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5章245生气,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第245章 245生气,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没错,天武公主为纪云开特别准备的礼物,就是一条有毒的青蛇!

    那蛇有毒,被咬的芙蓉当即晕了过去,好在那蛇毒不会致命,且太医就在,芙蓉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可短时间内却说不了话。

    “阿弥陀佛,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纪云开一脸平静,就好像刚刚徒手抓蛇的人不是她,就好像差点被毒蛇咬伤的人不是她一般。

    指了指地上两上被司棋和入画制住的宫女,纪云开说道:“把人带下去,好好审,本王妃要知道,是什么人要本王妃的命。”

    “是,王妃!”侍卫上前,将两个宫女带了下去。

    那两个宫女的下巴已经被卸了,现在无法说话,但不影响她们稍后说话。

    侍卫把人带走,正欲将地上的被斩成两段的毒蛇带走,就听到纪云开说道:“听说毒蛇大补,你们让厨房的人看看,怎么做比较好吃。”

    没错,纪云开不仅不怕蛇,还爱吃。

    她不仅爱吃蛇,还爱吃各种海鲜,不然最后也不会进入海军,毕竟她当时的选择有很多,就算她想要治疗自己的抑郁症,也不是非进海军不可。

    可惜,自从在天启醒来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海鲜了,还别说,真有点想……

    “王妃,你,你要吃它?”暖冬看着蛇头还在颤抖的青蛇,哆嗦了一下。

    南疆毒草多,毒蛇更是不少,按说在南疆长大的暖冬,不应该怕蛇才是,可偏偏她就是怕,不仅她怕,燕北王府大多数侍女都怕。

    正因为南疆的毒蛇多,她们才知道这些毒蛇有多可怕,被它们缠上真得会没命。

    “我听说南疆的毒蛇很多,如果能让天启、北辰和天武的贵族,都以吃毒蛇为值得显摆的事,南疆的毒蛇早晚会灭绝。”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而有了买卖就一定会有伤害。

    南疆并非上下一心,也并非人人都富足,如果有人出高价私下从南疆买蛇来吃,想必多得是南疆人愿意去捕蛇、卖蛇。

    就算南疆人不肯卖,只要各国贵族想吃,愿意出高价吃,也会有一堆人前往南疆去捕蛇,捕最毒的蛇。

    人为财死,鸟为死亡,如此一来何愁它不灭绝?

    “啊?王妃这话,奴婢没有听明白。”暖冬一愣,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她总觉得王妃这话看似随口一说,却很有道理。

    “你不懂没有关系,你去告诉王爷,王爷定会明白。”纪云开并不是真得想要帮萧九安,只是这么随口一说,然后想到了这个点子,便打算卖萧九安一个好。

    纪云开已经把话说得这么白了,暖冬自是不会再问,与司棋四人一起,将屋内的血迹收拾干净,燃上香料,这才默默地退下。

    纪云开本就累得不行,被天武公主的人这么一折腾,就更累了,躺下,合眼,继续睡……

    暖冬并没有去见萧九安,而是找到了管事,将纪云开的话重复了一遍,管事一听,眼前一亮:“王妃英明!”如此一来,他们不需要出力,就能灭掉南疆大半的蛇了。

    管事片刻也等不了,当即就跑去找萧九安,将纪云开的话重复了一遍,虽然极力克制,但仍旧掩不住语气中的兴奋。

    这是多好的点子,王妃真是神人,娶到王妃,王爷真是赚到了。

    萧九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管事吓得一哆嗦,立刻冷静下来,如同木桩子似的,紧绷关身子站在原地,低着对不敢直视萧九安。

    萧九安没有说话,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手指有一下没有一下的轻敲桌面,大半身子都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管事越发的不敢吭声,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心中不断的反思,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他这话哪里不对?又或者王妃的提议不合理吗?

    可是越想,管事越觉得王妃的提议很好,他说的话也没有问题呀?

    管事思来想去,也不知哪里出了错,心里越发得害怕了,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往外冒,嘴唇直哆嗦,犹豫着要不要主动认错。

    而就在他决定主动认错时,萧九安突然开口了:“让太医把纪云开的病情说严重一些,并尽可能的把消息散布出去。”

    “王爷,王妃的病情已经很严重,太医说王妃失了精气,损了精血,身体虚弱,于阳寿有碍。”管事小心翼翼地开口,不敢看萧九安,生怕萧九安生气。

    萧九安一顿,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敲击桌面的手指亦是一顿,可片刻后,他便恢复如常:“很好,如实传出去,然后命人广收南疆的毒蛇,本王要用南疆的毒蛇,为王妃调养身子。”

    既然机会送到面前,他自然是要用的,至于纪云开的身体?

    希望南疆的毒蛇对她有效,不然……她就早死吧!

    “是,王爷。”管事一听,就知王爷认可了王妃的提议,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刚刚,他真得是吓死了,生怕王爷发怒。

    “退下吧。”萧九安挥了挥手,神情有几分冷漠,完全没有得到除南疆毒蛇计策的喜悦,至于原因?

    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王爷。”管事弓身退下,他刚离开,一侍卫便匆匆走了进来,急切的道:“王爷,大事不好!”

    “出什么事了?”萧九安仍旧平平,并没有惊慌。

    “回王爷的话军医罔顾诸大夫的要求,私下检查尸毒的解药,致使解药失效并被诸葛大夫发现。诸葛大夫与军医争执,军医与众将士没有认错,并且责怪诸葛大夫和王妃,握着解药秘方不肯交出来,害得众多将士只能苦苦等待,每天只有一千人能得到解药。”

    “诸葛大夫听罢,大怒,指责众将士与军医是忘恩负义,不值得他和王妃费心相救,并当众将解药摔碎,说不再制解药了,有本事就自己去做解药。”

    侍卫说完,头也不敢头……

    这事,不管如何,都是他们做得不厚待,诸葛小大夫会生气再正常不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