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5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邻居(下)!

    第二百六十二章 邻居(下)

    天子看着王胜的面孔,仿佛在仔细的观察着,王胜说的是不是真的。㈡㈤㈧中文网

    好一会之后,天子忽的哈哈一笑:“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我没当真啊!”王胜一脸无辜的反驳道:“老哥,是你当真了吧?”

    天子一阵气结,眼前这个他亲自册封的常胜侯,就没给过他一点的面子,从来都是针锋相对。可最让天子没脾气的是,每次他都落在下风,想翻都翻不过来。

    “不用觉得不舒服。”王胜忽然开了口:“人生就是这样。老哥你是金贵人,和我这种无忧城里不知道该死了多少次的人不一样,我能有恃无恐,这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烂命一条,舍得一身剐,敢把天子拉下马,对不对?老哥你这金贵瓷器,就不要和我这种连瓦罐都算不上的石头硬碰硬了,不值得,不是吗?”

    “说实话,我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在我眼前说这种话,你还是第一个。”天子鼻孔里的气喷的仿佛点一下就能变成火焰,呼哧呼哧的喘了好一会,才压住了火气说道。

    “相信我,那只是一个错觉。”王胜却是一点都不给天子面子:“我可以肯定,在我之前,几大家族让老哥你低头甚至暗地里屈膝的事情绝对不会少于一百件,只是老哥你选择性的忘记了,然后挑我这个软柿子捏而已。”

    又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王胜丝毫不在乎自己说的这些话会带给天子怎样的愤怒,可他就这么说了出来,一点都不顾忌。w/w/w.⑵⑸⑻zw.cōm

    “有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状况?”天子居然没有马上爆发生气,而是沉着脸提问道。

    “有!”王胜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什么办法?”天子急忙问道,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握着茶杯的手已经攥紧。

    “变强!打铁还需自身硬。”王胜很不负责任的回答道:“老哥你自己变强了,别人也就不敢随便揉捏你了。”

    天子差点气的一茶杯给摔在王胜的脸上。这样的回答还用你说?难道身为天子的我不知道变强了就没人敢欺负了吗?

    “事实上,老哥你现在不正在往这个方向在努力吗?”王胜端坐钓鱼台,纹丝不动,笑着反问道:“不然的话,老哥你拿着分封诸侯大礼仪当成宝贝,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图的是什么?”

    “图来图去,还不是被你一句挟天子令诸侯给毁了?”天子本来是同样王胜的意见的,他和他的朝臣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可偏偏跳出来一个王胜,随口说出来一句话,似乎就能让整个皇家都万劫不复。

    这次邀请王胜过来,其实本质上就是为了得到解决挟天子令诸侯问题的可能的解决办法。既然王胜已经说到了分封诸侯的大礼仪上,那么天子也正好就此进入讨论状态。

    “事实上,这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王胜面对急切的天子,侃侃而谈:“在此之前,你们虽然有心,但却没有一点办法解决之前的困境,一个分封诸侯大礼仪能让你们破局,难道不是好事吗?”

    王胜有时候甚至怀疑,现在的自己是不是被苏秦张仪附体了,嘴炮无双,光是用舌头就能让天子笑,让天子惊,让天子惧,让天子愁得睡不着觉。

    “我对皇家了解不多,不过猜也能猜的出来一些。”王胜不理会天子现在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做了几百年的皇帝,皇帝的旨意却连京城都出不去,恐怕和你们皇家得过且过的心态有关。”

    “也许你们一直觉得,只要不表现出来对各大世家的威胁,皇室就能长久的传承下去,皇家也一直能够得以延续。”王胜说话的时候,天子一直在静静的倾听着,似乎王胜的话有一部分已经说到了他的心里:“但老哥你想想,你们认为理所应当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别人的赏赐而已。人家要给你们,你们才能有,人家不想给你们了,你们就没有。”

    “一个分封诸侯的大礼仪,就让这种形势反过来了。别人要上赶着求着你们,感觉很爽吧?”王胜笑着反问道:“可这人啊,就是不能得意,一得意就容易忘形。老哥,你仔细琢磨琢磨,最近一段时日,是不是有过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天子听着王胜的话,心中暗暗的一琢磨,忽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王胜说的没错,包括他在内,皇室,朝臣,似乎都出现了一些觉得自己是个人物的心态。天子是个明白人,马上就意识到了这有多危险。

    “你们朝廷上下,甚至已经膨胀到了觉得可以完全不用把各大诸侯看在眼里,下诏书记载到了史册中的封赏的侯爵侯府,想抢占就抢占,想把我这个不入流的侯爷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王胜笑眯眯的问道:“当这些消息传到了各大诸侯耳中的时候,他们不用知道什么挟天子令诸侯,只是天子没把他亲自册封的侯爵当回事,老哥,你觉得,到那个时候,那尝到了诸侯国好处的诸侯们会怎么想?会发生什么事情?”

    天子的冷汗已经潺潺而下,再次变成了王胜和他说起挟天子以令诸侯时的那个架势。王胜的问题真的很好回答,当各大诸侯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第一反应肯定就是天子的话还能相信几句?第二个反应……

    “同样的遭遇,会不会什么时候也将发生在我的身上?”王胜替天子给出了诸侯们最直接的想法:“感受到皇室有能力也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老哥你猜,他们是打算马上带着整个家族隐居到一个皇家找不到他们的地方去避祸?还是彻底解决可能给他们带来灾祸的源头?”

    看着王胜都不用威胁,只给他分析事情的发展可能的后果,天子就无比的庆幸,庆幸自己果断的斩杀了四个重臣,连自己的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也一并牺牲,这才总算是让王胜没有暴跳如雷。

    “老哥,天子那是什么?君无戏言啊!”王胜看天子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这才给了他点点小小的甜头:“天子的话,那是金口玉言,那就是金科玉律啊!这不光是要让旁人遵守的,自己也得时刻注意啊!”

    天子这会根本没完整的听完王胜在说什么,只听到了金口玉言和金科玉律两个词,这两个词竟让他听的如此的顺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