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6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我屁事(上)!

    第二百四十八章 关我屁事(上)

    可以挑一个赦免,这话里面透出来的意义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二·五·八·中·文·网

    都是罪人,都是抗旨不尊大逆不道,凭什么就可以赦免一个人?这个人是可以随便选,还是只能在某个范围内选?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想到的是这是天子给自己的儿子留下的一条保命良机。因为一般人只要想到这是天子的恩典,肯定会琢磨其中深意,然后自然而然的把七皇子赦免,然后其他人全部斩首。

    可惜,这次碰上的是王胜。王胜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他这次会选择谁来赦免?

    “你说,他会选择谁?”在侯府对面的那个府邸中,天子坐在树荫下,手里拿着一杯茶,没喝却在慢慢的嗅着香味,一边嗅一边问道。

    “奴婢不知道。”回答的是那个传奇高手。

    “难道说他不会选择小七吗?”天子被这个回答引起了兴趣,目中泛出了异彩:“要是朕的朝臣,估计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小七吧?”

    “常胜侯不是你的朝臣。”传奇高手给了天子这样一个回答。心中却开始琢磨,如果是自己遇上这样的情景,会不会选择赦免七皇子。

    不会!传奇高手很肯定自己的想法。这个时候救下来七皇子,看起来是交好了天子给了天子面子,可是,以他在皇宫这么多年的经验,救下来的七皇子日后就是一条随时可以咬死自己的毒蛇。

    皇家的人,包括七皇子,甚至不客气点包括眼前的天子,从来就没有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为了让人觉得无法捉摸,他们会随时随地的翻脸,伴君如伴虎,可不是说说而已。

    李老太监在看着王胜,连女东主都在看着王胜,都在等着他选择哪一个。

    “李老,那我要是不想要这个恩典呢?”王胜忽的开口问道:“会怎么样?”

    “无所谓,那就全都斩杀。”李老太监对此毫不在意,飞快的解释道:“不过,事后就要劳烦侯爷你去见天子一面,亲自解释一下了。不赦免,说的重点也算是抗旨不尊。”

    “那还是算了,懒得跑来跑去了。”王胜拿着金牌,往前走去。

    主犯的十个人中,至少有九个的期盼目光瞬间全都盯在了王胜的身上。尽管身体被绑缚着,可是每一个人眼中,都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求生意味,以及诚恳到了无以复加的恳求。

    特别是七皇子,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种狂喜之色。从他听到李老太监说可以赦免一个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死不了了。

    只要是聪明人,怎么可能不选七皇子而选择其他人?王胜昨天被诓走金牌,一句多余废话没说,这不是聪明人这是什么?

    眼看着王胜从那边走过来,七皇子都想要高兴的大叫了。可惜,全身被绑不说,嘴里还塞着让七皇子恶心的要吐的破布,什么声音都叫不出来,他只能用做炽烈的目光迎接王胜的到来。

    王胜从那几个年轻人的身边毫不留情的走了过去,他们四个人昨天还在尽情的嘲笑王胜,今天却被押在这里等着处斩,而唯一的机会竟然就是王胜拥有的特赦名额,人生真是反转的可怕。

    可惜,渺茫的希望就是渺茫,王胜连他们的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是谁?他们的老子是谁?就算知道他们的老子是谁,他本领强大地位高深的老子不也就被绑在旁边等着处斩吗?

    四个朝廷重臣,同样是有些求恳。只是,王胜依然还是没有看他们一眼。要不是他们心怀不忿,将天子的旨意告诉了自己的儿子,让儿子挑唆七皇子生事,哪里会有今日的下场?

    知道天子旨意的又不是只有他们四个,人家其他人怎么就老老实实不出头呢?说到底,还是他们自己不平衡,更是疏忽了他们的举动其实已经是对天子的不敬。

    真正要他们死的是天子,又不是王胜。王胜也不是圣母,会在这个世界里和天子争什么依法治国,所以,自己不长眼自己做错事还想等着王胜来救赎,还是免了吧。

    所有人都看着王胜走到了七皇子的面前。连远处看着的天子都觉得王胜肯定要赦免七皇子了,更不用说其他人。

    七皇子激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父皇果然是父皇,虽然判了自己死罪,可还是安排了这么一个机会来赦免自己的罪过,让自己能够活下来。自己以后一定要孝敬父皇,毕恭毕敬……

    王胜站在七皇子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打自己侯府主意的罪魁祸首。七皇子则尽量的让自己的目光显得柔和一点,显得更亲善一点,然后充满希翼的等待着王胜说出赦免他的话语。

    “也不过如此而已!”天子看着王胜在七皇子面前站定,口中冷笑一声,给出了王胜这样一个评价。

    只是,天子的话音刚落,王胜就已经摇摇头,从七皇子的面前走开,走到了最后一个一直低着头从来没有看他的那个管事太监身边。

    管事太监自知必死,更加明白他不可能获得什么赦免,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挨那一刀。

    忽然感觉到身边有人,管事太监抬起头,正看到王胜的脸。

    王胜看到了管事太监平静的面孔,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捏,绑着管事太监的绳子就被捏断,从管事太监身上掉落了下来。

    “我的金牌交给你保管。”王胜伸着手,将金牌递了过去。

    管事太监不由自主的双手捧好金牌,满脸惊诧莫名的看着王胜,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切。

    “保管好!”王胜的声音再次传来:“别下次我问你的时候,你又不知道什么金牌了。”

    说完,王胜转身回转,冲着李老太监打了个招呼:“就他了!”

    直到此刻,管事太监才算是从震惊中彻底清醒过来,才算是明白自己成了被王胜赦免的最幸运的那一个。

    死里逃生的喜悦让管事太监顿时间涕泪交加,也不管此时周围什么状况,冲着王胜咕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磕头连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