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8章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还会这个(上)!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还会这个(上)

    “噗!”说完话正喝水的媚儿,听到王胜的这句话,猝不及防,直接将口中的半口水喷了出来。②⑤⑧鈡雯?还好她及时扭头,正对的方向没什么人,这才不至于当场喷到王胜和清灵老道身上显得失礼。

    喷了之后就是连声的咳嗽,媚儿顾不得失态,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口,浑然不知道这样的动作会给王胜带来怎样的诱惑。

    惊讶的不止是媚儿,还有清灵老道。不过,清灵老道明显惊讶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肯定是惊讶王胜居然认识几个玲珑阁的大宗师。开什么玩笑,这世上,能认识几个玲珑阁的宗师就已经是三生有幸了。至于大宗师,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只见过大宗师的作品,知道名字就已经不错,根本就连人都没见过。

    偶尔能幸运爆棚认识一个,那就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以后对人吹牛的时候说自己认识一个玲珑阁的大宗师,旁边有多少人听着就有多少人惊叹羡慕。

    可王胜刚刚说了什么?他认识玲珑阁的几个大宗师?一个都不觉的夸张,居然还说是几个?玲珑阁的大宗师,那是什么人都能认识的?

    第二个让清灵老道惊讶的就是媚儿了。清灵老道虽然精通的辨识药材处理药材,可对于天生媚骨却并不陌生,特别是凌虚老祖在他离开之前还指点过一番。刚刚媚儿的一番动作,简直是将诱惑力展现到了极致。自然而然的动作,引发的是无限风情。②⑤⑧鈡雯?

    还好清灵老道早就超过七重境修为了,对此也只是欣赏,并不会沉迷。可他发现王胜既然能硬生生忍住这种诱惑,这就让他不得不对王胜刮目相看了。惊讶之余,清灵老道对于九字真言越发的看好,这样的忍耐力,除了临字诀,还有别的可能吗?

    “你吹牛也有点谱行不行?”媚儿终于止住了咳嗽,冲着王胜埋怨起来:“还认识几个玲珑阁的大宗师,你知道玲珑阁的门朝那边开吗?宝庆馀堂经营这么多年,我也不过靠着几百万金币的交易才和玲珑阁勉强搭上了线,你靠什么能认识大宗师?”

    王胜刚想要回答,可忽然发现挺难解释的。难道告诉媚儿和清灵老道自己指点了铁老在材料学上的道路并让他领悟晋级?说自己指点了鲁老也让他领悟晋级?这话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啊!

    不过,清灵老道应该会相信。毕竟王胜连凌虚老祖都能指点,指点几个修为不高的大宗师算什么?当然,修为不高是和凌虚老祖比的,铁老也好,鲁大师也好,随便出去一个,在外面都是罕见的超级高手。那是几十年上百年日复一日的使用磨练灵气中锤炼出来的恐怖修为。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王胜就算不说这些,也能找到理由:“我当年学习雕刻,就是一位雕刻大宗师亲自指点的。”

    说完,转向清灵老道问道:“老道你说,我雕的老君像勉强还能入眼吧?”

    “岂止是能入眼。”清灵老道一听说起雕刻,顿时间就明白王胜说的不是虚言:“依老道看,至少也是宗师级别的水准。”

    “你还会雕刻?还是从一个大宗师手里学的雕刻?”媚儿从未听说过王胜还会雕刻这门手艺,简直是听天书一般:“大师,你是不是被他骗了?他雕的老君像能有宗师水准?拿出来让我看看?”

    要说王胜会雕刻,这个媚儿勉强相信,可要让她相信王胜的雕刻水准达到了宗师级别,打死媚儿都不信。王胜一个无忧城的杀手,哪里有时间钻研雕刻的手艺?那就不是王胜这个年纪能达到的境界,就算王胜真的会雕刻,想达到宗师级别,怎么也得再不停的持续雕刻上二三十年才行。

    “老道不敢虚言。”清灵老道可是亲眼见过三清像的,闻言急忙替王胜回答道:“夫人你要是想看侯爷雕的老君像,只要赶到三江口三清观,那三座江心的老君像就是侯爷的手笔。不过区区几十里而已,随时可以过去看。”

    “三清观的那三座老君巨像是你雕刻的?”媚儿今天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发出这般的惊讶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一百多米高的巨像居然是王胜雕刻的,要是按照那个水准来计算的话,说王胜是个石雕宗师绝对是一点都不为过啊!

    三清观三清像的著名程度,已经到了只要是来京城的人,必然要过去一观,连带的到三清观去烧一炷香。这还只是普通的游客,在那些道门善信心中,三江口三清像那已经是道门圣迹级别。如果这是在玩文明或者帝国时代,这就属于可以直接胜利的伟大奇观啊!

    这居然是王胜雕刻的?媚儿现在思维已经跟不上事实的节奏,一副完全无法相信但却不得不相信的状态,进退维谷。

    “楷书就是三清像现世的同时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清灵老道再次加上了重重的砝码:“被京城的那个阁老发现,死活不相信楷书是那时候侯爷的手笔,当时正好凌虚老祖也在,就被那个阁老给安到了老祖头上。”

    这一下,不但解释了雕刻,连带的把楷书的创始人的来龙去脉也交代了。媚儿就算是再怎么不相信,却也只能承认,她从来以为只是一个脑子里有点小点子的无忧城杀手,恐怕真的是一个书法雕刻的宗师。好吧,不止是小点子,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大生意。

    “事实上,有一门本事,我是绝对敢说自己是大宗师的。”王胜看媚儿已经连续震惊,笑着开口开个玩笑缓解一下。

    “哪一门本事?”媚儿和清灵老道都是一怔,媚儿果然不再惊讶,直接就问了出来。

    “吃!”王胜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身为一个美食家,我敢负责任的宣布,在吃这一项上,我是当之无愧的大宗师!”

    媚儿和清灵老道刹那间无语。看着洋洋自得的王胜,忽然之间媚儿明白了王胜缓解他惊讶的用意,嫣然一笑道:“好吧!这桩本事上,你还真是大宗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