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4章714依靠,曾经受过的伤!

    第714章 714依靠,曾经受过的伤

    纪云开知道,纠结过去并没有意义,但是今晚,或者说此时此刻,她心里就委屈,她要是不说出来,她肯定会活活憋死。㈡㈤㈧中文网

    她一直表现得不在意,那是因为她一直提醒自己,要用理智去看待事情的发展,不能感情用事。

    她不是萧九安那个情商低的家伙,她清楚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更清楚做出什么选择,才能让自己过得很好。但是……

    再理智也抵不住心中的委屈,情商再高也抵不住心里的痛苦。

    她心里是苦的,是怨的,是恨的,只是她一直在告诉自己:纪云开,你的理智呢?

    有理智高情商,不感情用事才是纪云开,才是那个被称为天才的纪云开,才是那个人人崇拜的纪云开。

    但天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做理智、懂事、知礼的纪云开,她只是没有办法。

    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人,她没有感情用事的本钱,她没有任性的本钱。

    她发脾气,她不高兴,她使小情绪,不会有人在乎,更不会有人因她的小情绪,因她的委屈而妥协。

    从来,妥协退让的都是纪云开。因为,她是天才纪云开,她是最懂事,最有礼貌的纪云开。

    这么多年下来,她已经习惯了,习惯被这样对待。直到,直到……萧九安开始宠她,把她的脾气宠出来,她才惊觉她也是会委屈的,会愤怒的。

    她知道她被萧九安宠坏了,宠的有脾气了,也会闹脾气了。理智告诉她,她不该对萧九安抱怨,可情感上她做不到。

    她知道,这是唯一一次,要是这一次,她不说出心中的委屈,不说出心中的愤怒,她怕是永远也说不出来。

    “萧九安,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恨你?”纪云开埋在萧九安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

    此时,她已没有先前的愤怒,她只是在陈述她当时的心情。

    “你知道我这人有多骄傲吗?我长这么大,被那么多人抛弃,我都没有求过他们。那是我第一次那样求一个人,不要骄傲,不要尊严,不要未来,我什么都放弃,只求你……可你却视我为臭虫,把我踩在地上,把我所有的骄傲和尊严踩在地上。”

    “当时,我恨不得杀了你,可是我没用,我做不到,我杀不了你。我只能眼睁眼地看着你离开。”

    “后来,你为我找来了药,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感激你。我曾经把真心捧到你面前,你将它踩在脚底,不屑一顾,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把真心捧出来了。”

    “云开……对不起,对不起。”萧九安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紧紧拽在手心,疼的厉害。

    他明明把纪云开抱在怀里,但是……他却觉得心空荡荡的,又好像是满满的,这种感情很矛盾,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只知道这一刻纪云开离他很近,也离他很远……

    然,此刻纪云开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她抬头,睁着布满泪水的眼睛看着萧九安,笑的残忍:“萧九安,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纯粹的捧上一颗真心,将它奉到你面前,也是唯一一次。今后,不管你待我多好,有多宠我,我都无法像当时那样,把纯粹的真心捧到你面前。我害怕,害怕再次被践踏,害怕再次被人羞辱。萧九安,你知道吗?我永远忘不了,我哭着求你,你转身离去的画面,我永远忘不了……”

    就如同,当年她妈妈抛下她一样。她永远忘不掉,那个女人一步一步走出她视线的画面。

    那时候她还小,但那时的她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甚至她知道,她要是不停地哭闹、哀求,也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但是她没有。

    那个女人不要她了,她也不要她了,她再也不会真心把那个女人当妈妈了,就如同……

    现在的她,再也无法将一颗纯粹的真心,捧到萧九安面前了。

    她害怕,害怕再次付出,换来的是血淋淋的抛弃。、

    纪云开的语气很轻,语气也十分轻松,但她说的每一字对萧九安来说,就如同一把刀子,一刀一刀割着他的心。

    曾经,他能得到纪云开全部的、纯粹的感情,可他却亲手毁掉了,毁掉了现在的他做梦也想得到的感情。

    但是,他不能怪云开,也无法后悔,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对纪云开更好。

    “云开,是我,是我……对不你不好,是我先伤害了你。没有关系,你不把真心捧到本王面前。本王把真心捧到你面前,可好?”萧九安再次加重力道,将纪云开紧紧禁锢在怀里。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纪云开是他的,是属于他的。

    萧九安的力道勒的纪云开生痛,但她却没有呼痛。

    她抬着头,看着萧九安,破涕为笑,半是认真半是戏谑地道:“好呀……我会好好的护住你的真心,我才不会像一样,无情的践踏别人的真心。”

    “云开,本王是认真的。”他从云开的眼中,看到了不确信。

    他知道,云开的身体接受他,但云开的心却并没有完全的接受他。

    过往发生的事,如同一根刺梗在纪云开的心里,但是……

    纪云开说出来了,亲手把那根血淋淋的刺挖了出来。这就表示,他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将伤口抚平。

    “我也是认真的,虽然……你的真心不一定能换到我全部的真心,但至少我对你也是有真情的。”如果不是喜欢萧九安,她不会退让,也不会妥协,更不会在今晚说出这些话。

    她,从来都是理智的,要不是清楚地知道,萧九安对她的包容,对她的感情,她怎么会在萧九安面前,将自己的委屈一一摊开?

    她都委屈这么多年了,她都习惯了什么事,什么委屈都放在心上,要不是萧九安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她又怎么会放任自己,将这些说出来呢?

    “王爷,我被你伤过,伤的血淋淋,现在的我没有办法毫无保留地去爱你,但是只要你不负我,我纪云开就不会负你。这一生,我是你的燕北王妃,便只会是你的燕北王妃。”纪云开闭上眼,靠在萧九安的胸膛上。

    如无意外,这一生,这个男人的胸膛,都会是她的依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