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吓(上)!

    “杀手不可以光明磊落吗?”世尊的呼吸都粗重了不少,可能是听到王胜对血刀的评价,很是不服气的反问道。

    “当然可以!”王胜毫不迟疑的回答道:“用什么手法是你的权利,但千万别天真到以为只要自己出马对方就一定会死。”

    一句话总结,血刀其实就是犯了王胜所说的自以为是的傲慢错误,以为只要自己出马王胜就死定了。为了光明磊落,给了王胜足够的时间准备布置和发动,最终死在了王胜的手上。

    别说血刀,就连世尊,其实也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

    “也许你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王胜不怕刺激到世尊,非常直接的说道:“但如果你真和宋家那些你看不上眼的新人传奇高手对上,不用多,只要两个,以你现在的心态,你必死无疑。”

    也许宋家的那些新晋的传奇高手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们是真的到了这个修为,这点世尊也承认。而且他们是在千绝地里磨练的,十几年下来培养出的合作默契,世尊要是不能一击全部必杀的话,那总会被人牵制住给另一个人提供杀死他的机会。

    说到底,世尊就是太自大太自以为是了。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就一切搞定,而这几十年下来的成功也让他自己本人都产生了这样的一种虚幻的自信。有自信是好事,但不管面对什么人都这般的自信,那就是取死之道。

    世尊脸上一阵的愠怒。尽管他觉得王胜说的有道理,血刀的确是自大到给了王胜各种布置的机会,可王胜后面这话是什么意思?把他和宋家那些废物相提并论?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不敢对你出手?”世尊的脸色都变了,冲着王胜威胁了起来:“你刚刚才提醒过我,身为杀手,要无所不用其极的置目标于死地。我现在杀了你,也符合你说的方法吧?”

    “当然!”王胜一点都不害怕的针锋相对道:“不过我还提醒过你,千万别自大到以为只要自己出马我就一定会死。你和血刀犯了同样的错误,给了我足够的准备时间。”

    王胜这么一提醒,世尊才想起来,自己并不是一直紧跟在王胜身后逼迫的他走投无路的,而是王胜先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停下来等着他过来的。也就是说,停下来等待的这段时间内,王胜恐怕在这里又做了某些他暂时还没发现的布置。

    “你的气息已经被我锁住,你干了些什么难道我不知道?”世尊当然不可能在王胜这个后生晚辈面前示弱,马上冷笑一声反驳道。

    可世尊刚刚说完这句,忽然发现,王胜竟然消失了。不是在他眼前消失,人还好好的站在那里,可是王胜的气息却在他的感应中消失了。这也意味着,如果他闭上眼睛的话,居然无法发现王胜的下落。

    这怎么可能?世尊之所以自信,就是因为觉得自己锁定了王胜的气息,王胜到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他几乎都能感应到。可王胜的气息这么一消失,他顿时间意识到了不妙。

    如同本能一般,世尊飞身就退,速度快逾闪电。

    要是以前,面对这样的威胁,世尊肯定是冷笑着上前将威胁他的人一拳轰死。可血刀的教训就在前段时日,王胜的警告就在刚才,就算是世尊也不可能不屑一顾。

    到了这个时候,血刀的死因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正如王胜所说,血刀傲慢到了以为自己一定会成功,给了王胜足够的准备时间,王胜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玩死他。王胜当时的环境,换位思考的话,世尊本人就有不下五种法子杀死世尊,而且自己都不用动手。

    现在自己就站在王胜选定的地方,周围不说别的,剧毒的虫豸翻涌不下数万只,就算是世尊不在乎这些,谁又知道王胜还布置了什么?王胜的气息可是随时能从自己感应中消失并误导自己的,世尊可不想再犯血刀的错误。

    “我的保命手段不多,我不希望用在世尊你的身上。”王胜的声音从他站着的地方传到了世尊的耳中:“好走不送!”

    随着王胜的话语,世尊只觉得周围至少有上万双眼睛在紧盯着自己,心中顿时间又是一惊。身形再次暴退,转眼间就离开了王胜至少二十丈开外。丛林茂密,立刻隔断了两人之间的视线。

    周围一片区域,简直处处都散发着一阵阵的杀机。世尊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个地方凶险如斯。果然是千绝地,不愧是千绝地。

    世尊得到了自己认可的答案,而且他心中其实并没有对王胜出手的意思,所以他绝不可能将自己置身于险地和王胜硬拼,唯一的处置方式就是马上离开。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真正的原因是,王胜在那边不知道进行了怎样的布置,而那批数量有数十的高手,已经赶了过来,其中最强悍的三个,竟然全都是传奇境界,已经赶到了距离王胜不到十丈之内。

    这么多高手,世尊难道留下来等死吗?退走是唯一选择。这也是世尊对自己的解释,总不能说被王胜给吓到了吧?

    哗啦,王胜背后的丛林中几处藤蔓被人拨开,当先飞窜出来三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看到王胜安然无恙的站在树下,三人这才都长出了一口气。

    “长老,刚刚那个高手是谁?”其中一个老道士看着世尊退走的方向,心有余悸的问道。那个高手的气息实在是太恐怖,哪怕他们三个联手,恐怕最多也只是能战个平手。要是他们来迟一步被对方所乘,王胜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大观主和凌虚老祖交代。

    “神威狱的世尊。”王胜一说世尊的名号,三个老道士更是吓了一大跳。

    “他怎么跑那么快?”三个老道士当然知道世尊,也明白世尊不可能被他们吓到飞速逃窜。

    “我吓唬了他一下。”王胜笑了笑,高深莫测的没有再说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