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0章第二百五十五章 激动的观主们(上)!

    第二百五十五章 激动的观主们(上)

    由不得老道士不重视,这九字真言可是纯粹到无以复加的道门心法,以老道士在道门道经上的认识,绝不可能认错。贰.五.八.中.文網

    虽然是王胜自创的,也是王胜第一个修行成功的,可这并不妨碍老道士要将九字真言当成老君观最正统的传世心法传承下去的打算。

    现在唯一的麻烦就是,九字真言王胜也只领悟了八个字,还差一个行字诀。而老道士更差,不但每个字都比王胜的效果差,而且列字诀还没摸到头。

    这些日子老道士回到老君观之后就是马上翻阅那些医学典籍,跟着老君观几个医术高超的小道士学医。

    老道士在老君观,那可是说一不二的老祖宗,他要学医,自然没人会阻拦,观主甚至从各地搜刮了几个名医过来教导。这不,才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老道士都能自己出手给一些老农看一看头疼脑热的小病痛了。

    这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老道士对列字诀有感觉了。就和王胜一样,摸到了点边。

    正在开心的时候,老君观的人发现了京城的大动静,数百人被斩首,四位重臣被抄家,一调查,居然是王胜来了京城引发了这么大的动静。

    老道士听到消息,怎么可能还不过来看看?不过他倒是没赶上第一天王胜面对媚儿落荒而逃的时候,只是昨天晚上到王胜的府上看了看,看到了那一幕,也看到了媚儿的面相。二·五·八·中·文·网

    “说起来,你在千绝地的警惕性哪里去了?”老道士一边健步如飞还不忘记一边唠叨:“我在你的侯府中看了好长时间,你都一无所觉啊!”

    这也是老道士奇怪的地方。在千绝地,但凡有点风吹草动,王胜几乎都能和老道士同时发现。怎么在京城侯府所在,王胜的警惕性下降了那么多呢?

    “还说!提起来就是一肚子气。”王胜气呼呼的回答道:“咱们那个天子给了我一个侯府是事实,可还在里面塞了好几百人。里面我看有一半都是他们皇家的耳目。寝殿里那几个美女丫鬟,全都没放过,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通风报信的耳目,我防什么?有什么可防的?”

    听着王胜的回答,老道士立刻就懂了。简单的道理,虱子多了不愁,债多了也不愁,既然全都是耳目,多一个少一个,王胜怎么会在意?肯定是全都忽略。老道士偷窥没被看到,也就正常了。

    “对了,以后少到我家里偷看。”王胜忽然不客气的冲着老道士警告道:“那些美女可都是我的,你一个出家的老道士没事总偷看美女算什么事啊!媚儿勾引我之前可都是沐浴更衣的,你不会也去偷看了吧?你个老色魔!”

    “切,我老人家要是想要美女,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老道士很是臭屁的回敬道:“也就是你这种傻瓜和庸手,温香软玉在怀都不敢碰,换成我老人家,早就双宿双飞了。”

    这是讥讽自己修为低不敢碰美女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王胜顿时间大怒,和老道士一路争执,不知不觉间,却也赶到了老君观。看看时间,这才午时刚过,至少省了一半的时间。

    两人正好都没吃东西,索性拉开架势,就在藏经大殿里大吃大喝起来。这情景那几个负责管理藏经大殿的道士都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可面对凌虚老祖却一句废话都不敢说,只能看着他们如此的放肆。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详细说说经过。”老道士把几个碍眼的道士赶了出去,只留下王胜和他两个人,这才收起了嬉笑怒骂的脸色,正经起来。

    王胜也不藏着掖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前因老道士已经知道,当时他在场,只是一心想着回来参研列字诀,所以没有跟着王胜去而已。

    听到宝庆馀堂内部倾轧,老道士一点都不稀奇。他这个岁数,见多了这种事情,比这更离谱的亲爹亲儿子互相斗的都有,别说一个儿子和一个养女之间的斗争了。

    路上经过不说,只说进了地下宫殿,听到王胜抱着媚儿从地火火脉上跑过去,老道士才动了容。

    “如果那些人跟着你一起跑过去,会如何?”老道士也在琢磨其中的道理,还不忘记请教王胜。老道士就这点好,不懂的从来不装懂,肯不耻下问。

    “烧成灰!”王胜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就算能跑过去,也绝对是重度烧伤,能不能活下来还要看运气。”

    “地火上跑过去,这是什么道理?”老道士开始刨根问底。

    王胜却笑了起来。这种保命的法门,王胜可不会轻易的说出来,哪怕是老道士都一样。老道士分明是想记下来给老君观多一道传承,王胜可不会随便教授,用老道士的话来说,这叫法不轻传。

    “说吧,什么条件?”老道士懒洋洋的问道,王胜一这样他就知道王胜想做什么,直接问道。

    “你们老君观得找几个药师,教我学习分辨药材。”王胜毫不客气的提到。

    “可以!”老道士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这条件,简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不就是分辨药材吗?老君观的那些医术高超的道士中,至少能找出来两百个在这方面把王胜碾压成渣。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让王胜学到吐。

    于是王胜开始解释地火的原理,怎么分辨温度高低,如何快速跑过,如何在跑动中及时弄出水分降低地火温度等等。当然,最重要的是时间不能长。

    “很简单嘛!”老道士听着,觉得并不复杂,很是怀疑王胜拿这个讹诈自己的条件。

    “简单的东西多了。”王胜不甩他,继续道:“可有些人就想到了,有些人就没想到,这就是区别。”

    老道士琢磨了一下,还真是这个道理。有些东西,还真就这么简单,却没人想到过。比如地火。

    王胜继续,当老道士听到王胜被困地下宫殿,情急之下用列字诀和阵法共振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原来如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