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2章722宠坏,只有我……!

    第722章 722宠坏,只有我……

    她纪云开就是恃宠而骄的人,得势就张狂的人。wˇwˇw.㈡㈤㈧zw.cōm

    萧九安现在哄着她,捧着她,她还要委曲自己,还处处退让,那她就太不对自己了。

    无视萧九安的不满与冷脸,纪云开将手中的书塞到萧九安的怀里,绕过萧九安下了矮塌:“这事就这么定了,王爷要是有什么不满,我也受了,毕竟我这也是为王好。”

    纪云开突然发现“为你好”,可真是一个好理由。

    萧九安看着怀中的书,再看一脸高傲,气势十足的纪云开,突然发现……他今儿还真是挖坑埋自己了。

    果然,对付女人无法用正常的人思维,这个亏……他吃了。

    “暖冬,进来……”纪云开大步往外走,还未走到门,就扬声喊人。

    “王妃。”暖冬就在不远处候着,听到纪云开的喊人,虽然很怵萧九安,但还是硬着头发进来了。

    “去,拿这个方子给王爷抓半个月的药。”凤祁开的方子,虽有打趣萧九安的意思,但确实能固本培元,而萧九安现在就需要这么养着。

    “云开,你认真的?”萧九安听到这话,脸顿时黑了。

    “当然,我一直没有开玩笑。”纪云开将药方给了暖冬,回头给了萧九安一个笑。

    萧九安当然能阻止,但是……

    看到纪云开面上狡黠的笑,终是妥协了:“好吧,随你高兴。”

    如果让他出糗能让纪云开高兴,那就如纪云开所愿,左右燕北王府的事,没人有胆子往外传。wˇwˇw.②⑤⑧zw.cōm

    “王爷,我是为你好。”纪云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就像小算计得逞的小狐狸一样,可实际上,她真的是萧九安的身体好。

    “本王……知道。”明明是故意捉弄他,还要说为他好,这事也就只有纪云开能做得出来。

    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云开有这么促狭的一面?

    “王爷好好休息,这屋子我让给你了。”起床后,纪云开用异能稍稍温养了自己酸痛的腰,和不适的下身,现在已经好多了,至少能自由行走。

    萧九安有心想要把人留下来,但想到晚上的事,终是放弃了。

    昨晚他一晚未睡,今天上午其实他也没有睡好,他抱着纪云开一直在想,要怎么做,才能让纪云开完全的,放下先前发生的事?

    想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也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最后只能顺其自然。是以,明知纪云开闹小情绪捉弄他,他也纵着她。

    他争取,在未来的几十年,把纪云开宠坏,纵坏,到时候除了他,肯定没有人能受得了纪云开的坏脾气。

    这样,除了他以外,纪云开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躺在矮榻上,脑中浮出纪云开灿烂的笑,萧九安摇了摇头,合上了眼……

    身心皆放松下来,再加上有纪云开气息相伴,萧九安睡了一个好觉,傍晚醒来,更是感觉整个人精神了许多。

    萧九安醒来时,纪云开并不在屋内,在主院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纪云开,问了侍卫才知纪云开正在偏院,至于纪云开在偏院做什么,侍卫就不知了。

    萧九安无奈,只得跑去偏院找纪云开,刚走出院门就看到纪云开过来。

    “王爷,醒了。”纪云开主动开口,举止从容有度,完全没有下午的骄纵,倒是让萧九安有那么一点不习惯。

    萧九安上前,握住纪云开的手,发现她的双手冷冰冰的,脸色也不像先前那样红润,不由得皱眉:“大冷的天,怎么还往外跑?要做什么,便让你身边的人去做,不必自己亲力亲为。”

    “给王爷配药呢,自然要亲力亲为。”她原先说让暖冬出去配,不过是吓吓萧九安罢了。

    她又不是萧九安这个脸皮厚的,她可希望外人传:燕北王妃嫌燕北王肾不好,正在给他大补呢。

    这话传出去,萧九安有脸,她也没脸见人。

    最终,纪云开还是决定自己动手。

    当然,她换了两味药。如此一来,药方就与补肾无关,只有固本培元的功效,喝了有益无害。

    萧九安满头黑线:“你还认真了?”认真到亲自去准备药材。

    纪云开知道下午的事,估计把王爷给吓着了,见他黑着脸,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师兄逗你的,那张药方改两味药,正好给你补身体,而且对症下药,要换作我,我开不出那么合适的药方。”

    “本王的身体很好,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萧九安咬牙切齿的道,心里又为凤祁记上一笔。

    他说的果然没有错,十方世界的评价全是骗人的,什么完美公子,依他看,就是一个伪君子。

    “你当初中毒后,虽然毒解了,但还是留下了隐患,师兄这张方子,就是为了你调理用的。”纪云开很清楚,这张方子凤祁绝不是一蹴而就,肯定费了不少心思。

    而她更清楚,凤祁会为萧九安开方子,绝不是为了萧九安,而是为了她。

    燕北王府的规矩摆在那里,萧九安真要有个三长两短,倒霉的还是她,凤祁那个方子,其实是为她准备的。

    “为本王调理的方子,你也能开,是吗?”萧九安一听就明白了,看着面前的纪云开,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要说心里不舒服,那是肯定的,纪云开明明能帮他调理,但却从来不说。

    果然,这个女人真如她所说的,没有给他全部的真心。

    “能,但没有师兄的方子精妙。”纪云开没有躲避萧九安,也没有撒谎骗他,她直视着萧九安的双眼,神情坦然。

    此刻,她无比庆幸,她昨晚把那些话都说了出来。不然,今天这事错就在她了,且萧九安还要膈应许久,甚至有可能成为一根刺,永远的插在萧九安的心里。

    “凤祁……本王还是小瞧了他。”他一直以为凤祁只是为了刺他一下,现在才明白,凤祁这不是刺他一下,这是在他心里扎根刺,让他以后每每想起都要痛!

    就这样的,也能被称为完美公子,十方世界的人简直是瞎了眼。

    他现在可以肯定,十方世界对凤祁的评语,肯定是凤祁走了后门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