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见老道士(上)!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又见老道士(上)

    这地方没法呆了。二·五·八·中·文·网好好的一个清雅幽深陶冶情操的好地方,生生的被天子给变成了一个库房,还是庸俗无比的藏宝库房。

    爷是那么缺钱的人吗?居然想着用金币来砸自己,亏天子老头能想得出来。不对,除了用金币,他们还用权势,还用美女来拉拢腐蚀自己,真不要脸!

    幸亏爷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不上你这个当!糖衣炮弹是吧?糖衣吃掉,炮弹扔回去!

    看着媚儿兴高采烈的带着六个女护卫离去,王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媚儿是对王胜深信不疑的,王胜说这几个护卫可以信任,那她就没有半点怀疑,带在了身边。

    可是王胜总觉得这其中有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仔细琢磨又一时捉摸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

    “侯爷,天子对侯爷您可真是没的说了。”王管事同样看着那六个女护卫一脸的荣幸。

    “哦?怎么说?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王胜对官场不懂,对皇室更是不明白,好在王管事绝对是个老油条,问他总没错。

    “天子给夫人配的这几个护卫,那是给皇宫中皇后和少有的几个妃子才能使用的大内高手,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极其得宠的公主才能有这个待遇。”王管事飞快的回答道:“天子这是给了夫人公主的地位啊!”

    “公主吗?”王胜越发的琢磨了起来。忽的眼中一亮,想到了什么。

    从开始到现在,王管事称呼媚儿都是夫人,而李老怪物却始终称呼媚儿为媚儿小姐。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这其中的称呼不同,意味也不同。也就是说,天子并没有把媚儿当做是王胜的侯爷夫人来看待,而是单独对待的。

    也就是说,这六个女大内高手,真的是为了保护媚儿派过来的。有没有监视要挟王胜的意思?有!可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她们的主要任务,应该就是为了保护媚儿。

    貌似王胜记得很清楚,李老怪物看到媚儿的第一眼,就好像目光有点变化。他以为王胜没看到,可没想到王胜的视力有多变态。面对李老怪物的时候,王胜肯定是要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的清清楚楚生怕漏过什么的。

    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王胜不明白的东西?媚儿是宝庆馀堂大东主的养女,这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关系?但具体是什么,恐怕还得以后慢慢的探寻了。

    众人忙乱了一天,总算是把那批送过来的奴隶安置好,晚上有了个睡觉的地方。另外,那些跨院中也都先搭起了棚子,将那些财物都覆盖在下面,免得天气有变,大批的财物泡了水。

    一天没干别的,就弄了点这,还把所有人都忙乱到了深夜才弄完。结果,王胜在晚上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还不满意。

    “速度慢了点。”王胜冲着刘叔和王管事说道:“尽快清点,分门别类的收好,哪些要留的,哪些要变卖的尽快清点出来。自己弄个铺子也好,卖给别家也好,总之要把地方腾出来。”

    “这么着急吗?”媚儿也是忙乱了一天,手忙脚乱头晕脑胀的,结果王胜还嫌慢,忍不住撅起可爱的小嘴问道。在这些人面前,她可是不戴面纱的,绝世风情,一嗔一笑都让人心动:“有什么要事?”

    “没什么要事。”王胜想起李老怪物最后的那些话,忍不住苦笑:“再不清理出来,腾出地方来,更多的东西就没地方放了。”

    媚儿和刘叔等人一脸懵懂的看着王胜,还有东西?

    “上午来的那个老太监,知道不?”王胜毫不客气的称呼李老怪物为老太监,让一直称呼李老怪物为李祖宗的王管事一阵龇牙,可他还不敢表达什么,这可是侯爷,当面称呼李祖宗老怪物也没看见李祖宗如何,侯爷就有这么大的面子。

    “知道啊!李总管嘛,怎么了?”媚儿看到了李老怪物,只是没交谈而已,现在她身后不远处还有两个女护卫候着,全天候贴身保护。

    “他说,”王胜顿了顿,等众人都期待起来之后才说道:“七皇子的府邸还正在查抄之中,等查抄好了,就给把东西送过来。”

    王胜如同欣赏一般的看着众人都瞪大了双眼,有些好笑的说道:“李总管说了,七皇子家可比那四家加起来都大,东西也比那四家加起来都多,再送过来的话,你们自己说,放哪?”

    这边王胜一番话说完,那边媚儿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立刻放射出了光芒:“还有?太好了!”

    财迷,和她没有共同语言,羞与为伍!

    王胜异常鄙视的看了媚儿一眼,抓起面前的七星拔山象象牙做的筷子,夹了一口众人差点把舌头吞下去王胜却觉得不怎么完美的菜肴放到了口中,然后端起七星碧玉犀犀角的杯子,喝了一杯皇室珍藏号称三十年陈酿的度数不怎么样的美酒,长叹一声。

    你说你一个盘子,能盛菜就行了,这么大的羊脂白玉盘,下面还要雕花,有个屁用?能好看到哪里去?有这功夫还不如多琢磨琢磨厨艺。

    这星尘木做的椅子虽然冬暖夏凉,可实在是硌人,远不如沙发舒服。等哪天还是做一套真皮沙发坐坐,下午遛弯的时候看到七星级的妖兽皮至少有两个房间那么多,有空去挑一挑再说。

    刘叔他们,还有王管事,眼里带着笑,脸上却扭的那么难看,大把年纪了,这是想给谁诉苦呢?

    “估计这边十天半个月的消停不了。”王胜冲着众人说道:“媚儿你辛苦点,刘叔老王你们也多帮衬,尽快收拾出来。该变卖的变卖,变卖的金币,就是你们下次生意的本钱。”

    “那你呢?”媚儿很聪明的从王胜口中听出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些惶急的问道。她才刚刚有了一个能安定下来的所在,要是王胜再丢下她不管,那可就麻烦大了。

    “我出去一趟。最近修行上有点疑惑,去找个明白人请教一番。”王胜叹了口气,看着媚儿的楚楚目光,笑了笑说道:“放心,等你们收拾好东西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回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