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宗师手笔(上)!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宗师手笔(上)

    “当今这个天子,还算是个能听进话的聪明人啊!”听完媚儿描述今天发生的事情之后,王胜在侯府里感叹着。w/w/w.⑵⑸⑻zw.cōm

    能听得进去话,还能借助这个机会把皇室的形象经营的如此完美高大,远不是宋国公那种刚愎自用的家伙能相比的。

    “你说,今天来捣乱的那几个家伙会如何?”媚儿很兴奋,这可是真正属于她的第一份产业,开门红,从回府之后媚儿就一直在这种兴奋的状态中。

    “如果是李总管处置的话,估计会死。”王胜想了想回答道。

    “那要是天子处置呢?”媚儿紧追不舍的问道。

    “天子处置的话,估计会活。”王胜飞快的回答道。也不等媚儿问为什么,王胜就开始解释起来:“我说了,当今天子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因为一个生意,就毁掉几家对他忠心的大臣和王爷,最多惩罚一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早知道这样,你就该在那把天子之剑上弄一个杀伐果断的阵法,让天子一握在手里就会顿时间生气雄霸天下的念头。”听到那几个捣乱的家伙不会死,媚儿很显然不开心了,不由得嘟囔起来。想到她用过的那笔墨纸砚上的阵法,不由的直接联想到了天子之剑的身上。

    “别,如果天子之剑上有这么一个阵法,这天下还能安宁的了吗?”王胜被媚儿这疯狂的念头吓了一跳:“且不说天子会不会乐意自己的情绪被一个阵法左右,就算他乐意,周围的人也不敢随便让他用。wˇwˇw.㈡㈤㈧zw.cōm一个随时想着雄霸天下的天子,会给大家带来灭顶之灾的。”

    媚儿也不是傻子,只是琢磨了片刻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张着小嘴拍着胸口做出一副怕怕的神色。让王胜看着一通挪不开眼睛,让媚儿开心了好一会。

    对门的苏大伯竟然这么厉害,能和王胜一起说动天子给题写招牌,媚儿决定,改天请苏大伯夫妇过府,好好招待一番。

    和王胜一说,王胜直接否决。自己侯府的练功房现在还是一片废墟,这样招待人家不合适,有事还是过去找他们,反正苏大伯夫妇还是挺好客的主人。媚儿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只是王胜的托词,欣然点头。

    第二天一早,当天子的昭告还在让大家新鲜赞叹的时候,乾生元门口就跪了三个年轻人。如果是昨日过来看过热闹的,一定能认出,这三个就是昨日嚣张的不可一世,非要用十个金币入人家九成份子的长山王世子和两个大臣子弟。

    昨日的天子昭告引的朝野震动,很多大臣都提前不知道一点消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还好这是德政,引得群臣山呼万岁。皇家愿意用皇宫内帑真金白银的买贡品,那是天子的仁慈,皇室的好名声,于群臣却没有什么妨碍,众人也乐得开心。

    不过,有一桩事却是和朝臣众人有关,那就是乾生元的开业。如果只是买卖那些抄没来的普通文具,肯定没人会多看一眼,但据说里面有大宗师的定制孤品,那可就要见识一番了。

    尽管朝臣中的很多人,对那些手艺人都是不屑一顾,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喜欢那些大宗师的作品。人是人,作品是作品,他们分的很清楚。

    大学士邹元亮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但从小融合元魂修行,虽然修为不高,不像那些高手动不动就四五重境,可即便只有三重境初期的他,在文士当中也算是修为高深的一个了。特别是他融合的元魂奇特,身体很出色,六十岁的人,看起来最多也就四十多。

    早朝一过,邹大学士就命下人拉着他直奔乾生元,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下所谓的大宗师的定制孤品是什么了。

    虽然很多人并不觉得一些文具能做什么文章,但邹大学士不一样。他今天早朝的时候,看到了天子带在身上的天子之剑。

    因为元魂的关系,邹大学士的眼力比其他大臣要好很多,一看到那柄剑就发现了那柄剑的不凡,那种顶级的工艺,让他邹大学士彻底沉浸在其中。

    如果乾生元拿出来的作品都是这种级数的东西的话,那邹大学士决不能错过这种好机会。趁着群臣还没有反应过来,趁着乾生元的名声还没有传播开来,趁着众人还不知道乾生元里面东西的名头,邹大学士能抢一个就抢一个,能抢两个就抢一双。

    急匆匆赶到了乾生元,邹大学士看着街边门口并没有多少人逗留,心中一松。自己还能抢个先机。门口跪着的三个年轻人,邹大学士看都没看一眼,假装没看到,也算是替他们留一点面子。

    仆从上前一报名,乾生元的掌柜刘叔立刻迎了出来。京城重臣的名录,乾生元早已得到,像邹大学士这样书画双绝的大学士,那是绝对一等的客人。

    不过,邹大学士的好心情在经过乾生元前院的时候就开始削减,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死对头的仆从正在前院休息。也就是说,人家来的可能比他还早那么一点点。仆从在外面喝茶休息,看样子已经进去了一会。

    邹大学士急忙加快了脚步,来到了中厅,果然,一进门就看到了平日里最不待见的那个老家伙齐永宁正端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支白色的毛笔,正要下笔。

    齐永宁是另一个大学士,和邹大学士的学派不同,经常针锋相对。不过,有一点邹大学士很得意,那就是齐永宁虽然能在学术上和自己辩驳的旗鼓相当,可他在书法上却是差了自己一筹。不管是以前的篆书还是现在流行的楷书,都是如此。

    只是,今日里齐老儿的状况有些不同。邹大学士一进门看到他端坐的姿势就察觉到有些不妙。不是说齐老儿的状态不妙,而是太妙了,以至于让邹大学士都不敢相信,那真的是齐老儿了。

    齐大学士端坐在书桌前,一副不动如山的凝神状态,蘸墨,掭笔,动作从容不迫,当他落笔的那一刹那,邹大学士就心中咯噔一声。

    光看齐老儿现在的精气神,恐怕这一下落笔,齐老儿就能写出一笔绝佳的好字来。

    PS:第一更,后面的名头看吧。

    o7ze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