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3章713委屈,软弱的泪水!

    第713章 713委屈,软弱的泪水

    没有提前给纪云开准备药膏,要让纪云开多受一会罪,萧九安心里十分愧疚。

    给纪云开清理好,萧九安也没有闲着,他坐在纪云开身侧,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人她的腰间:“本王给你捏捏,不然明天就难受了。”

    “不……”纪云开直觉地要挥开萧九安的手。

    这男人就像是闻着腥味的猫,她现在根本不敢让萧九安碰她,就怕一碰萧九安又控制不住了。

    却不想萧九安这会还真是老老实实的给她按摩,没有一点旖旎的想法,倒是让她惊讶不已:“还真的只是捏呀。”

    “云开这是想,不止是捏吗?”萧九安听到纪云开的话,很给面子的凑到她面前,一副视死如归的严肃样:“还想要什么?你说……本王哪怕是累死在床上,也会为你办到。”

    “你够了。”纪云开真的被萧九安气笑了。

    这个男人是多厚的脸皮,才能用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语气,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她真的是服气这个男人了。

    “今晚够了。”萧九安仍旧是一副高冷面瘫禁欲的模样,“翻个身,本王给你按按后腰。”

    “不要,我不累。”纪云开懒懒地推开了萧九安的手。

    拜托,她这会……什么都没有穿,只用衣服遮住身体,要是翻个身,她拿什么遮住自己的背?

    她可不认为,她的背……对萧九安没有吸引力。

    “本王保证,什么也不做,只是给你按按。wˇwˇw.②⑤⑧zw.cōm”萧九安一看就知纪云开在防备什么,不由地举手保证。

    “我能信你吗?”纪云开抬眸,给了萧九安一个眼刀子。

    “自然,本王的信用,你不是知道吗?说了一次就一次,说了一下就一下。”萧九安俯身,在纪云开的耳边低喃。

    “唰”的一下,纪云开的脸就红了,紧接着就是懊恼了:“你还有脸说……无赖。”

    明明说了就这一下,可偏偏萧九安那一下久久不做下去,把她吊的不上不下的,差点没把她闹得抓狂。

    萧九安是说了就这么一次,可那一次……萧九安折腾了多久,萧九安他知道吗?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嫁了一个这么不要脸的男人,简直了!

    “本王就是无赖,也是守信用的无赖,也是最好看的无赖,不是吗?”萧九安并不在意纪云开的评价,严肃的脸上甚至带出了些许笑意。

    “臭不要脸。”纪云开白了萧九安一眼,却换来萧九安轻轻地一个吻:“是谁第一次见到本王,就看呆了?甚至说什么说娶我,你亏了的?”

    “你还说……明明醒了,居然装睡,你是大男人吗?”过往的事,萧九安不提纪云开也懒得去想,现在萧九安一说,纪云开顿时就怒了。

    “第一次见面,就要杀我!我不就是毁了半张脸长得丑了一点吗?你至于非要杀我才满足吗?”

    “你妹妹是人,被人抓走了,你凭什么拿我去换?你们萧家的人是人,我纪云开的命就不是命吗?”

    “掉到崖底,我几乎拼了命的去救你,你是怎么报答我的?你生生打断了我肋骨,把我一个人丢在屋里,不让人管我的生死,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活活饿死了。”

    “你知道人饿死是什么滋味吗?就是饿到极致,胃里什么都没用,却需要吃东西。然后……我的胃就开始消化我的内脏,我的肉?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惨。”

    “云开,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过去的事,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没有照顾好你。”萧九安听到纪云开的指控,顿时就慌了,根本不知该如何安慰。直到纪云开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他才反应过来,连忙将人抱进怀里,用力地将人抱紧,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他知道,先前的他很混蛋,可当时的情况,你叫他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好,他……真的做不到。

    “才不是过去的事,还没有过一年呢。而且,你叫我不说我就不说,我多没有面子?”纪云开开始只是玩笑性质的说两句,可不知怎么的,越说越委屈了,甚至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说我多傻,就那个时候我还不恨你。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陌生人呀,你没有对我好的义务,也没有照顾我的责任。你拿我去换你妹妹,甚至打断我的肋骨,那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的无能,才造就了我任人欺负,无力反抗的局面。”

    “我这人从不怨天尤人,遇事我也不会去抱怨老天不公,抱怨身边的人对我不好。甚至纪大人对我不好,我都不恨他,左右他对我不好,我也不对他好就是了。”

    “我当时对你也是这个态度,你欺我、辱我、打我,我不恨你,也不怪你。我只叫你且等着,终有一天我翻身了,我也会我曾经受到的欺辱加倍还给你。”

    “真正让恨你,恨不得吃了你的,是我的双腿……险些被废的那一段时间。”纪云开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出来。

    她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也不是一个会轻易流泪的人,更甚至……她极少在人前流泪,她这人宁可流血,也不愿意在人前流出软弱的泪。

    但这一刻,她却在萧九安的怀里,任泪水肆虐,任眼泪糊了眼,湿了衣襟。

    “云开,我很抱歉。”此刻,除了这句话,萧九安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已经发生了的事,他无力改变,且……

    就算再来一次,他想依他的性格,依纪云开的好强,事情仍旧会是如此。

    “抱歉,一句抱歉有什么用?我的腿是怎么才会跪废的,你不知道吗?我是为了你的妹妹,为了你的好妹妹,我拖着被你踢断肋骨、数日滴水未近的身体,去宫里救她。”

    “可是结果呢?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

    纪云开不想哭,更不想提过去的发生的事,来破坏今天的美好,但是……

    萧九安提起来,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委屈。

    她一直告诉自己过去了,可她知道有些事,过不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