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血刀的死因(下)!

    神威狱的这些高手们眼界当真是不凡,血刀的确是从内部燃烧开始的,但其实始作俑者还是外面。

    黑火药加上王胜的纵火炸弹带来的高温烤炙直接将血刀的外部皮肤以及下方几分厚的组织全部烤熟,高温甚至引燃了人体的脂肪层,一接触到新鲜空气,马上燃烧。从这个角度来说,的确是从里到外燃烧的。

    这些高手能看出这一点,已经十分的不易,可任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血刀这么一个传奇境界的高手,好好的会自己烧起来。

    世尊已经不知道被神威狱的这些高手们盘问了多少次,都已经不耐烦了。每次都说些一模一样的东西,可这些家伙似乎还想从这里面盘问出来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现在神威狱知道的就是,王胜肯定是一个人出手的,因为他赶回去的时候,周围只有王胜和清灵道长是清醒的。王胜府上的那些下人护卫什么的,都在远处而且都是昏迷不醒。这些人有一部分护卫都是世尊亲自出手的,所以他很确定那些人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

    连周管事和李总管都是世尊到场之后才出现的,当时王胜的身边可以肯定的说,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

    要说王胜是靠修为杀了血刀的,那就是个笑话。现在众人想知道的是那个办法,而不是其他。

    练功房的巨大爆炸是很有嫌疑的,也许正是这个爆炸导致了血刀身亡,可如何产生那样威力巨大的爆炸?这又是个问题。

    神威狱真的是有高人,从练功房的爆炸,到世尊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满地黑灰以及弥漫的硝烟味道,也推测出了一些东西。

    这位高人是个炼丹师,不过并不是纯正的炼丹师,而是很有些异想天开的,经常用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炼制出来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听到世尊的描述之后,回到自己的住处,拿出一些东西,然后问世尊,在王胜的那边见到没见到这些东西。

    是一些细碎不匀的粉末,黑色的,其中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杂质。如果王胜在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就是一些配比不对的充满了杂质的黑火药。木炭硝石硫磺都没有做成极细的粉末,纯度也不高,但是有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道。

    “没有!”世尊直接摇头,练功房爆炸的废墟他已经看过几次,没有这样的东西。←→ㄨ网

    “看着。”那个炼丹高人也不着恼,把那些杂质黑火药抓了一把放在手中,然后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火折子,吹着了以后,就往黑火药靠了过去。

    嗤,炼丹高人手中的黑火药猛的燃烧起来,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嗤声,然后众人立刻闻到了一股硝烟的味道。

    “就是这个味道!”世尊立刻闻到了熟悉的气味。这种气味是如此的独特,如此的记忆深刻,就在常胜侯府的那个练功房废墟上闻到的。

    味道对了,这东西能燃烧也对了。可众人还是无法理解血刀是怎么死的。看刚刚黑火药燃烧的速度也不快,燃烧带来的热度甚至连炼丹高人的手都无法伤害。要知道,炼丹高人也不过才七重境,距离传奇境界差的远。连他都伤害不了,能把血刀烧死?

    况且,这个也只是嗤嗤的燃烧,并没有剧烈的爆炸,那一声巨响是怎么来的?难道是需要大量的这东西才能爆炸?

    炼丹高人不信邪,弄了一大堆黑火药,放在那边点着。结果还是一样的,没有密闭包裹的话,黑火药只是剧烈的燃烧,并不会爆炸,特别是这种配比不对,纯度也不够的所谓的黑火药,就算是量再多也一样。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味道对,也能燃烧,燃烧之后也是把地面熏成了黑灰色,说明方向就是这个。王胜肯定知道某种独特的配方,能让这东西爆炸,还能杀死血刀这样的高手,神威狱高层二话不说,马上让这位炼丹高手研究这方面的内容。

    能杀死传奇境界高手的利器,别说神威狱,随便放给哪个组织,都绝不会轻易放过的。

    世尊看着上面这些人折腾,心中也是十分的窝火。这次去杀王胜本来就是一个为难的事情。以前神威狱的李老就曾经说过,这样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那个时候王胜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子,神威狱的李老就能有这般评价,现在王胜都已经勉强算个小高手了,这般得罪岂不是不值?

    事实上,神威狱并没有小觑王胜,派出了一个传奇境界的高手血刀,还有一个世尊在压阵。原想着只要王胜能逃出血刀的出手,就放他一条生路,也算是成全了被迫出手的无奈。可谁能想到,血刀竟然死在了王胜的手下。

    特别是血刀死的时候,王胜站在原地的那种平静,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一般。这让世尊很不舒服。

    想了想,世尊和神威狱的主事打了声招呼,自顾自的离开,再次去往京城。他不是去杀王胜,而是要去问个清楚。

    世尊在神威狱地位超然,他想做的事情没人能拦住。况且,神威狱的高层也想着如果世尊能从王胜口中知道些什么,对他们也有好处,更是没有阻拦。

    神威狱并不想对王胜动手。杀了王胜,谁带着大家进千绝地核心?可这次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欠了人家好大人情,不得不还。可现在,从主事一直到亲自动手的世尊,其实都已经后悔了。早知道这个结果,就不该因为那个人情出手,麻烦大了。

    王胜在京城并不知道世尊已经来找自己,在乾生元开业,和玲珑阁那些大宗师们合作的流畅之后,王胜就明白,自己又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没有自己,乾生元也可以慢慢发展,而且媚儿的生意还有天子在后面罩着,只要媚儿没傻到要扯旗造反,那就能吃一辈子的富贵饭。

    可王胜自己,一定要离开了。否则和媚儿呆的时间长了,王胜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忍受住那种天生媚骨的诱惑。王胜已经很想念梦中女孩的双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