纪云开做噩梦惊醒,暗卫就现身了,确定纪云开屋内没有危险,暗卫并不敢进来。

    此刻,暖冬去喊人,暗卫也只敢站在门口:“王妃。”

    “你们……去查一查王爷现在在哪里?查不到,就去大营问一问。”纪云开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或者说大惊小怪了,但她的心很不安。

    “是,王妃。”暗卫是最清楚,他们家王爷有多重视王妃的人,听到纪云开的话,暗卫一句多话都没有说,转身就去执行任务。

    不管王爷有没有事,只要王爷知道王妃这么担心他,就会很高兴。

    这差事虽然麻烦了一点,但怎么看都是一个美差,暗卫对半夜出这种差,一点也不排斥,甚至很高兴……

    很快,就有一道黑影悄悄离去,朝城外奔去,为纪云开打听萧九安的消息。

    暗卫走后,纪云开的情绪稍稍好转了一些,但仍旧睡不着。她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浮现出,萧九安被山石压成内泥的画面。

    且,最重要的是,和萧九安在一起的还有凤祁。

    想到今晚萧九安和凤祁一同外出,纪云开就无法认为,那只是一个不重要的梦。

    她总觉得这是一个预兆,因为她先前做的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