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8章718重击,王爷太傲娇!

    第718章 718重击,王爷太傲娇

    人生有四大喜事?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这些对萧九安来说,绝对不算喜事,也不可能让他高兴,或者晚起。

    唯独能让他高兴,又会让他晚起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洞房花烛夜。

    那一瞬间,凤祁发现他的脑子是空白的。

    他看着萧九安,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瞬间就绷断了,此刻的他完全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反应,他就这么看着萧九安,久久收不回眼神,也收不回理智……

    他知道,云开和萧九安是夫妻,且依萧九安对云开的看重,他们同房是早晚的事,可是……

    心里有准备归有准备,事情真正发生,他仍旧觉得……心里堵的难受。

    他知道,他与云开完全没有可能,云开也果断的拒绝了他,没有给他一丝机会,可先前这两人一直各过各的,他虽然觉得自己很卑劣,很小人,但心底还是忍不住窃喜。

    云开不是他的,但也不是萧九安的,不是吗?

    然,现在萧九安却告诉他,他们已经是真正的夫妻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在那一刹那,他恨不得杀了萧九安。

    凤祁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是以,哪怕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哪怕他无法呼吸,哪怕他此刻无法思考,哪怕他此刻根本没法维持脸上的笑,他仍旧逼自己笑出来,逼自己坦然的面对萧九安,逼自己像无事人一样跟萧九安说话。

    “是吗?那真是恭喜王爷了,终于抱得美人归。”凤祁觉得自己的灵魂像个被抽出来了一样,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躯体,如同一个小丑一般,假装自己半点也不在意,假装自己很平静。

    “确实是喜事一桩,要不是凤家与祁家出事,本王定会摆上三天的流水席。”当初,他与纪云开成婚,婚礼冷清的可怕,今日洞房本该好生庆祝一番,可惜有凤、祁二家的事在,让他不得不收敛。

    “说起凤、祁二家的事……王爷,我今天正是为这事而来的。”哪怕他的躯体能完美的应对,不让萧九安看出破绽,但他仍旧不想听萧九安炫耀。

    是的,萧九安在炫耀,在他这个失败者面前,炫耀他的幸福。

    很幼稚,很低级的手法,就像小孩子拿着糖,在一直渴望,尝一尝糖果甜味的孩子面前炫耀一样。

    可偏偏,他就被这种幼稚、低级的手法刺的鲜血淋漓,无法呼吸。

    不管如何,萧九安赢了,不管在哪方面,萧九安都赢了!

    “什么事?”萧九安并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尤其是拿这种事炫耀,他还没有那么放得开,只是……

    凤祁不一样。

    他必须要狠狠扎一刀,让凤祁死心,永远的死心。

    敢觊觎他萧九安的女人,就得做好鲜血淋漓,痛不欲生的准备,他对凤祁的报复已经够轻了。

    凤祁应该庆幸,他是云开的师兄,救过云开的命,不然……

    就凭凤祁敢喜欢他的王妃,他就能将凤祁碎尸万段。

    杀气一闪而逝,然凤祁却发现了,但他却像是不知道一样,面上仍旧挂着温和优雅的笑,从容不迫的说起他的来意:“祁家主查了,伏杀萧少主的人,确实是祁家的死士,但却不是祁家人下的令。祁家的死士这一次折损过半,损失极大,短时间恐怕无法恢复元气。”

    凤祁也不知,到底是幕后之人针对祁家,还是祁家最好下手。这一次,四大世家损失最惨重的就是祁家,哪怕有他与萧九安插手,祁家的损失也是常人难以估量的。

    “没用。”不用细问也知,祁家有奸细,且那奸细强到可以假冒家主的命令,对死士下令。

    甚至,祁家的死士里,还埋了奸细。

    “祁家……这几年确实大不如前。”萧九安的评价很刻薄,但凤祁却无法为祁家辩解。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面前,他便是再想为祁家遮掩,也无能为力。

    这几年祁家内部事务不断,在外的势力也一跌再跌,甚至连王家都不如了。

    “祁家的话,你认为萧家会信吗?”萧九安冷冷地看着凤祁,毫不掩饰他的不满。

    把所有的事都推给奸细,这就是世家的作风?

    奸细是有错,但祁家就没有错吗?

    要不是祁家人无能,祁家主的能力不够,奸细又怎么能在祁家,这么多年都不被发现?

    祁家要庆幸萧少戎没事,要是萧少戎有个三长两短,萧家才不会管祁家是不是有奸细,更不会管这是不是祁家下的令。

    只要确定是祁家的死士,萧家就会狠狠报复祁家,让祁家永无安宁。

    不得不说,幕后主使者这一招使得漂亮极了。

    杀了祁家继承人,挑起萧、祁二家之间的仇恨,让萧、祁二家互相厮,最后两败俱伤。

    当然,对凤、王二家,想必幕后之人用的也是相同的手法,只是还没有完全的实展出来。

    凤宁的死,还不够让王家不顾一切的与凤家斗,顶多就是引起凤祁与凤家主之间的矛盾。

    除非幕后黑手是凤家或者王家人,不然他相信,对方一定还会对凤家或者王家出手,挑起两个大家族之间的仇恨。

    要知道,像凤、祁、萧、王这样的大家族,除了从内部瓦解外,要对付他们,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哦,他还忘了,祁连山的死,他洗脱了嫌疑,却查到了凤宁的头上,如果最后查下去,凤宁脱不了干系,凤、祁二家还有得撕。

    这么一来,四大家族彼此就结了不死不休的仇,就算他们能理智的不去复仇,不跳进幕后人的陷阱中,但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样同气连枝,连成一气,共进共退了。

    而被打散了四大世家,各自为政的四大世家,还是原来的四大的世家吗?还能拥有让人,甚至让皇帝忌惮的力量吗?

    幕后出手的人,果然是好手段。

    这出戏也越来越精彩了,他选择回京城是对的。

    不回来,哪有这么多好戏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