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1章721药方,告黑状!

    第721章 721药方,告黑状

    凤祁怔住了,愣愣地看着萧九安。他真的没有想到,萧九安不想起脸了,能这么不要脸。

    深深地看了萧九安一眼,见萧九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凤祁默默地看一一眼干干净净的书桌,上前,不给萧九安的拒绝的机会,亲自动手磨墨:“作为打扰王爷的代价,我给王爷留一张药方。”

    作为一个有教养、有风度的男人,凤祁是不会随便动人家书桌上的东西,但他今天真的被萧九安的“不要脸”折服了。

    在萧九安说不之前,凤祁便将纸张铺开,提笔落字……

    凤祁写的很快,但不潦草,每个字都写得很清楚。

    凤祁写完,不等墨迹变干,便取下来递给萧九安:“补肾的,我想王爷你很需要。”

    萧九安的脸顿时就黑了,别说接了,看也没有看:“本王用不上,凤祁公子自己留着吧。”

    什么谦谦君子,完美公子,十方世界完全是在胡说,这损人不带脏字的凤祁,也配称完美公子?

    “我还未成婚,用不上。而且,我就是成婚了也用不上,我与王爷不一样。”萧九安不接,凤祁也不尴尬,直接将药方放在桌上,“王爷,告辞了。”

    说完,凤祁潇洒的离去,没有一丝阴霾与阴郁……

    萧九安这才捡起桌上的药方,看着上面的字,笑了笑……

    他承认,他确实不是一个好人。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他都是故意在刺激凤祁,试探凤祁。

    而凤祁也没有让他失望,他先前确实是失态了,但却能稳住自己的情绪。

    至于现在?

    他相信,凤祁现在是一点念想也没有了,即使心中仍旧有情,但却能克制。

    这样,就够了。

    毕竟,像凤祁这样的人,他也不能直接杀了,让对方不在给他添乱就好了。

    拿起桌上的药方,萧九安便去主院找纪云开了。

    纪云开早已用过膳,这会正半躺在贵妃椅上看书,看上去恣意极了。

    听到脚步声,纪云开扭头看了一眼,懒懒地问了一句:“回来了。”便不再理会萧九安,继续看自己手中的书。

    萧九安一脸威严的步入屋内,挥手示意暖冬几个退下。暖冬几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悄无声息却又快速的退了出去。

    暖冬几人一走,萧九安脸上的表情就柔和几许,走到纪云开身旁,在她身侧坐下,主动道:“刚刚凤祁来找我。”

    这是瞒不了,也没有必要瞒,萧九安选择主动交待。

    “哦。”这事暖冬已经告诉纪云开了,不仅如此,纪云开还知道萧九安让凤祁等了一个时辰的事。

    只是,这事站在她的立场,她是不能说也不能问的。

    “他嘲讽本王,还给本王留了一张药方。”主动坦白后,萧九安十分不客气的,告了凤祁一状,半句也不提他刺激凤祁的事。

    “是吗?师兄医术了得,开出来的药方必能对症下药,王爷让人看过后,没问题可以试一试。”纪云开头也不抬,显然对药方什么的并不感兴趣。

    她自个儿就是大夫,萧九安的身体有没有毛病,她清楚的很。

    凤祁给萧九安开的药,肯定是调理身体用的。当初萧九安中毒,虽然毒解了,但身体还是存了一些隐患。

    只是,她不擅长调理,而且她当时对萧九安真的一点好感也没有,对当时的她来说,萧九安只要不死就好,至少别的?

    对不起,请恕她没有那个仁心,无法做到以德抱怨。

    “你确定,要本王服用凤祁留下来的药方?”萧九安眼中们过一抹笑意,将药方展开,放在纪云开的书上面。

    对方子,纪云开还是看得懂,只扫一眼纪云开脸就黑了……

    “啪”的一声,纪云开将书合上,坐正,一改先前的慵懒与漫不经心,整个人立刻变强硬起来:“你跟师兄说了什么?”

    特么的,萧九安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补肾,补肾!

    凤祁师兄居然给萧九安开补肾的药,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打死她也不相信。

    “说什么?本王只是歉意地告诉他,本王起晚了,让他久等了。”萧九安一脸无辜的看着纪云开,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这药方有问题吗?”

    “药方没有问题。”纪云开自然无法从萧九安脸上看出什么,但是……

    这个一点也不重要,她又不审案,更不需要萧九安承认什么,她只要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萧九安不承认,她也有办法。

    纪云开露出一抹狐狸一般的笑,温柔的道:“不过,为了配合这个药言,王爷你需要修身养性。王爷你看,是你搬出去住,还是我搬出去住?”

    “云开,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萧九安脸上的表情差点就僵住了。

    他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没抹黑凤祁的形象,反倒给自己找事了?

    “我知道王爷一向不喜欢动来动去,这样好了……我让暖冬收拾旁边的院子,晚点我搬出去。”纪云开脸上、眼中都带着笑,但萧九安却莫名的感觉到危险。

    然,萧九安绝不会承认,他拿话刺激凤祁的事。

    萧九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一脸严肃地道:“云开,本王的身体无事。且,凤祁公子已经不是天医谷的弟子,他开的药方咱们还是别用的好,免得给他惹麻烦。”

    “师兄虽已不是天医谷的弟子,但医术摆在那里,这种小毛病师兄不至于误诊。当然,王爷要是不相信师兄的诊断,回头我给你诊断如何?”她今天必须给萧九安一个教训,不然这男人出去,什么话都说,她以后怎么见人?

    现在,她短时间内,都没脸去见凤祁。

    “既是小毛病,就不必放在心上,过段时间自然就会好。”萧九安仍旧是一副严肃的样子,眼视深邃而坚定,没有一点心虚。

    呵……纪云开笑了一声,“小毛病不医好,也会变成大毛病。王爷知道担心祁家主会气病,怎么就不懂得担心自己呢?”

    把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送到祁家做人质的事,她还没有找萧九安算账,这男人又惹事。

    这个男人,不会以为爬上床,她就会事事以他为天吧?

    真的是想太多了,她纪云开就不是温柔贤良的人,她纪云开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