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8章第二百七十四章 就差一点(下)!

    第二百七十四章 就差一点(下)

    一动开手,王胜的双手就不停了。②⑤⑧鈡雯?右手如同风车一般的挥舞着锤子,左手的凿子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居然没有一丝的停顿,就那么行云流水般的动起手来。

    众人生活在这里多年,自然知道土胚墙是怎么回事。说白了,土胚就是用粘土和泥打在模具里晒干的土砖,没有经过烧结,自然强度不会太高。加上年深日久,有些土胚外部已经酥脆粉化掉落,有些土胚内部在制作的时候就不是特别严整,孔洞什么的简直是常态。

    可王胜的锤子凿子落下,丝毫没有因为土胚的酥脆而有什么停顿,更神奇的是,哪怕是已经酥脆粉化的部分,王胜的凿子落下,想要凿掉的部分会应声而落,可是王胜不想让掉落的部分,依然还是那么顽强的贴在墙上,丝毫没有动静。

    仿佛王胜那一锤一锤的凿击没有引起半点的震动,墙上都没有半点的粉尘落下,整个土胚墙如同一块完整的坚硬石块,维持着整体的完整。

    一尺厚的土胚墙上,刻进去的印痕足有三寸深,可却没有破坏一点土胚墙的结构。每一笔都是同样的深浅,既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精确的和尺子量过一样。

    更神奇的是,大家看到掉落的土胚块上,有着明显的孔洞,可是墙上留下的痕迹,却是严密光滑,没有一点的稀松之处。就好像王胜雕刻的时候已经完美的错开了墙上有孔洞的土胚,居然没有一处地方是错漏的。

    这是如何做到的?难道王胜有透视眼,能够看到土胚墙里面的情形?铁老鲁大师他们也有些疑惑,如果是正常的材料,他们能够通过打击时候的声音听出来里面的情形,可是王胜从头到尾就没有在墙上撞击过一声,难道是用灵气探查墙里面的缝隙了?联系到王胜从前到后的摸着墙走过一遍,很有这个可能。

    当王胜凿出的第一笔出现的时候,清灵老道就已经惊喜无比的站起身来。他曾经猜测过王胜只雕刻过几个字是不是九字真言,没想到还真是。

    意外惊喜,简直就是意外惊喜啊!王胜现在可不光是在刻字,而是如同在千绝地核心边缘的石壁上参研九字真言一般,将每个字的字诀完美的融合在每一个字当中,就那么活生生的雕刻在了这面破烂不堪的土墙上。

    临字完成,王胜开始刻兵字。众人看着墙上已经成型的临字,却是一阵说不出的味道。扑面一股坚强至大的气息,让自己看着都觉得心中的自信不停的积累,某种坚毅不屈的心志在逐渐形成,对自己手中掌握的技艺仿佛更多了一层坚定不移的信心。

    兵字,看着就那么舒服。全身上下好像被洗涤了一番,居然看一个字会出一身汗。可这身汗一出,整个身体说不出的舒服轻松。

    斗字,立刻换了一种金戈铁马的狂暴气息,更带着一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必胜信念,前面哪怕有千军万马也敢冲进去杀个七进七出。

    者字……

    皆字……

    阵字……

    列字……

    前字……

    行字……

    九个字眼看着王胜一个挨一个的完成,观看的众人却仿佛经历了九世洗礼,每一个字一种不同的意味不同的感受,可偏偏每一个字都让人如此的舒服,如此的轻松。

    字体就是工整的楷书,一般的大小,一般的深浅,平直的笔画,方方正正的结构,没有什么奇特的笔画,更没有什么独特的运笔,当真是工整平直,堪为楷模。

    可这中规中矩的每一个字,却总是给人每个字都不一样的味道,这简直就是奇迹。如果不是书法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那就是雕刻已经进入到了一种神乎其神的境界。

    如果说九个字每一个字一种味道的话,可整体看九个字,却是忽然之间所有的不同感受全部都消失,九个字融为了一体,如此的自然,如此的朴实,浑然一体,不分彼此。

    清灵老道简直要幸福死了,能够亲眼看着王胜附着着九字真言真谛的九个字一个一个的雕刻出来,让他能够每一个字都清晰的感受一次,这一趟就可以说是不虚此行了。

    媚儿则是惊呆了。王胜这九个字,整体看自然清新,分开来却又各有各的味道,她也是见识过不少书法大家的作品的,可没有哪一幅字能给她这样的感觉。怪不得清灵老道说王胜自己就是书法大家,果然一点都不夸张啊!乾生元的招牌一定要王胜写,就按照这种感觉写。

    至于鲁大师,已经直接沉浸在这九个字的意味中了。其他几个大宗师都不例外,全都是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好像自身的灵魂已经被吸收到了墙上的九个字当中。能成为大宗师,哪一个的品味造诣能差了?

    当王胜收起锤子凿子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整个院子都保持着一阵无言的沉寂,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这么多人各自小心的压抑着自己呼吸声的默契。

    谁也不忍心自己发出的声音毁掉这份仿佛可以和天地沟通的机缘,谁都希望能够多沉浸在这九个字当中一会,能更清楚的领悟其中的奥义。

    “唉!”一声长叹,从鲁大师的口中发了出来。这一声叹气声如同惊雷,将所有人都从那种境界中拽了出来。众人看着鲁大师,全都面色不善,都在责怪他破坏了大家的大好机缘。

    “大巧若拙!大巧不工!”鲁大师看着墙上的九个字,忽然的开口夸赞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就是这样返璞归真。”

    听到鲁大师的话,众人全都是若有所思。特别是吴大师,看着这几个字,再想着自己之前炫技一般的将最高超的技巧全都集中到了那把长剑上,忽然之间有些脸红。但紧接着马上就沉浸在鲁大师的那几个字眼之中,满脑子都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大巧不工等等等等。

    “可惜啊!”鲁大师不无遗憾的摇头叹息道:“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啊!差一点就能跨入大宗师啊!可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