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4章244礼物,你还是不是女人!

    第244章 244礼物,你还是不是女人

    是的,一屋子人,满满一屋子人,除了宫里派来的太医、太监、医女,还有天武公主的侍女。

    先前天武公主中毒,皇上宣纪云开进宫为天武公主解毒,萧九安以纪云开病重为由拒绝,并向皇上讨要了两个太医,当时皇上没有给,天武公主也没有精力过问这事。

    这不,养了两天,天武公主来了精神,便过问了这件事,并让芙蓉收拾了一大堆礼物,说是要送给纪云开的。

    天武公主此举光明正大,且有示好之意,皇上要是执意拒绝,就会显得心虚,是以皇上不仅无法拒绝,还要把太医派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燕北王府,事先并没有打招呼,燕北王府的人并不知,但宫里来的人,他们也不能拒之门外。

    将人请进来,请示萧九安后,管事想把捧着礼物的宫女留下,只让太医带着医女和天武公主的侍女芙蓉一同去纪云开的院子,却在芙蓉的再三请求下,不得不让宫女捧着礼物,站在院外等。

    可就这样,进屋给纪云开探病的人也有六人,再加上纪云开院内的四个侍女,一间屋子足足站了十人,还不算她这个躺在床上的,纪云开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

    事先,管事让人来通知了一声,但并不是要纪云开装病,在管事的眼中,他们王妃比病重的人还要虚弱,哪里需要装扮,管事此举只是尊重纪云开。

    纪云开得知前因后果,愣了一下,然后认命的起来接客。

    先让太医上前诊治,太医是皇上的人,不需要事先沟通,就怎么严重怎么说,直把纪云开说得病入膏肓,没有救了,要不是纪云开自己懂医术,真得会被太医们吓死。

    什么叫精气耗尽?伤了元气,损了精血?

    什么叫体寒肺虚,于阳寿有碍?

    什么叫郁结于心,命不久矣?

    她就是异能透支了,至于说得这么可怕吗?

    好像下一秒,她就会死掉一样。

    “王妃,你需要静养。”太医诊完,一脸凝重地道:“如果可以,最好去城外的温泉庄子休养一年半载,京城的冬天太寒冷,王妃你的身子呆在京中,怕是受不住。”

    太医的诊断还真没有夸大其辞,纪云开异能透支,在太医看来就是精气耗尽,看纪云开脸色白的,真得的是一点血色也没有,连细管都能看清楚了,就她现在的样子,不用诊也知病得很严重。

    “多谢提醒,我会记住的。”纪云开咳了两声,更显虚弱了。

    太医诊完,就去外厅写药房,把药女和太监也带走了,一瞬间就少了五人,屋内的空气都清晰了,纪云开还来不及享受新鲜空气,天武公主的侍女芙蓉就上前了:“奴婢给王妃请安,王妃万福。”

    “免礼!”纪云开有气无力的道,神情恹恹的,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样子。

    芙蓉却不理会,抬头,直愣愣的看着纪云开,似乎要从纪云开脸上看出装病的痕迹,可是……

    只看一眼,就被纪云开呵住了:“大胆的奴才,谁给了你胆子,让你盯着本王妃看的?来人,掌嘴!”

    扑通,芙蓉反应极快,立刻跪下请罪:“奴婢失礼,见王妃美若天人,一时失神,请王妃责罚。”

    纪云开脸上的黑斑被面具挡住了,此时的她虽病弱,可却不减东文第一美人的风姿。

    “天武公主的侍女果然会说话。”纪云开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摆了摆手,示意暖冬退下,却没有中芙蓉起身。

    仗势欺人也要有水平,她一向不是野蛮人,简单粗暴的打打杀杀不是她的风格,也不符合美学。

    “公主既然派你来探病,现在病也探了,你可以滚了!”天武公主不就是想来看看,她是真病还是假病嘛,真是小心眼的女人。

    “王妃,我们公主准备礼物送给你,说是要亲自送到你手中。”芙蓉依旧跪着,却不卑不亢。

    纪云开笑了一声:“什么礼物,拿上来吧。”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好心吗?

    “请王妃稍候,奴婢这就让人送进来。”芙蓉借机起身,纪云开漠然不语,唇角含笑。

    暖冬、司棋四人各司其职,看似如同木头桩子一样,可却一直注意着芙蓉的一举一动,一旦她有异动,暖冬和司棋四人就会出手。

    很快,就有两人宫女跟在芙蓉身后走了进来,两人手上抬着一个紫檀木的小箱子,外表十分精致,一看就是好东西。

    芙蓉打了个手势,示意宫女抬着箱子上前:“请王妃亲启。”

    两个侍女捧着箱子,跪在纪云开面前,纪云开看着盒子,却没有动,暖冬见状,上前就要接过箱子:“这东西,交给奴婢就好。”

    可她一动,就被芙蓉挡住了:“这是我们公主特意给王妃准备的礼物,王妃连这点面子也不肯给吗?”

    明显,这箱子里的礼物有问题,芙蓉这是要激纪云开开箱子。

    暖冬见状,给对面的司棋使了个眼色,司棋立刻上前道:“我们王妃是什么身份,哪需要亲自开礼物,这种粗活自然是我们这些下人来办。”

    司棋上前,就要接过宫女手中的小箱子,可她刚一动,就见捧着箱子的宫女手一抖,手中的箱子便侧翻,打开了……

    “嗖……”一道青色的身影,从箱子里飞出,朝纪云开扑去。

    “啊……蛇,蛇,蛇!”司棋离得最近,见状立刻扑了过去,可那两个宫女反应极快,第一时间将司棋和她身旁的入画给撞开了。

    “王妃,小心!”暖冬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把撞开芙蓉,就要跑过去,可见一动就听到纪云开道:“暖冬,往左跑!”

    暖冬本能的听令,一双眼却死死的看着纪云开,生怕纪云开有什么闪失,然后她就看到……看到她们家王妃徒手抓住了那条蛇。

    天啊!

    暖冬整个人都惊呆了,可不等她惊呼出声,就见纪云开抬手一掷,将手中的手腕粗细的青蛇,掷向她身旁的芙蓉……

    “啊……”青蛇扑在芙蓉的脸上,暖冬只听到一声尖锐的惨叫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