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造(下)!

    第二百七十七章 造(下)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把乾生元的框架撑起来的话,王胜是很不愿意进行造纸这种污染极大的产业的。㈡㈤㈧中文网

    哪怕是在王胜离开时的地球上,造纸依旧还是工业污染中排名前列的行业,那还是在各种高科技的运用以及监管极严的情况下。

    不过,乾生元本身就是走精品极品路线的,所以,王胜还是决定小规模的制造一批极品书画用纸。

    既然要做传世千年的精品,那纸的选择肯定不会是别的,只有一种,那就是号称纸寿千年的宣纸。

    王胜并不知道造纸的完成流程,更不知道宣纸的制造方法,唯一知道的就是宣纸的原料,用的是青檀,某地特产的稻草,以及杨桃藤汁。其他的基本上不清楚,知道生宣和熟宣的区别,也知道两者的最大区别就是吸水性,工艺上貌似是多了一层矾水的处理程序而已,剩下的就全都不清楚了。

    早在召集各位宗师大宗师之前,王胜就说过,他有点子,但还需要各位宗师们去验证。王胜不知道不要紧,只要那个造纸的宗师知道具体过程就行,区别无非就是原料而已。

    明白原料不同之后,那位造纸宗师就开始利用王胜早已经花大价钱买过来的各种原料进行试验,后面的事情,基本上就和王胜没多大关系了。

    媚儿曾经提过一嘴,说乾生元能不能也捎带做一点点女子的生意。w/w/w.⑵⑸⑻zw.cōm王胜对此可有可无,反正文房四宝,男子女子都用。有时候,女才子使用起来,可比那些臭男人更能扬名。所以,在说到造纸的时候,王胜也把这部分考虑了进来。

    地球上中华历史中,薛涛笺绝对是鼎鼎大名的。这种诗笺大小合适,特别适合作诗作词,或者是通信使用,再加上染上不同的颜色,立刻男女通杀,只要挑选自己合适的颜色就行。

    染色也简单,貌似是用花瓣和一些胶,纸就用熟宣好了,也不用再多一种制造工艺。。本来王胜打算叫媚儿笺的,结果媚儿这小丫头满脸欢喜的扭捏了半天,居然拒绝了。

    最后王胜只能用了薛涛笺的别名“浣花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薛涛这个人,就算有也和这诗笺扯不上关系,还是浣花笺合适。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位造纸的宗师竟然姓宣。巧合的不能再巧合了,以后这些纸,全部都叫宣纸。当王胜宣布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个宣姓宗师的样子,一看就是能连续不断的加班几十天不会累。

    总之,乾生元只卖三种纸,生宣,半生宣,熟宣。生宣叫玉版宣,半生宣其中要撒上金粉,就叫洒金宣,熟宣叫澄心堂。裁好的彩色诗笺浣花笺属于熟宣,反正每一种都有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称,当然,这名称是王胜直接照搬过来的。

    接下来就是墨。还是那句话,传世精品,那就不用考虑别的,只把徽墨中的李廷圭墨拿出来就行。

    制墨的同样也是一位宗师,他本身造出来的墨已经是精品,至少乾生元里提供的那些精品墨有超过八成都是出自这位姓李的宗师。多巧合的事情?李姓宗师造李墨,名正言顺啊!

    同样的,具体什么过程王胜肯定不清楚。不过王胜依稀记得传说中李墨的原料:松烟,珍珠,白檀,鱼胶,鹿角胶等等。

    “造出来的墨要丰肌腻理,光泽如漆,拈来轻,磨来清,嗅来磬,坚如玉,研无声,一点如漆,万载存真。”王胜冲着李宗师说道:“做到这些,以后这种墨就叫李墨,李宗师你造的墨。”

    于是王胜又看到了一个宗师站在自己面前打摆子。前面有一个宣宗师,现在又是一个李宗师。

    可惜,造笔的那位不姓胡,否则真可以叫湖笔了。但姓陆当然可以叫陆笔,同样也能铭传天下。之前王胜没有和那位陆宗师这么说过,但他听到宣纸和李墨这两个名号之后,早已经暗暗发誓,绝对要把陆笔变成这世上最顶尖的毛笔。

    相对来说,砚台就比较简单了一些。只要石质选择的好,以鲁大师的实力,绝对能把一块合适的石头变成天下最顶级的“鲁砚”。

    和鲁大师一说这事,鲁大师也不淡定了,直接问王胜需要什么样的石质。

    “细,润,嫩。”王胜对这个世界的石材了解,比鲁大师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直接说要求就行。总之,就是简单的几个字,把砚台需要的特点归纳的干干净净:“下墨最好要快,发墨要细而不滑涩而不粗。”

    “如果再加上一些蓝天碧海一般的颜色,或者黑白分明,蕴含至理的色彩,齐活。”王胜和鲁大师说话就相对简单:“剩下的就是雕工,一定要君子,一定要温润,总是什么体现高洁,气节,文化什么就雕什么,越高深莫测越好。”

    “另外,墨和纸都不方便用阵法,但砚台上一定要有阵法。”既然在这个有阵法的世界,王胜当然不会拒绝阵法的使用:“砚台上的阵法,首先要能保湿润墨,经久不干,其次,要能营造出一种静谧安详的氛围。让书写的人每一次在砚台上舔笔锋,都能让笔和砚之中的阵法交汇,明心调气,养生润燥,还能保养笔锋。”

    “总之,就是要要让使用之人时时刻刻都神清气爽,每一次写字研墨挥毫泼墨都如同修行一次一般。”王胜把自己想要的理想状态说出来,然后才冲着鲁大师笑道:“基本上,这就达到我的要求了。大师,这个对您来说,应该不难吧?”

    鲁大师差点想要一巴掌把王胜给抽到这个跨院外面。这还叫不难?那什么才叫难?不过,仔细想想,如果真的能做到王胜说的这些,那这砚台还不被人追捧到天上去?

    一想到日后一枚枚传世千古的名砚上面都有一个鲁字标记,鲁大师的心中就狂热无比。以前这把老骨头当真是活到狗身上了,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想不到,幸亏这半个徒弟还不错,让自己居然有了一个名传千古的机会。

    PS:第一更。

    lHTN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