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9章第二百六十四章 皇帝无法拒绝的(下)!

    第二百六十四章 皇帝无法拒绝的(下)

    王胜很明白天子的心态。但正因为明白,所以才更不惯他们的坏毛病。

    一切的根源都还是这个世界上普遍的纯修为论。这世界是个修行的世界,修行大过一切,修为高的人就能对修为低的人生杀予夺予取予求。因此,从天子到那什么七皇子以及那几个重臣们才会觉得,王胜一个小小的不过三重境四重境的家伙,就应该被他们随意摆布才对。

    可当王胜这个他们眼中的蝼蚁忽然之间表现出来可以弄死他们这些大象的能力之后,大象们不平衡了,觉得这不应该,觉得这样的危险分子就应该被消灭永绝后患。

    问题是这些所谓的大象们从来没觉得那些绝世高手也属于能随时随地威胁到他们的不安定因素,他们只会觉得那些高手因为修为比他们高,所以能威胁他们是应该的。

    对于这种人,王胜只有一个评价,贱骨头!再敢蹬鼻子上脸,王胜不介意让他们知道知道激怒自己的后果。

    王胜刚刚的话让天子一阵的警惕,什么叫过两年再看看?难道几年之后,各大诸侯就有了对皇室出手的理由了?

    “为什么?”天子现在是关心则乱,浑然没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进入了当局者迷的困局中,脱口问道。

    “自己琢磨!”王胜哪有那么好,这种情形之下还好心的帮天子找原因?冷笑了一声:“你不是觉得自己可以睡好了吗?慢慢在睡梦里琢磨吧!”

    看着王胜的态度,天子差点狠狠的扇自己几个耳光。w/w/w.⑵⑸⑻zw.cōm自己果然就是王胜说的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蠢货,真以为解决了王胜的一个问题就能解决了所有问题了,人家都不用干什么,随便几句话就能让自己接下来继续过那种睡不着的日子。

    周管事在一旁,是真的想动手帮天子解决掉天子的后顾之忧,可是他不敢。

    上次见王胜的时候,被王胜杀伤力极大的毒气弹给唬住了不敢动弹。这一次,王胜如果一开始没有防备的话,以王胜上次见面的修为,周管事还是能保证一击必杀还让王胜没办法出手的。

    可是事与愿违,周管事忽然发现,王胜的修为又有了提升。这就让他一击必杀的可能性降低了许多。更让他一直踌躇不敢动手的是,周管事始终觉得,王胜身上散发出来一种独特的灵气,仿佛在随时随地的监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旦自己轻举妄动,肯定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上次还没有这种感觉,只能说明,这是王胜修为提升后的一种新能力。就算王胜没有面对着周管事也看不到周管事的动作,可却随时能感应到周管事的行动,而这,又让周管事出手的成功率再次下降,下降到了他连半分的把握都没有。

    天子现在患得患失,其实很容易理解。以前皇室并没有尝到过现在这种高高在上的滋味,现在品尝到了,哪怕让他们回到原先的那种状态中,他们自己都不肯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王胜已经让他们品尝过权力滋味,又怎么可能会甘于平淡?

    看着周管事在那边进退维谷,而天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王胜心中实在是太舒畅了。不过貌似这样还不够,灵光一闪,一首王胜在地球上听过的老歌忽的出现在王胜的脑海中。

    那是香港连续剧《秦始皇》主题歌,名字就叫《秦始皇》,也叫《大地在我脚下》。罗嘉良是原唱,粤语歌曲。

    趁着天子在沉思的时候,王胜用普通话把这首歌漫不经心的低声的哼了出来。

    “大地在我脚下,

    国计掌于手中,

    哪个再敢多说话?

    夷平八国是谁?

    哪个统一称霸?

    谁人战绩高过孤家?

    高高在上!诸君看吧!

    朕之江山美好如画。

    登山踏雾!指天笑骂!

    舍我谁堪夸?

    皇是始,人在此,

    夺了万世潇洒。

    顽石刻,存汗青。

    传颂我如何叱咤!”

    出于和这个世界挂钩,王胜把其中的“夷平六国是谁”一句中六国改成了八国。把“秦是始”改成了“皇是始”,剩下其他的基本上没动。

    这首歌粤语听起来很带感,但改成国语,似乎也没有什么违和的地方,意思表达的很准确。

    前段日子才在老君观老道士那边唱过一曲《随缘》,今天王胜就又在天子面前唱了一首《大地在我脚下》,王胜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像是个歌手了。

    不能不说,这首以秦始皇的角度唱出来的歌曲,对于任何一个皇帝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特别是眼前的天子。

    歌曲中描述的那种大权在握,气吞天下的天子气象,让天子只听了一遍就沉溺其中再也拔不出来。

    听听,夷平八国是谁?哪个统一称霸?这分明就是天子现在的内心写照啊!这样的丰功伟业,哪一个天子能够无动于衷?

    大地在我脚下,国计掌于手中,哪个再敢多说话?这话简直就是毒药啊!天子不知道多少个夜晚的梦中都没梦到过如此令人疯狂的梦境,可王胜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唱了出来。

    如果是王胜已经投效了天子的话,献上这首歌绝对能让天子龙心大悦。可现在,天子刚刚才犯了愚蠢的错误激怒了王胜,王胜唱出这首歌,简直就是在讽刺啊!

    歌词把天子的心刺的血淋淋的全都是窟窿。如果不激怒王胜,好好说话,说不定王胜几个主意下来,皇室气象会恢弘到什么地步天子都不敢想象。

    只看王胜挥手间就弄出来一个分封诸侯把皇室从平庸送上了天堂,然后转眼间来个挟天子令诸侯就把皇室一脚踩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紧接着一个主意又把皇室送回了天堂,分明就是智珠在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这样的人,天子怎么就蠢到了会没事试探和挑衅的地步?这种人不应该马上送一个最漂亮的公主到他身边笼络吗?自己怎的就猪油懵了心,吃饱了撑的一般去挑衅?

    好在王胜并没有马上翻脸,这就表明还有的商量,天子的语气和态度立刻就软了下去。

    “开个玩笑,我的错!”在周管事的瞠目结舌中,天子毫不犹豫的冲着王胜道了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