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159试探,有本事就用刑!

    第159章 159试探,有本事就用刑

    纪澜虽是超品皇贵妃,可终归只是妾,哪怕是皇家的妾她也穿不得正红,哪怕封妃大典再怎么盛大,也无法和立后大典相比。

    在礼部官员的指引下,纪云开随着众命妇一起参与了整个封妃大典,有些累,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皇上确实很看重纪澜,或者说很看中她身后的纪家与封家,封妃大典的流程和立后大典无异,只是没有命妇跪拜,也不能和皇上坐在一起,接受朝臣的跪拜。

    妃就是妃,便是再得皇上看重,也不能像皇后一样了,和皇上并排坐在一起。

    妻子,齐也。这世间能与皇上并肩而行,能与皇上并排而坐,共享这万里江山的只有皇后。

    封妃大典结束,少不了要有宴会,皇上没有立后,纪澜自然就是主角了。

    脱下层层宫装,摘下繁重的首饰,纪澜身着桃红色的宫裙,在侍女的搀扶下,踏着红地毯,仪态万方的走进宴会殿,走向主位。

    这里是女眷的宴会厅,纪云开坐在左手第二个位置,她左侧是端王妃,右侧则一位郡王妃,对面坐着长公主。

    见纪澜走进来,纪云开不可避免的看了一眼,这一看就发现她的脚有些不对劲。

    先前隔得远,纪澜又是盛装打扮,她没有看出来,这会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纪澜的腿,恐怕没有好,至少没有好全。

    “拜见贵妃娘娘。”前方品级较低的夫人,纷纷起身给纪澜见礼,而坐在后方的皆是亲王妃、郡王妃,她们虽不用给纪澜行跪拜礼,可站起来表示一二却是很有必要的。

    “参见贵妃娘娘。”纪云开随大流的站起来,福了福身便欲坐下,可是……

    纪澜却在面前停了下来,温柔的开口:“姐姐,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贵妃娘娘你叫错了,你的姐姐是未来的皇后娘娘,不是我。”纪云开只得继续站着,与纪澜对视。

    两人一朱红,一桃红,虽同样的精美,但纪云开身上是正室才能穿的红,纪澜身上的衣服虽然也是红色,但却淡了许多。

    更不用提,带上面具的纪云开,在朱红锦衣了衬托下,有多么的美丽夺目。

    当年能夺得天启第一美人的称号,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段纪云开都不会差,而嫁了人后她周身的气质越发的沉稳,整个人如同精心打磨过的明珠,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先前,纪云开坐在那里还不觉得,此时她一站起来,众人才发现纪云开今天的装扮,足已让人惊艳。

    纪云开并不高,按她的身高在女子中也只能算是中等,可束高腰的长裙不仅展露了她的纤腰,还拉长她的比例,显得下半身特别长,看着就高了。

    微口的领口不像她以往的衣服一样,把胸部束缚住,显得上身臃肿不堪,而是微颓敞开,展露出女性独有的曲线美。

    毫无疑问,今天的纪云开比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万倍,不在于样貌,而在她给人的感觉。

    可偏偏她美却不自知,从进宫到现在也不曾展示过她的美,她一直低调的站在人群,不与任何人争锋,要不是纪澜站在她面前,众人都不会注意到她。

    可想而知,站在光彩夺目的纪云开面前,盛装打扮的纪澜显得多么可笑。

    纪云开起身的刹那,纪澜一怔,娇美的脸有片刻的僵硬。

    凭什么?凭什么这么一个丑女带上面具好,却比她还要好看?

    明明今天她才是主角,纪云开凭什么穿红色,抢走她的风头?

    很想,很想把纪云开脸上的面具摘下来,让世人看到的她的丑态,可是纪澜知道不可以,她不可以这么做。

    现在的纪云开已不是以前那个任她欺负的纪云开了,现在的纪云开是燕北王的妻子,她不能动她。

    紧紧握住双手,纪澜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将纪云开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暗暗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纪澜才开口道:“云开姐姐不愿意本宫叫你姐姐,本宫便唤你王妃好了。”

    纪澜语气温和,可在说到“本宫”二字时,却不自觉的加重音量,似在提醒纪云开,她现在的身份。

    纪云开却只是笑了笑,满不在乎的问道:“不知娘娘唤我何事?”

    不过是皇贵妃而已,纪澜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本宫知晓你之前在宫中跪了三个时辰,以至双腿受了重伤,不知现在可好了?怎么医好的?”纪澜的声音不轻不重,但却足够周边的人听到。

    纪澜被萧九安当街罚跪的事,是个人都知晓,皇上还为此下旨申饬了萧九安,这事闹得挺大的,但是……

    纪云开在宫里被罚跪的消息,知晓的人并不多。消息不够灵通,没有能力打听宫中消息的夫人,都不知晓此事。

    此时,听到纪澜的话,有几个夫人都惊住了。

    这事她们怎么没有听说?

    看看了身边见有人知晓,便探过去寻问一番,一时间众位夫人皆是交头接耳,小声的交换消息。

    没有意外的话,今日这场宴会过后,京中大部分的人家都会知晓纪云开在宫中,被皇上罚跪的事了,自然也会知道燕北王为她冲冠一怒为红颜,把静太妃逼的出宫的事了。

    这就是纪澜要的,她要众人把目光放在纪云开身上,不再记得她被萧九安罚跪的一事。

    纪澜的心思纪云开懂,可她根本不在乎,旁人闲言碎语,能拿她怎么样?

    “多谢贵妃关系,我的腿没事,倒是娘娘的腿,似乎有些不适?”虽不在意,可并不表示纪云开不会反击。

    她又不是任人欺负的包子,萧九安那是没有办法,旁人她可不怕。

    “我这腿……太医说怕是好不了,不知王妃当日是怎么医好的?”纪澜幽幽的叹了口气,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

    美人蹙眉自是引人怜爱,可问题来了,这里坐的全是女眷,谁有闲情怜惜她?

    “很好医,把腿打断,重新接过就好了。”纪云开简单粗暴的说道,把纪澜唬的脸一白:“这也行?”

    纪澜不自觉的看向纪云开的腿,皇上让她试探纪云开,可她也确实想要知道纪云开是怎么医好的,她不想拖着一双扭曲的腿过日子。

    “我就是这么医好的,至于娘娘能不能用这个法子,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每个人的症状不一样,娘娘还是听从太医的意见为好。”纪澜要是蠢的去试,那也与她无关。

    “可我听太医说,这腿伤最好的办法是用火灵芝为药引,只要有火灵芝就能医好,是吗?”纪澜看着纪云开,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火灵芝是什么?我没有听过。”听诸葛小大夫说,火灵芝是北辰独有的,她不知道再正常不过。

    “王妃真的不知吗?”纪澜明显不信,可纪云开一口咬定不知,她又拿纪云开如何?

    严刑副供吗?

    别说纪澜,就是皇上也没有资格对纪云开用刑。

    最后,纪澜只得铩羽而归,在宫女的提醒下,满心不快的走向主位。

    不过,她并不气馁,今天是她的主场,时间还早着,纪云开给她等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