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4章第二百四十七章 给侯爷交代(上)!

    第二百四十七章 给侯爷交代(上)

    天子回到皇城御书房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人不能留了。贰.五.八.中.文網”

    他说的当然是王胜。王胜随随便便就给他出了一个怎么对付天子的绝户计,听的天子和现场在的那个传奇高手护卫全身冷汗。这样的人,要是留下来,得是对皇家多大的威胁?

    李老太监是皇室大总管,此刻也在御书房中等着天子的决定。听到天子的话,忍不住目光看向了跟着天子一起见王胜的那个传奇护卫。

    那个护卫见李老太监看过来,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甚至还做了一个虚抹冷汗的动作。李老太监自己距离天子这么近,也能闻到他身上许久未曾闻到过的浓烈的汗味。

    天子这是出了多少汗?要知道,一路坐着马车赶到附近,走上几步到那个客栈之中,以天子的修为,一滴汗都不会出才对。而刚刚连那个传奇护卫老怪物都暗示自己出了一身大汗,这是遇上了怎样恐怖的事情?

    看着李老太监惊讶,天子呼呼的喘了几口大气,微微琢磨一下,然后让那个传奇高手把经过和李老太监说一说。

    这两个高手,是天子可以完全信任的。从小到大,他们两个已经不知道救过天子多少次,说句不客气的,没有这两位,天子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而且这两位真要是背叛天子,天子随时随地能变成一具尸体。

    传奇高手也不敢怠慢,飞快的把和王胜交谈的经过说了一遍。贰.五.八.中.文網听到王胜当着天子的面拿出了那个叫做毒气弹的东西,李老太监的脸都绿了,差点就要喝斥传奇高手玩忽职守。这样的东西,怎么不马上拿下王胜控制起来?

    紧跟着听到只要捏爆就会释放毒气,李老太监才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不马上动手的缘故。也总算是知道了自己为什么总觉得王胜有能够拖着他同归于尽的感觉。

    宝庆馀堂的那个法子不错,但还不至于让天子和李老太监惊讶,可后面传奇高手说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候,李老太监几乎是当场就惊叫了出来。

    传奇高手转述的这段时间,天子并没有坐在宝座上,而是烦躁的不停在御书房地上走来走去。一直耐着性子等传奇高手说完。

    “老李,你说,这个人还能留着吗?”天子气呼呼的问道。

    “如果常胜侯没有把这些和外人说过的话。”李老太监相对谨慎的回答道:“只他一个人知道,那就留不得了,得要马上斩杀才行。”

    这话其实就是天子自己没说出来的话,从李老太监的口中说了出来而已。三个人心里明镜一般,就是怕王胜在别的地方留一手,一旦他出事,他留下的暗子就会把这些东西公开。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动了王胜可就得不偿失了。

    “赌一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肯定没有对外人说过,也不敢轻易对任何人说。”天子又转悠了几圈,忽的开口道:“杀了他,一了百了。”

    又是天子又是诸侯的,的确是事关重大,王胜在无忧城里,能找到什么信任的人?只有王胜一个人知道的可能性极大,只要把王胜和这次跟他一起来京城的人全都杀死,谁又能知道还有这么一个针对天子和皇室的毒辣计谋?

    天子的目光转向了那个传奇高手,李老太监的目光也转了过去,只要天子一点头,那个高手就会连夜起身,刺杀王胜。

    笃笃笃,御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情,绝不会有人敢打扰御书房的这三个人的。

    李老太监亲自小跑着赶到门口,然后从门外一个小太监的手中接过一个密封的竹管,上面清楚的标着三道红线,这是最紧急的讯鸟传书。

    看到这三道红线的标志,李老太监更是不敢怠慢,赶忙拿着跑到天子座前,双手捧着竹管呈给了天子。

    天子接过来,验看了上面的封口,完好无损,这才微微用力,将竹管捏开,露出了里面的一卷薄薄的兽皮。打开来只看了几眼,脸色就变了。

    李老太监和传奇高手都不知道兽皮卷上写了什么,但肯定是很棘手的事情,不然天子不会变脸。

    天子盯着那个兽皮卷看了一会之后,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这才长叹一声,将兽皮卷交给了李老太监,示意他们两人都看看。

    两人凑到一起,只看了几眼,顿时间全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讯鸟传书是从宋国传过来的。宋国公主宋嫣已经发现了宝庆馀堂的雪糖霜和精盐在宋国的制作工坊,直接派大批高手强制接收,宋国公也发出了昭告,有关国计民生的盐糖粮食之类的,必须要官方专营,不允许普通商家经营。

    天子今天晚上才和王胜一起讨论了盐铁专营反制宝庆馀堂的主意,半夜里宋国那边就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这两者要是没关系,那才怪了。

    王胜不知道这些事情,如果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喊冤。这真的是和王胜无关啊,明明就是宋嫣自作主张,和王胜有个屁关系?

    可天子他们却不这么认为。刚刚才讨论要不要干掉王胜报仇秘密去除隐患,突然就来了这个消息向他们表明王胜的主意已经告诉了别人,这也太邪门了吧?

    王胜还杀不杀?李老太监和传奇高手的目光都看向了天子,等着天子定夺。

    可这时候,天子却已经不敢赌了。特别是王胜看起来明显还和宋国有牵连的情形之下。宋国现在高手最多,爵位最高,实力也最强大,也是最有可能携天子令诸侯的一方诸侯。

    一旦动了王胜引来宋国公不顾一切的挟持天子,那岂不是王胜的威胁都要成真?

    对了,王胜似乎只是威胁,后来还说过没必要用这么暴烈的手段。也就是说,这法子肯定还没交给宋国,可天子要是真的杀了王胜,那结果可就不一定了。

    阴差阳错之下,两桩凑巧的事情,却引发了天子的一系列猜疑。最终天子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弃了要马上杀了王胜以绝后患的心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