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世尊的问题(下)!

    “如果我不愿意呢?”王胜飞快的反问道。

    “那我说不定会食言。”世尊也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王胜直接很轻蔑的摇了摇头:“你都到了这个境界还想学着人家改风格,没戏了。”

    世尊一愣,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想知道血刀是怎么死的?”王胜不等世尊再说什么,直接问了出来。现在已经不是血刀刚死的时候,那时候世尊说不定会忍不住出手,过了这么多天,师尊就是再想动手,也不会在没答案之前就杀王胜。

    这并不难猜,世尊这次连意外都没有,直接点头。

    “那你告诉我,千绝地的核心里面,到底有什么?”王胜也不多废话了,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想知道这个?”世尊这次有些意外了:“你难道不想知道神威狱为什么会对你出手?为什么又不对你出手吗?”

    “无聊的原因。”王胜想都不想的直接摇头:“无外乎就是以前欠下了什么人情债,到这会得还而已。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那你不想知道是谁想要杀你吗?”世尊又问了一句。

    王胜还是摇头:“不外乎就那几个,多一个少一个也没什么区别。”

    世尊直接无语了。原以为他能用一个简单问题的答案来换取到杀死血刀的秘密,接过王胜居然不上当。

    “千绝地核心,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为什么还要问我?”世尊没办法,只能实话实说。

    “你们神威狱难道就没有什么内部记载之类的?”王胜不死心,皱着眉头追问道。

    “换个问题吧!”世尊很是无奈的说道:“神威狱只是个杀手组织,除非和目标相关,否则不会有什么资料的。就算和目标有关的资料,用不了多长时间也都会销毁。”

    这么一说王胜就明白了,神威狱是一个合格的杀手组织,销毁目标资料也肯定是因为目标已经死去。这样说起来的话,那就是说神威狱很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千绝地核心有什么东西。

    王胜琢磨一会,重新问道:“既然你也是传奇境界高手,那告诉我你和宋家那些在千绝地里晋级的传奇境界高手有什么区别吧?”

    世尊的表现远比宋家那些千绝地出来的九重境高手要强上太多,王胜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境界上的不同,但具体到有多大的不同,王胜还不是很清楚。本来这问题王胜可以随随便便问问凌虚老道他们就能知道,但想到凌虚老道可能没见过宋家那些九重境高手,所以也没问。正好世尊过来了,那就问问他。

    说起这个问题,世尊还没等回答,脸上就带上了一种鄙视。很显然,他是见识过宋家的那些高手的。

    “他们那也算是传奇境界高手?”世尊轻蔑的说道:“充其量也就是靠着千绝地里面的气息刺激刚刚迈过那个坎的小屁孩。知道我从八重境巅峰到突破耗费了多长时间吗?”

    王胜摇头,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必要装高深莫测。

    “整整十年!”世尊这么问也只是让王胜配合一下,并不是真的等他回答:“期间杀了六十多个八重境的目标,杀了数十头强悍的妖兽,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生死。可他们只是在千绝地呆了十几年,就从几个三四重境的小孩变成了九重境高手,你说区别在哪里?”

    “积累不足?”王胜问道。

    “显然。”世尊点头,然后又说道:“不止,阅历,眼光,人心,经验差的不是一点两点。真以为在千绝地里面被刺激刺激,然后杀几头妖兽突破就能相提并论了?”

    听着世尊的话,王胜忽的想起来地球上的一个词汇,叫高分低能,忍不住接口道:“类似那些死读书读死书的书呆子?”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世尊正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形容,王胜一说,他马上就大起知己之感:“修为到了,但境界其实并没有到。”

    “但以他们现在的基础,在外面磨练上几年,也能成为真正的高手。”贬完了,世尊开始褒:“毕竟起点高,而且千绝地里面的磨练并非没有用处,再有一两年的时间,估计他们都能到九重境中期的水准,到时候就不好对付了。”

    “血刀什么境界?”王胜又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算是送给你的。”世尊很奇异的瞅了王胜一眼,然后才回答道:“就是我刚刚说的九重境中期。”顿了顿,世尊平静的说道:“该你了。”

    “血刀估计和你颇有渊源,处处学你的手法。”王胜也不再推诿,冲着世尊说道:“连动手时的光明正大都学了个十成十。”

    “他是我的弟子。”世尊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怪不得,血刀的行为模式和世尊一模一样,而且血刀死后世尊差点就要当场干掉王胜不惜破坏自己不对王胜出手的承诺,果然是渊源颇深。

    “他死在什么手法之下其实并不重要。”王胜看着世尊的双眼,感受着他此刻的内心情感,慢慢的说道:“真正杀死他的,其实是他的傲慢。”

    “傲慢?”世尊有些不明白,皱起了眉头。

    “身为一个杀手,还是本身有着任务目标的杀手,最应该做的,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杀死自己的任务目标。”王胜解释道:“你的身份,血刀的身份,只是一个杀手,从来也不是什么行侠仗义的大侠,杀手就是杀手,杀掉目标就行,可你看看你们到了京城干了些什么?”

    “主动现身,惊动老君观和皇家的高手,同时也让我有了警惕。”王胜很不满意的冲着世尊说道:“不但没有用最省力的法子杀掉我,还给了我足够的准备时间,给你们布置下致命陷阱。”

    “见面之后也没有马上动手,反而在那边说来说去,更是给了我足够的动手时间。”王胜的不屑几乎是发自肺腑的:“除了傲慢,我想不出来他凭什么敢这么做。上次我能烧死他,换个地方我能淹死他,再换个地方我还能毒死他。只要如你这般,一直保持着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