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9章第二百七十五章 清灵道长的来头(上)!

    第二百七十五章 清灵道长的来头(上)

    仿佛是在印证鲁大师的话,这边鲁大师的话音刚落,那边的土胚墙就猛地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②⑤⑧鈡雯?

    这声音似乎还带着传染性,一个地方刚刚响了一下,然后整面墙上似乎都持续不断的开始响起来。

    终于,一声特别清晰的断裂声响过之后,那面本来就不怎么坚固的土胚墙上,就出现了一条一条大大小小的裂缝。随着裂缝不断的出现,最终,轰隆一声,整面墙彻底的碎裂倒塌。

    王胜虽然九字真言掌握的很娴熟,但在雕刻上,特别是在这种土胚墙的雕刻上,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丝火候。

    哪怕最开始九个字的确是展现出了九字真言的风采,自然和谐却又各显神通,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王胜动用了灵气运用的技巧,最终结果就是,土胚墙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灵气凝聚,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无法承受,一点点的内部碎裂就导致了一个字的灵气爆发,然后牵一发而动全身,最终整面墙彻底碎裂。

    从响起第一声开始,众人似乎就明白了鲁大师说的那只差一点是什么意思,一个个也都是心中暗暗的叹息。

    还真的只是差那么一点啊!可惜了。最遗憾的,当然是媚儿了。要是王胜在这里能够晋级大宗师,那乾生元的生意岂不是……不对,为什么自己要在意王胜能不能成为大宗师呢?媚儿忽然之间心乱如麻起来。w/w/w.⑵⑸⑻zw.cōm

    倒是王胜一点都不觉的遗憾,成不成为雕刻大宗师,对王胜来说,可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原先学习雕刻是为了完成负屃变,现在负屃变已经完成,再精研对王胜的修为也没有太大影响。

    只是看着鲁大师都是异常的遗憾,王胜却是不能不说点什么了。虽然两人没有师徒的名分,可毕竟有师徒的事实,鲁大师如此的关心,王胜也不能不知道好歹。

    “大师,说实话,我后期只在坚硬的石壁上练习过,从来没有在别的材料上试过,失败也是正常的吧!”先把自己的确没怎么在别的材料上练习过的事实说出来,至少让鲁大师心里好过一点:“另外,大师,我只擅长这九个字。最多再加上一个永字,其他字写倒是写过,可是从来没有刻过。而且我也不是练习的有多勤快,主要还是专注在修行上。”

    “如果对雕刻了解这么狭隘的我也能成为大宗师的话,那么对那些一天到晚都沉浸在雕刻中的大师们,是不是也有些太不够尊重了?”这话是王胜的心里话,说的很认真,一点都不做作。

    别人不敢说,但至少王胜身边的媚儿,听到王胜的话之后也是心中不由自主同意的。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成为大宗师,也的确是太不成话了。

    “如果一天到晚沉浸在雕刻中就能成为大宗师的话,那这大宗师也未免太简单了吧?”王胜以为自己的话能让鲁大师改变主意,可鲁大师却直接摇头:“这世上,虽然勤能补拙,可没有哪个天赋,再怎么辛苦,也就只能是个匠师,成不了宗师。”

    这是怎么个意思?明明王胜已经表达出来他没多少时间用来雕刻,只专注修行了,可鲁大师竟然这么说?

    如果只是鲁大师这么说的话,那王胜和媚儿还可以理解为鲁大师觉得王胜资质不错,所以可惜。可问题是,怎么其他人也全都是一副点头同意的样子?

    “怎么说呢?就好像修行,如果你一开始就是九星元魂,那自然是潜能出众,一路修行到九重境传奇境界都有可能。”鲁大师用了个比喻的说法,冲着王胜和媚儿解释道:“不过,如果你一开始只是不入流的元魂,那你再怎么修行,也不过就是不入流境界,始终成不了高手。其实雕刻也好,铁匠也好,都是一样的。”

    这话一出,铁老吴大师等人又是一阵的猛点头,大家都是心有戚戚焉。没有天赋,再怎么辛苦,成就也有限。

    王胜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倒是旁边的媚儿,听到鲁大师用修行作比喻,竟然说起了不入流的元魂,立刻想到了王胜本来就是不入流的元魂,登时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大师,他的元魂还真就是不入流的元魂。”看到几位大宗师都目光不善的看向自己,媚儿急忙把王胜的底牌掀了出来亮给大家,免得自己承受那些大宗师们的怒火。

    媚儿这么一提醒,众人都想起来了。当时无忧城闹的很大,王胜在无忧城卖出过元魂升级的秘密,貌似王胜的元魂就是不入流的。这下鲁大师刚刚说的话,立刻就没有了说服力,怪不得媚儿会笑。想清楚之后,连铁老他们都笑了出来。

    “总之就是那个意思,成就大宗师需要天赋,而不是一味的辛苦。”鲁大师脸色微微发红,但也不以为意,继续表达自己的意思:“你虽然只会雕刻这几个字,但我们能看出来你在这条路上的天赋。”

    王胜能明白鲁大师发现一个好苗子的心情,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冲着鲁大师笑道:“既如此,大师,容我回去再练上几年。反正我也还年轻,说不准哪天就会来找您和各位要参加晋级大宗师的考评。”

    众人也知道,今天王胜本来就不是过来参加晋级考试的,只是适逢其会而已。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让众人对他的潜力十分看好了。正如王胜所说,他现在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再练习上几年,说不定还能成为雕刻界最年轻的大宗师也未可知。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鲁大师顿时间开心了起来,也不再那么遗憾了。其实他心中也很矛盾,虽然给王胜考核是他兴之所至,可真要是让王胜就那么轻松成就大宗师了,说不定会把王胜捧的太高,到时候摔个跟头更麻烦。

    现在这个结果正好,让王胜有努力的心思,也不至于拔苗助长,很好。

    ps:第一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