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0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忽悠天子做生意(上)!

    第二百六十五章 忽悠天子做生意(上)

    周管事已经不记得上次天子亲口道歉是在什么时候,面对的是什么人。㈡㈤㈧中文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个被天子道歉的家伙肯定早已经死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可现在,天子竟然亲口向王胜道歉了。因为王胜威胁了一番天子,然后又骂了一通天子,最后自己哼唱了一首调子一点都不高雅不符合琴韵的乡下俚曲,然后天子居然就向王胜道歉了。

    王胜哼唱的歌词周管事当然听到了,他可不敢跟着唱出来,那歌词也实在是太过于大逆不道了,以至于除了皇帝之外,谁唱出来谁就是谋逆大罪。哪怕周管事只听了一遍就牢牢记在了心里,可他也没敢当着天子的面唱出来。

    跟在天子身边多年,周管事也是明白了,这是天子彻底的不再防备王胜了。只是他还不明白,王胜是怎么做到的,就凭这一首歌?

    毕竟周管事只是一个管事太监,修为再高,却没有那么多的雄心壮志,根本无法明白王胜那首歌是怎样的挠到了天子的最痒处,对天子有着怎样提振心气的功效。

    天子就是天子,从王胜的那种漫不经心的哼唱中就听出来,王胜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争霸天下之类的念头,当然,就算有也没戏,那就不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无忧城杀手能玩得起的游戏。

    身为天子,修行的功法是明心增智的功法,学习的东西是驾驭人心的技能。秦始皇的歌曲让天子忽然的警醒,当他突然之间跳出了当局者迷的那个圈子之后,就会猛然发现,自己其实办了件大蠢事。wˇwˇw.㈡㈤㈧zw.cōm

    王胜对天子来说从来都不是威胁。不管是从可能性还是从利益驱动方面来看,王胜都不是天子的敌人。

    从打一开始,就是七皇子和那几个重臣要算计王胜。这几个不成器的家伙,完全忘记了王胜还是天子正在极力拉拢的人才。是的,现在天子才想起来,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安排无忧城的卧底去拉拢王胜了。

    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才,居然就被自己的儿子和几个蠢材给硬生生的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几个猪一样的东西,死不足惜!

    当然,自己也和猪一样,动不动想要试探王胜,王胜从来没打算对自己如何,也没打算对付自己,自己却上赶着想要控制他甚至消灭他。而那些真正有能力也有动机想要搞死他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动手的家伙们,天子反倒是从来没有这般的防备过。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天子发现自己真的就是一头猪,一头比自己那个蠢儿子还要蠢的大蠢猪。这样的人不拉拢不亲近,还处处防备想要变成敌人,不是蠢猪是什么?

    所以天子果断的道歉,而且是十分诚心的那种道歉,不是那种现在道歉然后等着日后再算账的道歉。虽然他以一种听起来好像十分平淡的口吻说出来,但这已经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合适的语气了。

    “好吧!我接受!”王胜也是很诚心的接受天子道歉的,同样也是用一种很平淡的口吻说了出来。

    周管事在旁边听的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天子这样道歉,你居然就这么大大剌剌的认了?他真不知道王胜这是真狂妄还是真傻,总之,和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周管事!”天子忽然之间叫起周管事来。

    神游天外的周管事差点就没反应过来,还是王胜那边随口发了个天子听不到的声音,灵气震荡,唤醒了周管事,周管事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急忙冲着天子躬身等着吩咐。躬身的同时,周管事对于王胜这种不动声色就能提醒他的手段简直是佩服万分,对王胜的提醒也是心存感激。

    “向夫人禀报一声,就说对面邻居小哥来吃饭,让她准备准备。”天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吩咐了周管事一声,这才转向王胜这边问道:“这安排,可以吧?”

    “不错不错!”王胜脸上也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就这么着。我叫你老哥,你叫我小兄弟就挺好,别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其实也挺没意思的。你这几十年,估计也没尝试过真正大商人的生活吧,经常来感受一下,肯定会有不同的感触。”

    “哦?什么感触?”天子本来只是想拉近一下双方的关系,听到王胜这么说,马上出声问道,仿佛已经忘记了刚刚王胜根本不理会他的问题,让他到梦中自己寻找答案的事情。身为天子,有的时候,就得脸皮比世上的所有人都厚才行。

    “商人吗,讲究的是低买高卖。”出乎意料的是,王胜竟然回答了:“反正零零总总的归纳起来,就是杀头的买卖有人做,可赔本的买卖没人做。有时候衡量起来就是这么简单,比你们君臣父子阴谋算计什么的要更加的简单粗暴,可道理上又一脉相通,可以互相借鉴一下。”

    “一点点赚点金币的小道而已。”天子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倒不是说他是针对王胜,而是之前在他心目中的认知,商人也不过如此。虽然马上意识到了不妥,可天子却不会再次道歉,而是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自然而然的化解了这个尴尬。

    “这你可就错了。”王胜也站起身来,跟着天子往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商场如战场,你没仔细研究过之前御宝斋和宝庆馀堂的纷争,有空琢磨琢磨,绝对大师级手笔啊。人家可比你那个朝廷里的大多数尸位素餐的家伙强太多了。”

    “商场如战场吗?”天子又从王胜的口中听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词汇。琢磨了一下,忽然想起自己朝廷里那些老家伙们,个个说起商贾的时候那一脸的鄙视,忍不住心中一动,或许王胜说的真没错,自己那个朝廷里,的确是有很多尸位素餐的老家伙,干不了什么正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王胜并不知道自己随口一说天子就当了真,就算知道他也一样会这么说。现在重要的是唬住了天子,接下来媚儿他们在京城的生意,恐怕会顺风顺水很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