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章162护短,叫我们家王爷说!

    第162章 162护短,叫我们家王爷说

    什么叫打脸,这就叫打脸,简直是打得端王妃的脸啪啪作响,众位夫人都为端王妃脸疼。

    可是,她们却不觉得纪云开做得过分,只觉得好笑,隐隐还有几分解气。

    端王妃在她们夫人圈子地位虽高,名声也很好,可真正喜欢她的人并不多。

    并不是说端王妃不好,相反端王妃很好,提起她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她不好,也说不出她的不好,可正因为这份好才让人忌惮。

    一个人,怎么做才能好到让所有人都挑不出错?

    这真是人不是神吗?

    一个人做得好,能得到大部分人的夸赞,那是真的好,可让所有人都挑不出她的错,都要说一句这人好,那就是虚伪了。

    除去这一点嘛,让众位夫人心里膈应的,还有端王妃的气质与长相。

    端王妃长得妖妖娆娆的,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这样的长相真的不符合世人对当家主母的要求。

    端王妃的长相一看就是一个小妖精,是爷们儿喜欢的妾,站在当家主母中独树一帜,让人心里挺不自在的。

    不过,这些没有人敢说出来,还是那句话,端王妃太好了,所有人都说她,要是有谁说一句不好,就会被人认为是嫉妒。

    再加上端王妃的身分摆在那里,是以不管众位夫人心里怎么想,人前绝不会多一说一句。

    不说,可心里的膈应却还在,是以看到纪云开羞辱端王妃,众位夫人只觉得解气,压根就没有人愿意上前为她解围,长公主也是如此,她们都在看,看端王妃要如何解围?

    “啪哒,啪哒……”一滴滴泪珠,从端王妃眼中流出。

    她没有说话,她只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纪云开,柔弱无助的好似随时要倒下去一样。

    果然如此!

    众人夫人看到这一幕,尽是半点也不意外。

    端王妃不仅长得像那些小妖精,就是行事做派也像,以前不显,那是因为没有人敢给她难看,她自可以端着身份,维持她高贵温柔的表像。

    现在,一遇到事本性就流露了出来。

    可惜,这里没有爷们,全是女人,谁会为她出头?

    众位夫人嗤鼻,可不想下一秒真有人站出来,为端王妃出头。

    “母妃,你怎么了?你别哭,你别哭呀。”陶安郡主看到端王妃被纪云开欺负成这样,当即冲了出来,扶着端王妃,恶狠狠的瞪向纪云开:“纪云开,谁叫你欺负我母妃的?你别以为你是燕北王妃就可以嚣张,你欺负我母妃,我父王肯定不会放过你。”

    “呵……”纪云开笑了一声,没有搭理陶安郡主,而是端着酒杯看戏,眼中满满都是戏谑。

    端王妃多大的人了?按这个时代的人成亲生子的年纪来算,做她母亲都可以了,可就是这么一个年纪能做她母亲的女人,却在她面前摆出一副柔弱被欺负的样子,真叫人倒胃口。

    “陶安,别说了……是母妃不好,母妃给你父王丢脸了。”有人出言打破沉闷,有人给端王妃搭台子,端王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洗白自己,抹黑纪云开的机会。

    “母妃,这不是你的错,是纪云开,是她太过分了。”陶安郡主手握成拳,咬牙切齿的道。

    “不,不是燕北王妃的错,是我……是我太笨了,居然没有听懂燕北王妃的话。”端王妃不愧是一朵修炼成精的白莲花,不管发生什么事,先把错揽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在言语中暗示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怎么是母妃你的错了?明明是纪云开,是纪云开耍着你玩,母妃你别难过,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陶安郡主笨手笨脚的帮端王妃擦眼泪,然后像是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把端王妃护在身后:“纪云开,我要你给我母妃道歉。”

    端王妃还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难怪端王世子那么愁。

    纪云开摇了摇头,没有搭理陶安郡主。

    大家身份不对等,她有资格不理会陶安郡主。

    “陶安,不用了,今天是皇贵妃的封妃大典,扰了贵妃娘娘的大典就不好了,算了吧。”端王妃一副我受了天大委屈,但为了大局,我愿意忍着、愿意牺牲的无私样。

    “母妃,你……我就是太善良了。”陶安郡主扶着端王妃,心里憋屈的不行。

    而这个时候,同样憋屈的还有纪澜。

    端王妃说的是,今天是她封妃的大好日子,纪云开却一再闹事,是什么意思?

    嫉妒她吗?

    想来也是的,原本坐在这里接受万人朝拜的该是她纪云开,而不是她纪澜,纪云开会嫉妒再正常不过。

    想到这里,纪澜的脸色好了几许。

    她就喜欢看纪云开嫉妒她,却又不能拿怎么样的憋屈样。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纪云开憋屈的时候,端王妃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要是不为端王妃出头,依端王对端王妃的维护,事后肯定会不喜她。

    纪澜挺了挺背脊,努力摆出皇贵妃的气势,看着纪云开,语气庄重的道:“燕北王妃,端王妃因你受了委屈,你确实该给端王妃道个歉。”

    “道歉?我打了她,还是骂了她?”她什么也没有说,一切都是端王妃自找的,关她什么事?

    “你说端王妃送上门给你耍,这还不过分吗?”这话,是她们这种身份的人该说的吗?

    纪云开真是太不懂规矩了。

    “我说的是事实,难道我说错话了吗?”要不是端王妃满腹算计,也不会被她羞辱,

    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端王妃不自重,怪她咯?

    “燕北王妃,你别太过分!”刚刚看纪云开噎的端王妃说不出话,纪澜暗暗觉得爽,可等纪云开拿话噎她,她才觉得这滋味有多难受。

    “皇贵妃,我不会道歉的,想要我道歉?可以,跟我们家王爷说,我们家王爷说叫我道歉我就道歉。”一个个欺负她没有人罩吗?

    她可不是以前那个小可怜,被人欺负了娘不疼爹不管的,萧九安那个男人虽然病态、偏执、占有欲强,可他有一个极大的长处,那就是他护短。

    而很不巧,身为燕北王妃的她,正好也在他护短的范围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