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8章158特权,风光的背后是血与汗!

    第158章 158特权,风光的背后是血与汗

    萧九安盯着纪云开看,确实不是因为惊艳,而是她今天带的这块面具,压不住她脸上的黑斑!

    不知是纪云开脸上的面具太轻薄,还是她脸上的黑斑越发的严重了,萧九安透着面具,也能看到她脸上不断游动的黑色毒素。

    是的,那些毒素在纪云开的脸上游动,但因为速度太慢,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也许,他真的要催凤祁进京了。

    凤祁,北辰天阙,天武公主,南疆南泽宇,这京城想必会很热闹。

    见纪云开摸着脸,一脸不解,萧九安淡漠的收回眼神,对一旁的下人道:“去,取一块黄金面具过来。”

    纪云开今天穿着朱红的宫装,束着纤腰,领口微开,衣袖宽大,很美却也很端庄、沉稳,华丽轻浮的蝴蝶面具不适合她,有质感的黄金面具才是首选。

    又换面具?

    听到萧九安的话,纪云开嘴角抽动,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乖乖的闭嘴了。

    今天已经算是温和了,上次萧九安可是直接把她的面具捏碎了。

    左右不过是换一块面具而已,萧九安高兴就好。

    下人很快就取一块黄金面具过来,虽是黄金打造,可并不奢华,上面甚至没有几块宝石,完全符合纪云开的喜好。

    实话,她并不喜欢华丽的风格,那块蝴蝶面具也不符合她的喜好,她当时选这块面具只是为了让萧九安满意,结果他还是不满意。

    男人的心思,果然难猜。

    换上了新的面具,萧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马车,纪云开只能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登上马车,纪云开一如既往的坐在角落里,可刚坐下就听到萧九安道:“你可会下棋?”

    “下棋?围棋还是象棋?”纪云开扫了一眼,没有看到棋盘,便多问了一句。

    萧九安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拿出棋盘:“陪本王下一局。”纪云开这么问,可见她是会下棋的。

    纪云开嘴角再次抽了抽,没有说话,只默默地上前。

    她会告诉萧九安,她虽然会下棋,但是她一点也不喜欢下棋吗?

    尤其是下围棋,这真是一件费脑子的事。

    萧九安将棋盘拿出来后就不再动,纪云开看了一眼,就知这位大爷是在等着她动手,只得将棋盘摆好,并将白子放到萧九安手边。

    不用问,依萧九安的骄傲,她必然是执黑子,先落子的那一个。

    “王爷,我先落子了。”纪云开执起黑子,放下。

    萧九安没有回答,随手拈起一枚白指,落定。

    萧九安的手指极其修长,如同上等的白玉,玉石棋子夹在他的指间,竟是相形失色,被他的手指衬的黯淡无光。

    萧九安指甲修剪的很整齐且十分饱满,每个指甲的弧度都如同半月,只是一个简单的执棋子的动作,由他做出来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韵味。

    纪云开不是手控,看到漂亮的手指她会欣赏,但也仅仅仅是多看几眼的欣赏,可看到萧九安伸手的刹那,她就移不开眼了。

    怎么可以这么犯规,这个男人的手不是握剑的吗?

    一个握剑的男人,他的手指怎么可能这么好看?

    不是会因为常年握剑,而使得骨节变大,变粗,致使手变得难看吗?

    她记得萧九安握过她的手,他的手很大、很暖、很有力,完全不像练武人的手,反倒像是世家公子精心保养过的双手。

    “发什么呆,还不快落子!”萧九安一抬头,就看到纪云开呆呆的看着他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颇有些后悔找纪云开下棋了。

    女人,果然都是肤浅的。

    “抱歉,我一时恍神了。”纪云开忙别过头,隐隐有几分尴尬。

    偷看被人抓了个现行,真得挺丢脸的,尤其是偷看萧九安,被他发现。

    纪云开再不敢看了,收敛心神,专心致志的下棋,以免输得太难看。

    是的,纪云开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但却不想输得太难看,所以她还是要尽全力才行呀。

    两人下棋的速度都很快,棋局过半,两人的棋风也显现出来了,萧九安棋路大开大合,一路撕杀,强势的让人不敢面对,只能退避三舍。

    和萧九安的棋路无全相反,纪云开的棋路很稳,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实,和萧九安注重进攻不同,纪云开更擅长防守。

    明明执黑子占了优势,纪云开却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布局防守,然后趁萧九安不备之际,再出手堵死他的路。

    是的,纪云开不是不会进攻,也不是不会出手,她会进攻,但前提是她守住自己的领地。

    这一点,就和她的性格一样,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她都稳步前进,坚韧不拔。

    萧九安的棋路也和他的性格一样强势,哪怕只是一盘棋盘,他也要做那个能主宰棋局的人。

    两人下棋的速度不慢,待到宫门口,正好一局下完,纪云开输了十五个子。

    “你……很不错。”最后一个棋子落下,萧九安看了纪云开一眼。

    在棋盘上,很少有人能不受他的棋路影响,纪云开算是一个。

    不管他的棋路如何变化,纪云开一路都保持着自己的风格,自己的节奏,可见心性之坚定。

    这也叫不错?

    纪云开看着被白子打得毫无阵形的黑子,嘴角微抽。

    她敢肯定,萧九安这话绝对是反话。

    不过,管他呢,反正一局下完了,她不用再动脑子了。

    动手,将棋盘收拾好,刚放好棋盘,就有禁军上前检查,得知萧九安在马车上,禁军连看也没有看就放行了。

    这就是权利,萧九安进宫,禁军连查都不敢查了,而纪云开独自进宫,马车根本无法驶进皇宫,她只能走进去。

    当然,纪云开并不嫉妒,也不羡慕,拥有多大的特权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世人皆只看到萧九安的强大,看到他无视皇权,一剑就能斩杀一个高手,可谁知道他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心血才能有今天的地位?才能拥有现在的实力?

    风光背后绝不可能同样是风光,风光的背后是血与汗。就如同她,世人皆只看到她身为燕北王妃的风光,可有谁知道她今时的风光,是用什么换来的?

    她不羡慕旁人的风光无限,她只会默默的努力,用血与汗来铸就自己的无限风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