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4章第二百五十七章 帮老道士解心结(上)!

    第二百五十七章 帮老道士解心结(上)

    一听王胜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和自己有关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说起来是争权夺利,道门中人,争的什么权,夺的什么利?什么权什么利能有道门核心传承更值得一争的吗?

    以前是不管道门多厉害的高手都无法破开那个传承阵法,所以大家只能看着流口水,谁也不能如何。

    既然谁都得不到,那就谁也没意见。可现在不一样了,出了一个王胜,一个号称能够不破坏阵法却能轻松穿过阵法的奇人,那个核心传承,也就有可能拿出来了。不仅仅是可能,而且还是很大的可能,因为王胜已经在他们众人面前表演过连过十个阵法都毫发无损了。

    拿不到是拿不到,能拿到的话,大家谁不想要?别管王胜能不能进去,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大家就要争一争。就算是人人有份,可先后呢?

    老道士最不爽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行径,大家都是道门出身,哪怕理念不同,但总归是一家,何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可这些小辈平常在生活上肯定是老祖说什么就是什么,唯独在传承上,却是老祖说话都不管用。气的老道士用临字诀都静不下心来。

    “这有什么可争的。”王胜和老道士是一个想法,不过不同的是,王胜从来不觉的没到手的东西就先争辩是谁的这有什么意义。就如同成语故事中,兄弟两人还没有打下大雁,就开始争吵要蒸还是要煮,结果大雁都飞走了两人也没争出个结果,没意义。二·五·八·中·文·网

    这句话一出,老道士顿时大起知己之感,本身就心烦,索性拉着王胜喝酒。两人再次在藏经楼大殿里面摆开了酒肉,老道士一边喝一边骂,总算是发泄一番之后平静了下来。

    “我这边学的差不多,再试验上几十个阵法,我估计差不多就能晋级了。”王胜的本来目的就是为了晋级,其他的都是捎带手为之,和老道士说话也不隐瞒:“晋级之后我就离开,就说我也打不开那个传承阵法,看他们还有什么可争的。”

    “好主意,就这么办!”老道士也没想过一个行字诀能引起这么大的乱子,完全同意王胜的做法。两人满意的笑着,干了一大杯。

    “九字真言其实你也都研究的差不多,时机也不错,索性就传下去。”王胜看老道士似乎还在纠结那些小辈们争夺,索性给他出了个馊主意:“他们不是争吗?好啊!自己修行九字真言,谁把行字诀修行到能进入那个阵法了,谁就拿传承。实力说话,旁人没话说了吧?”

    “办法倒是不错。”老道士看着王胜,忽的问道:“九字真言是你自创的,教给我算是交情,我传下去可就是另一回事,那就是道门的无上典籍传世之宝了。你可想好了,有什么条件就提出来,现在不提,以后恐怕就和楷书一样,没你什么事了。就算我认,下面那些争来争去的小崽子也肯定不认的。除非你愿意做我道门护法,否则道门秘籍绝不可能出自一个无忧城杀手之手的,哪怕你是天子册封的侯爷也不行。”

    “算了吧!道门护法,暂时没兴趣。”王胜摇了摇头。老道士早就想让王胜加入道门了,可王胜一直都是拒绝。

    “既然你都这么有诚意的请我提要求了,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起要求来,王胜可是随随便便就能提出来很多的:“老君观高手众多,都窝在老君观浪费人才,还是让他们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红尘万丈,稳固一下道心比较好。正好呢我那边可能要起几摊子生意,需要一批高手保护,你看,正是给他们红尘历练的好机会啊!你不动心?”

    老道士指着王胜,好一阵无语。明明是王胜想要人家高手出马保护,居然硬生生说成了给人家机会红尘历练,简直就是不要脸。也就是老道士,能任由王胜这般的胡说八道,换成那几个观主,估计早就一口唾沫啐王胜脸上了。

    “红尘历练,稳固道心。”琢磨着这两个词,老道士忽然之间觉得越来越有味道,真的是妙不可言。

    “是啊!”王胜也带着点指责老道士道:“老道士你呢,没事就外出,见遍了这世界,看惯了这人心,自己到了清静无为的境界。可那些道门高手有几个如你这般看遍天下的?还不是一生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道观中修行,心境阅历不够,哪来的道心?你强要人家清静无为,从来没拿起来过,谈何放下?”

    这番话王胜可是第一次说,老道士身边也从来没有人这般和他说过。听完王胜的话,老道士简直整个的呆了,口中喃喃的念叨着:“从来没拿起来过,谈何放下?从来没拿起来过,谈何放下?”

    “你也别总说人家追名逐利,沉溺修行。”王胜不失时机的继续说道:“要是没有这些道门高手坐镇,光是老道士你一个,老君观早就不知道被人灭掉多少回了。咱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被人欺负对不对?有些事情不是非黑就是白,也不全都是错的。”

    “就拿你不满意的那些传道法子来说。”王胜继续点评,这是一个解开老道士心结的大好机会:“你说人家沉溺红尘万丈忘记了潜心向道,你管这种从不进繁华之所只在道观中出没这叫沉溺红尘万丈啊?你进过红尘没有?去过妓院没?大把的金币一掷千金,有过没?你还不是伸手从老君观的库藏中拿人家辛辛苦苦弘道积攒下来的家当,这叫清静无为?”

    老道士大怒,自己什么时候伸手从库藏中拿东西了?正要反驳,王胜手上却直接出现了四把锤子一个凿子。这几个锤子凿子的材料,原本就是从老君观的库藏中拿的,铁证如山,老道士想分辨都张不开嘴。

    “谁说我没有一掷千金过?”老道士张了几下嘴巴,最后终于吐出了这句话:“道爷我当年在无忧城,也是凶名赫赫一掷万金的主,当年道爷我威风的时候,你这小崽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所以说,你爽过了,也得给机会让别人爽一爽啊!”王胜马上又开始了胡说八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