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3章第二百五十一章 偌大侯府没个睡觉的地方(下)!

    第二百五十一章 偌大侯府没个睡觉的地方(下)

    “好说,等哪天有了心情,给你们做一顿。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王胜喜欢这种大家没什么上下级,言笑不羁的气氛。和煦的笑容也让王管事悬着的心又放下来许多。

    “借着这个机会,几个事情和大家说一声。”王胜看众人都在,至少是能说话做事的人都在,酒过三巡开了口。

    侯爷要说事,众人自然是停杯投箸,等着侯爷开口。

    “今后侯府的这个家,由媚儿来掌管。”王胜是一点都不怕别人误会什么:“我可能会常年外出,府中的大事小事,都可以找媚儿。”

    后面这句话是冲着王管事说的,王管事忙不迭的点头。侯爷不在府中,侯府由夫人来当家这不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可刘叔他们听着却是另一码事。尽管他们对此也乐见其成,可王胜竟然如此的大手笔,还是让众人有些吃惊。

    “老王!”王胜叫了一声王管事,王管事急忙站了起来。王胜摆摆手让他坐下,这才吩咐道:“你呢,就是侯府的管家管事,大事小情,都和媚儿商量着来就行。”

    侯府管事,这就是正式任命了。王管事哪里会不乐意?他还负责保管王胜的常胜侯金牌呢。赶忙起身谢过侯爷,满脸的笑容。

    “刘叔,您就先兼着府里的账房。贰.五.八.中.文網”王胜接着转向了刘叔以及其他几个掌柜的:“暂时委屈几位,先在账房里辛苦一下。咱们可是路上就说好了,你们得给我算清楚天子他老人家到底赏赐了多少东西给我。”

    “哈哈,求之不得!”刘叔响亮的哈哈笑着答应了下来。反正这段时间还要好好的谋划一下日后,先在侯府里算算账也不错。

    正事说完,媚儿很是开心的把王管事下午送来的消息给大家分享了一下。听到宝庆馀堂遭到了这般的对付,众人都是一阵的开怀大笑。

    真的是太解气了,一群人喝酒庆祝了好一会,直到半夜,这才各自回去休息。

    刘叔想得多,他知道雪糖霜和精盐都是媚儿从王胜这里讨要来的法子,可没想到王胜能随随便便用一个主意把他们扶上天堂,也能轻轻松松用一个主意把他们拖下地狱。端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闪转腾挪间,把宝庆馀堂玩弄于股掌之上。

    小姐看来是选择了王胜,在刘叔看来这也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别的不敢说,光是这座侯府,加上侯爵的身份,再加上王胜脑子里层出不穷的创意,足够媚儿和他们东山再起,甚至可能比现在的宝庆馀堂还要辉煌。

    相比刘叔的佩服和赞叹,王胜现在正头疼另一个问题。

    回去睡觉的时候,媚儿竟然跟着王胜回到了那个巨大的寝殿。不光如此,寝殿中竟然还有两个美艳无比的侍女正等着,甚至已经给他们热好了被窝。

    那可不是放两个热水袋进去把被窝暖热,而是两个美女只穿着贴身小衣躺在被窝里把被窝睡热的。两女的肉光景致就不说了,被窝中都有一股子少女身上的体香,整个寝殿中,一股旖旎的气氛。

    地球上一个军汉出身的王胜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当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的时候,王胜都没有像现在这般的手足无措,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进这个寝殿中了。

    当两个侍女带着满身的少女体香也不穿外衣就这么走过来要为侯爷更衣的时候,王胜差点就要夺门而逃了。

    还是媚儿了解王胜,两女靠近的时候,媚儿只是微微开口吩咐了一句:“侯爷习惯了一个人在千绝地休息,身边有人他不自在,让侯爷一个人安睡吧!”

    两个半裸少女赶忙答应一声,就要离开,结果却被媚儿叫住,让两人伺候自己沐浴。

    三女离开了寝殿,王胜才算是松弛了下来,刚刚紧张的身体都要僵了。妈的,王胜心中暗骂自己一句,连这么个场面都应付不来,果然是天生的穷命。

    无忧城的小院里也有两个丫鬟,可她们却从来没有给王胜做过这些。牵扯到皇室爵位之后,果然一切都不同了,这贵族的生活,还真的是奢靡。王胜甚至怀疑,一旦自己习惯了这种生活,还能不能再有勇气和动力进千绝地。

    要是自己不再进千绝地,那梦中女孩怎么办?想到这里,王胜的心立刻坚定了下来。这侯府虽好,却会消磨自己的意气,还是少住为妙,就算是住,也不能享受这些腐蚀人心志的东西。

    胡思乱想间,媚儿已经在两个侍女的伺候下洗的全身香喷喷的回到了寝殿中。看到王胜在那边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忍不住打趣道:“还不睡觉,在等我吗?”

    沐浴之后的媚儿,越发的明艳动人,特别是在这样的灯光下,在这样满是少女体香的氛围中,媚儿的娇躯说不出的诱惑。半遮半掩雪白的肌肤,嘴角微微翘起的红润的嘴唇,水汪汪的如同能滴出水来的双眼,就算是柳下惠站在这里,也得挣扎也得思想斗争。

    “你在这里睡吧!”王胜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说出来这句话的,脑海中一边是梦中女孩美丽的双眼,一边是媚儿充满诱惑的身体,脑浆差点都沸腾起来。

    说出这句话之后,王胜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看了媚儿和那两个侍女一眼,转身离开了寝殿。

    关上门的刹那,媚儿的嘴角越发的翘起,心中却娇嗔了一声:“难道我就这么可怕吗?不解风情!”

    外面随便拉住一个守夜的奴仆,随便解释了一句自己要修行练功,让他给自己准备一间有硬板床的房间。

    侯爷要修行,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仆人直接把侯爷带到了侯府中的那个巨大的练功房,里面一应设施齐全,连沐浴间和休息的床榻都有,王胜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让奴仆准备好热水,自己要洗澡。

    等到一个人躺在了练功房的床榻上,王胜才哭笑不得的感叹起来。

    自己这么大的宅院,这么大的侯府,竟然没有个睡觉的地方,还得到练功房里凑合一宿,真是悲哀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