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7章717起晚,人生四大喜事!

    第717章 717起晚,人生四大喜事

    管家做好这一切,便规矩的后退,站在一旁,如同不存在一样,十分的贴心,可是……

    萧少戎却更抓狂。

    这两天一夜,除去这些做不完的事叫他抓狂外,管家监工的行为也快把他逼疯了。

    “管家,你这么陪着我,你不累吗?”这两天一夜,他累狠了,还能趴桌上休息一下,管家呢?

    他却一直守着他,完全没有合眼。

    当然,他并不是心疼管家,他是被管家盯烦了。

    有管家在,他想偷懒都不好意思,想不干都不行。

    “萧少主都不累,小的怎么可能累。”管家微低着头,姿态恭敬,却更叫萧少戎抓狂。

    就是这副样子,冷硬不吃,油盐不进,怎么说都不行。

    “我累呀,我累狠了,我能不能去休息一下?”萧少戎不止一次说这句话,但先前都被管家“温柔”的顶了回来。

    这一次,萧少戎同样不抱希望,却听到管家道:“当然,萧少主累了就快去休息吧。”

    “真的?”萧少戎面上一喜欢,昏昏欲睡的双眸,瞬间就亮了。

    终于可以睡了吗?

    “当然,少主快去休息吧。”管家一脸恭敬,然不等萧少戎继续高兴下去,就听到管家又补了一句:“不然,晚上少主你就没有精力外出了。”

    “什么?我还要外出?”萧少戎瞪大眼睛看着管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王爷是不是太狠了,他还在休息的人呀。

    管家一脸严肃地点头:“少主不出去,怎么能引蛇出洞?”

    “我……做完事,还要负责当诱饵?”萧少戎强烈怀疑自己听错了。

    王爷绝对不会这么冷酷无情的,毕竟兄弟一场呀。

    “少主严重了,不是诱饵,只是去见见祁家主罢了。刚刚凤祁公子派人送了消息过来,祁家已经查清了死士的身份,祁家主想要亲自跟你解释。当然,约在城外见面。”即是祁家与萧家的见面,也是给暗处的人下诱饵。

    想要杀萧少戎?

    可以,这是唯一的机会,要错过这次机会,以后……

    除非能潜入燕北军中杀人,不然别想动萧少戎半根寒毛。

    且,今晚不仅有祁家主、萧家少主,还有凤家少主。幕后主使者想要毁掉四大世家,今晚是最好的机会。

    哪怕明知是陷阱,相信幕后的人也会愿意往下跳,毕竟这样的机会,以后绝不可能有。

    “我不能不去?”萧少戎还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管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

    “行,凤祁赢了。”萧少戎懊恼致极,想要拍桌子,却发现满桌子都是公文,最后只能悻悻地收手,“我去睡觉,出发之前,天塌下来也不要叫醒我。”

    “是,萧少主。”管家脸上的表情不变,甚至还带了一丝微笑,差点没把萧少戎给气死……

    而此刻,一点都不忙,有的是时间萧九安,还在慢条斯礼的给纪云开擦头发,在花厅枯坐了一个时辰的凤祁,还在等他。

    在花厅服侍的下人,见凤祁公子一坐就是一个时辰,却连一点不满也没有,顿时更是不自在了。

    枯等一个时辰,却没有一丝不耐烦,凤祁公子真的是太有修养,太有风度了,不愧为是世家出身的大家公子。

    于是,好茶、好点心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捧上来,任由凤祁品尝,然凤祁除了喝茶外,却是什么也没有动。

    他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按萧九安的习惯,就算是要给他脸色看,也不至于让他枯坐一个时辰。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凤祁心中担忧,然犹豫片刻,他终是没有问出来。

    燕北王府的事,不是他能过问的,甚至任何人都能问,唯独他不能问。

    微微垂眸掩去眼中的苦涩,凤祁借喝茶的动作,平复心中的情绪。

    又枯坐了一刻钟,凤祁已又喝了一盏茶,却仍旧不见萧九安出现。

    此刻,凤祁要是不明白,萧九安压根不愿意见他,那就是傻了,然……

    今晚的计划,必须要有萧九安配合才行。是以,他无论如何也要等到萧九安,哪怕是枯坐一下午。

    凤祁已经做好了一直等下去的准备,不曾想一盏茶后,终于有人来请他了:“凤祁公子,我们家王爷在书房等您,请……”

    燕北王府的下人,对凤祁十分恭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恭敬。

    没办法,他们心里虚。

    今儿个这事,他们王爷真的做得太过分了。不说凤祁公子,就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看不过去呀。

    等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能见到萧九安,凤祁不知自己该高兴,还是该自嘲。

    不过,好歹能见到人,至少晚上的事,能顺利办成。

    随下人来到书房外,凤祁独自步入书房,就看到坐在书桌前的萧九安。

    “王爷。”凤祁看了萧九安一眼,没有从萧九安脸上看出什么,只看这人好像刚刚沐浴过,像是刚起来一般。

    出于礼貌,凤祁只看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打了一声招呼便坐了下来。

    萧九安从来就不是一个道理的人,更不是一个讲风度的人,他要等萧九安招呼他坐下,估计有得等了。

    而他,还真不习惯像下人一样,站着说话……

    “让凤祁公子久等了,本王很抱歉。”萧九安不怎么诚心的开口,带着一丝漫不经心,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愉悦。

    显然,王爷今天心情很好,好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听闻王爷前段时间受了伤,最近一直在养伤。王爷身体不好,起晚了也是正常。”凤祁面带微笑,不冷不硬的刺了一句。

    “不过是小伤罢了,本王不像凤祁公子大家出身,一点小伤也要养上十天半个月。”萧九安对凤祁,从来就没有客气过,这个时候也一样。

    看到凤祁那张时刻笑容满面,如同谪仙一般的脸,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嘲讽,恶劣地开口:“本王今天确实是起晚了。没有办法,遇到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本王便是有心想要早起,也舍不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