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章163不怕,有他在……!

    第163章 163不怕,有他在……

    萧九安护短这一点纪云开知道,旁人却不知道。

    萧九安先前并不久居京城,每次都是来去一阵风,且他在京中也没有亲近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展露他护短一面。

    虽说,萧九安为了纪云开闯了一次皇宫,闯了一次长公主府,可却没有多少人认为他是护短,只当他是为了面子。

    毕竟,那两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纪云开吃了亏,堂堂燕北王妃被人欺负,就是打燕北王府的脸,萧九安怎么可能忍了?

    可今天不同,今天这事摆明着纪云开欺负人,你看,都把端王妃欺负哭了。

    论身份,端王妃比纪云开高,论年纪,端王妃比纪云开大许多,不管从哪方面讲,纪云开都不该对端王妃不敬,更不该在把人欺负哭了还这么嚣张。

    陶安郡主听了端王妃的话,本想着先忍下,事后再找纪云开算账,可听到纪云开叫嚣着要萧九安发话才肯道歉,陶安郡主就忍不住了:“叫燕北王是吗?好,去把燕北王叫来,我倒要看看燕北王会不会包庇你。还有……把我父王也找来,让他看看燕北王妃是怎么欺负我母妃的。”

    拼后台,她陶安怕谁?

    她今天就让燕北王看看,他娶的这个王妃有多么粗鄙无礼,这样的女人不配做燕北王妃。

    “郡主,不必了吧?只是小事,还是不要惊动前面的好。”纪夫人坐在中段靠前的位置,她一直沉默的没有说话,可这会却不得不出言提醒。

    叫来了燕北王和端王,势必要惊动圣上,今天是她女儿的好日子,要是因这么一件小事惊动圣上就不好了。

    “我母妃都被欺负成这样了,我还能忍吗?燕北王妃连皇贵妃的面子都不给,你们能忍,我却不能忍。我不管,今天这事,燕北王妃一定要给我端王府一个交待。”陶安郡主横起来,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到。

    “陶安……”温柔善良的端王妃,自然不想惊动人,可是她一开口就被陶安郡主打断了:“母妃,这事你不用管了,等父王来。”

    纪夫人眉头微皱,犹豫片刻还是道:“燕北王妃,你还是给端王妃道个歉吧,不然皇上来了,这事就不好看了。”

    “母亲不必担心,我家王爷也会来。”纪夫人名义上是她的母亲,为免落人口舌,纪云开给面子站了起来。

    她知道她是谁,但有些人、有些事不是她想丢就能丢的,她继承了纪云开的一切,就抛不掉纪云开的身份。

    “云开,只是一件小事,何必惊动王爷。”见纪云开叫她母亲,纪夫人就知纪云开还是有顾忌,至少不会在人前和她撕破脸。

    “在母亲眼中是事小,在我眼中不是。”端王妃处心积虑的算计她,这次没有成功,难保不会有下一次。

    而端王妃名声极好,要是这次她退让了,承认错在自己,下次再被端王妃算计,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她了。

    纪云开寸步不让,摆明了不给纪夫人面子,陶安郡主本来还想等一等,可见纪云开油盐不进,嚣张万分,当即怒了,抬脚就把纪云开面前的桌子给踢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纪云开后退一步,避开飞溅的油汁与酒水,飞快的扫了端王妃一眼,果然见端王妃皱紧眉头,十分不满。

    想来也是,原本端王妃占尽优势,怎么看都是被人欺负的可怜虫,可陶安郡主这一踹,就把她的优势毁了一半了。

    “哼……”陶安郡主却半点不自知,见纪云开狼狈的避开,得意的扬眉。

    “娘娘,这……”宫人一脸为难的看着纪澜,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害得端王妃受委屈,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没本事为端王妃主持公道,把皇上、王爷找来也好。”纪澜看着散乱一地的酒菜心里闷得不行,恨不得让侍卫把纪云开和端王妃都拖出去。

    今天是她的封妃宴,端王妃和纪云开到底是什么意思?非要把这宴会拆了才满意吗?

    有了纪澜的命令,宫人这才匆匆跑去前面禀报,好请皇上、端王和燕北王过来。

    纪夫人见状,眉头蹙了蹙,张了张嘴却没有阻止。

    希望皇上看到这一幕,不要责怪澜儿无能,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前殿离此地并不远,在等皇上一行人来的过程中,众人都没有说话,站着的还是站着,坐着的还是坐着,只等皇上、端王和燕北王过来。

    没让众位夫人太久,半柱香的功夫,皇上三人就过来。

    “这是怎么了?”皇上没让太监通报,直接走进来的,一进来,就看到站在前方的端王妃、陶安郡主和纪云开,皇上不由得皱眉。

    果然,有纪云开在,就没有好事。

    众人听到声音,忙跪下行礼:“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皇上抬抬手,朝主位上走去,在纪澜的位置上坐下,而纪澜则后退一步,站在皇上身旁。

    “灵儿,你怎么了?”端王一进来,就看到站在陶安郡主身后,红着眼眶,委屈到不行的端王妃。

    “王爷~~”端王妃泪眼汪汪,看到端王就像是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句王爷叫得一波三折,缠绵悱恻,众位夫人不由得抖了一下。

    真是,把她们的鸡皮疙瘩都叫起来了。

    和端王、端王妃的现场秀恩爱不同,纪云开没有开口,只朝萧九安笑了笑,可萧九安看到她面前倒地餐桌却不满了:“怎么回事?被欺负了?”

    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起伏,纪云开知道萧九安确实不满了,但却不是因为她被人欺负而不满,而是不满她无用,又被人欺负了。

    “没有,是我欺负了别人。”纪云开没有装可怜,和萧九安相处这么久,她很清楚萧九安不会同情弱者,他只欣赏强者,欣赏有用的人。

    众夫人听到了,又抖了一下,不过这次不是起鸡皮疙瘩,而是惊的……

    燕北王夫妇还真是奇怪。

    “没有就好。”萧九安这才满意的点头,站在纪云开身前,为她挡住所有的风雨。

    他萧九安的王妃,不管欺负了谁都不用怕,有他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