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7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我屁事(下)!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我屁事(下)

    没人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二·五·八·中·文·网谁都以为王胜哪怕出于趋炎附势,也得把七皇子赦免,没想到王胜竟然赦免了一个完全无足轻重的太监管事。

    “他居然选了那个太监,呵呵,有意思!”天子那边总算是露出了点笑容,似乎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李老怪物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心里却是冲着王胜暗暗的伸出了大拇指,聪明。

    赦免七皇子,没有一点好处,后患无穷。可赦免这个管事太监,却是一招大大的妙棋。

    眼看着其他所有人都在自己眼前被斩杀,这个教训绝对能够深深的刻印到管事太监的骨子里,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对王胜有什么不恭敬的心思。

    救命之恩,再加上管事太监本就孤苦无依,没什么亲人被斩杀掉,他对王胜只有感激,不会有怨恨。不管他原来是皇子府上的还是本就是安排到侯府的,也绝不可能因为这回这件事记恨王胜。

    王胜不但救了他性命,还把常胜侯金牌又给到了他手里,这相当于日后常胜侯府就要用他做管事。不计前嫌救命大恩,如此的信任,这个管事要是不对王胜死心塌地那才怪了。

    当他忠心王胜的时候,王胜在京城之中就算是多了一个灵敏的耳目,多了一个称职的管家。王胜要接管侯府一切,简直就是水到渠成,绝不会多半点障碍。

    “吉时已到,行刑!”李老太监冲着左右使了个眼色,马上有人冲过去将砰砰磕头不止的管事太监拉了出来。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然后李老太监也不管现在的时辰到没到,直接宣布行刑。

    哪怕是被人拉出来,那个管事太监这次也是死死的抱着那枚金牌,看那架势,除非是有人把他的手砍断,才能拿走金牌。

    一排刽子手打扮的大汉越众而出,就在这条街上,从七皇子开始,一个一个按倒,抡起大刀,不管下面挣扎的人是想要放肆叫喊还是求饶还是屁滚尿流,手起刀落,鲜血飞溅,人头落地。

    刽子手只有十几个,一次只能斩杀十几人,可这里跪着的哪里是十几个,分明有数百人之多。一轮斩完之后,刽子手马上就移步到另一批人身边,继续刚刚的过程。

    连杀了三四轮,不怎么宽的街道上已经滚落了几十颗人头。女东主在那边看着已经不忍心继续,掉过了头闭上了眼,要不是站在王胜身边,估计早就忍不住要吐出来了。

    血腥味扑鼻,后面人群的哭叫声更是此起彼伏,可那批刽子手却如同机器人一般,充耳不闻,视若不见,只管一个挨一个的砍头,完成自己的职责。

    李老太监在监斩的同时,还偷偷的关注王胜,看着王胜的表现。

    可惜,老太监想看到王胜失态的打算是落空了。看着这么多人被斩首,王胜却好像只是看着一批蝼蚁一般,脸上没有丝毫的动容,反倒是有时候还会露出一点欣赏某一刀的神色。

    “侯爷,这么多人因你而死,有何观感?”看王胜无动于衷,李老太监仿佛有意刺激,故意问王胜道。

    “因我而死?”王胜却是嗤一声冷笑了出来:“李老,这话说的可就不中听了,你倒是说说看,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让他们因我而死?虽然我记性不好,可我才刚刚听到他们的罪名是蔑视天子,抗旨不尊,欺上瞒下,莫非这些都是我唆使的?”

    “可他们毕竟是觊觎侯府。”李老太监微笑着说道:“天子要给侯爷一个交代。”

    “狗屁!”王胜直接竖了一根中指给李老太监:“爱交代不交代,谁稀罕?真以为我不会自己拿回来?”

    李老太监却是被王胜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真要让王胜自己拿回来,那事情可就大条了。就王胜说的那一条携天子令诸侯,就足以让皇室万劫不复。

    不过李老怪物在皇宫多年,早历练出一副厚脸皮和好口舌,只是瞬间变反击过来:“主犯是他们,可那些被牵连的子女家族,难道侯爷就不怜惜吗?”

    “切!”王胜再次给了李老怪物一个鄙视:“下令杀人的又不是我,围府抓人的也不是我,亲自监斩的也不是我,动手杀人的更不是我,我就是法场上的一个看客,他们冤不冤可怜不可怜,关我屁事?”

    “有人喜欢屠戮自己的子民,那就享受屠戮的过程。”王胜鄙视完李老怪物之后,接着说道:“又想立威,又想惩前毖后,又想严正法度,自己又不想担着杀人的名声,这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要我看来,你们这些刽子手不够专业啊!”说着,王胜开始评判起刽子手来:“动刀之前,怎么也得喊上一句‘冤有头,债有主。’吧!”

    李老太监讷讷了半天,接不上话了。难道他真的让那些刽子手喊冤有头债有主?这头是谁?主是谁?让这些被满门抄斩的人记恨天子吗?

    又看了一会,王胜轻轻拍了拍身边的女东主,柔声说道:“等住进了侯府,你找那个管事,让他把街道上这些血啊什么的冲洗一下。虽然出门见红也算是好事,可这味道可不怎么样。”

    女东主低低的“嗯”了一声,又往王胜身边缩了缩。王胜笑道:“不用怕,有我。”女东主贴着王胜,似乎也觉得心安了一些,目光却看向了那个捧着金牌的管事太监。

    管事太监看着那群如狼似虎的刽子手已经砍了一百多颗脑袋,一想到自己差点就和他们一样下场,早就吓的再不敢有什么歪心思。只是偷偷的关注着王胜,生怕错过王胜一丁点的吩咐。

    听到侯爷和那位蒙面纱女子说话,管事太监立刻就意识到,这恐怕是未来主母了。

    刚刚侯爷的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管事太监马上心中暗暗记下,到时候根本不用未来主母亲自吩咐,他就得把这事情给办的妥妥帖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