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玩笑开大了(上)!

    第二百九十章玩笑开大了(上)

    现场识字的人可不在少数。王胜创出楷体之前,人们都是些篆体的。特别是这些在京城有门面做生意的,怎么可能不识字?

    乾生元三个字好不好?好!那是真的好!这个名字,这个招牌,简直写的太好了。可是真正的好不是在这三个字上,而是在旁边那个题款上。

    题款上最开始的三个字,就是苏洪烈,接着是题于XX年XX月XX日,后面盖着一个小小的红印章。

    要是只看这个样式的话,没什么出奇,题字的人落款而已。可真认出来那几个字,所有看到的人全都是脸色一变。

    如果说天子的名字也许还有人大不敬的同名同姓忘记了避讳什么的话,那么后面那个描红小印的天子私章,那可就不是什么人都敢用的了。除非想要全家抄斩,否则谁也不会嫌自己命长,敢偷着用这个印章。

    认出牌匾和提款的那些商家们,一个个脸色苍白,都知道自己干了件傻事。人家乾生元开业,可都是给他们发了帖子的。都在不远处做生意,本来就是互相个帮衬,哪怕是竞争对手,开业的时候也会给面子送点贺礼什么的。

    可这些商家听说常胜侯府出事,知道这买卖是常胜侯府的,硬是没有一家奉上贺礼的。都是等长山王世子进去商谈要入股之后,他们才跟着进去看了一眼。这个举动,其实就已经表明是看长山王世子的面子,着实把常胜侯府的脸打了个通透。

    现在天子手书的招牌,大内总管亲自挂上去,众人这才明白,人家的后台可远远不止是常胜侯府,还有一个天子。w/w/w.⑵⑸⑻zw.cōm

    这下可是把一尊真神给得罪狠了。人家要是不乐意,随便透露点意思,整条街的商户估计都得被清理一空。

    之前还在看热闹想要落井下石的那些家伙们,现在一个个如丧考妣,苦着脸想着该如何弥补之前的失礼,千万别让人记仇。

    “恭喜东家开业大吉!”李总管再次冲着媚儿抱拳行礼,然后笑呵呵的说道:“咱家也备了一份薄利,还请东家笑纳!”

    说完一摆手,后面的两个小太监立刻有一个上前,捧着一个锦盒送到了媚儿面前打开。媚儿低头一看,锦盒之中却是一块玉牌,上面精雕细琢,后面还有一个工整的李字。

    “以后在京城,不管有什么麻烦,拿着这块玉牌送到皇宫,我帮你出面解决。”李总管笑眯眯的说出这番话。

    不知道李总管身份的人自然不觉的什么,不就是一个人情吗?可知道李总管身份的人却全都是大吃一惊。李总管愿意出面,那岂不是说天大的事情都能解决?这个贺礼,绝对堪比天子手书的招牌了。

    不过李总管这个时候送出贺礼,也给了那一群上午还不识抬举的收到帖子的商户们一个提醒。连李总管都是等挂了招牌才拿出贺礼,那他们赶紧准备贺礼送过来,也就不算是失礼了。尽管略有些迟,但总比什么都不送强吧?

    “张统领,你们先回,咱家在这里看看。”送完了贺礼,李总管才冲着那个送招牌过来的御林军统领说了一句。对方不敢有二话,施礼之后,马上带着人原路返回,街上也就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情景。

    “哟,这不是长山王世子吗?”直到这个时候,李总管似乎才看到了世子和他身边的那些人,扫了一遍两边的护卫,笑着问道:“世子带着这么多人前来,这是打算要做什么?”

    “我……我……”世子此刻已经恐惧到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说了两个结结巴巴的我字,就再没有了下文。至于刚刚还替他说要收了媚儿的光远以及那个贵公子,更是不堪,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李总管问的是世子,可不是他们。

    “世子看到有一些地痞流氓前来骚扰,特意过来谈一笔生意。”媚儿微笑着,替世子把话说了出来。她也没有添油加醋,说的就是事实。

    “哦,原来如此,世子有心了!”李总管还是笑眯眯的,伸手将瘫软的世子扶了起来,笑着问道:“不知道世子想谈的是什么生意啊?”

    被李总管扶了一下,世子全身发抖的更是厉害,要不是李总管的手扶着,他估计又得瘫回地上去。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嘴,只能用求恳的目光看向媚儿,期待她嘴下留情。

    “世子倒也是好意。”媚儿似乎看到了他的目光,开口说了一句,就让世子心里欢喜的差点炸开,但紧接着媚儿又补充了一句,直接将世子的心踹进了地狱:“为了以后不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他想要参股,替我们解决那些麻烦。”

    “那么大的麻烦吗?非得要世子参股?你们解决不了?”李总管语气温和,声音和蔼,听着说不出的舒服,可世子头上的汗如同小溪一般的淌下来,止都止不住。

    “小事情,几万金币,几个无忧城杀手就能彻底解决的事情。”媚儿如实的回答道,这都是发生过的,她保证没有添油加醋:“但世子似乎很喜欢这个生意,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掏钱入股,要是谈不成的话,就要砸了店铺的招牌。”

    世子已经在李总管的手上开始抽搐了,可他居然硬是没有晕过去,也实属难得。

    “怪不得咱家远远的就听到有人说要砸招牌,原来如此。”李总管笑了起来:“世子一定是在开玩笑,是不是?”

    “是……是……”世子结结巴巴的说了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语。就这两个字,还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玩笑之语,当不得真。”李总管似乎在为世子开脱,笑容也显得真诚无比:“世子想要真金白银的入股,东家倒是不妨谈一谈,大不了最后谈不拢,买卖不成仁义在吗?世子也不可能因为这个砸招牌的,对不对,世子?”

    世子就只剩下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世子打算拿多少万金币入多少股呢?”李总管却不给世子反应的时间,又一个让他如坐针毡的问题提了出来。

    nQWG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