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2章第二百四十六章 咱是好人(上)!

    第二百四十六章 咱是好人(上)

    天子是真的被吓到了,被王胜描述的可怕的场景和后果给吓到了。二·五·八·中·文·网

    能把一个雄才大略励精图治的天子给吓住,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件事完全有可能变成现实。

    皇室的力量是不如各大诸侯,这是事实,至少在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内无法改变。也就是说,各大诸侯完全有能力做到 这些。

    至于说各大诸侯们会不会愿意这么做,那就更不用问了。以前的各大家族,现在的各大诸侯,何尝有过真正对皇室忠诚的时刻了?只要有机会,他们绝不会介意把皇室当成猪来养。

    之所以现在还没有人这么做,其实最关键的就只有两点。一个是皇室也就是天子的威望还没到可以用来占据大义名分的地步。另一个就是还没有诸侯能想到这一点。

    第一点王胜早就说的明白,要等几年时间,等天子的威望提升之后再操作。除非天子和皇室愿意从此就维持这么一个局面不变,否则只要越来越强,就一定会面临这样的风险。

    第二点就更扯了。各大诸侯想不到,难道王胜不会提醒他们吗?从王胜随便出个主意就把对他下杀手的宝庆馀堂玩死就能看出来,王胜绝不介意随便帮哪个诸侯出个主意然后让他们替王胜自己讨回被皇室侮辱的公道。

    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天子如此的忌惮。动手不敢,人家要对付自己,甚至都不用动手,只是动动嘴皮子,天下就得大乱。贰.五.八.中.文網王胜甚至不用出这种绝户计,只要把天子册封常胜侯的事情满天下一宣传,那些诸侯们以后对待皇室就得多几分心眼。

    要知道,王胜手中可还有诏书,那就是证据。一旦公布,天子就再也没有了公信力,要么立刻下台,要么从此皇室沦为笑柄,哪一个结果都不是天子愿意看到的。

    小七就是头猪,那几个重臣更是几头蠢猪。这样的人也算是可以捏的软柿子?你们居然就敢明目张胆的算计?你们真的就敢?

    现在天子恨不能立刻把牵涉到此事的所有人全都押到王胜的面前来,任由王胜处置来平息王胜的怒火。可惜,他现在要扮演的身份只是一个商人,而不是天子。

    “基本上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借着你和那个诸侯的关系,找皇室讨要你的欠账了。”王胜总算是觉得恐吓的差不多,所以开了口:“连本带利,你说多少就是多少,皇室上下要敢赖半个子,你找我,我帮你十倍百倍补上。如果你要是贪心点,直接就给报个十倍百倍的欠账,谅他们也不敢不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次轮到天子仿佛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王胜了,呆滞的看了王胜好一会之后,天子才有些不敢相信的冲王胜问道:“你帮我出了那么大个主意,就是为了帮我要回皇室欠我的那点金币?”

    “啊!”王胜非常肯定的点头,给了天子一个十分明确的答案:“咱们一开始说的不就是欠账的事情吗?你以为呢?你看,我让你忍耐几年,然后找个诸侯想办法,最后再要账,一要一个准,对不对?管不管用?没骗你吧?你看,这就是个要账的主意,你不是正需要吗?”

    天子真的很想一巴掌把王胜抽到天涯海角。你出了一个这么狠毒的主意,把天子当猪养,当人形印章,挟天子以令诸侯,甚至到最后禅让取而代之,最后你告诉我说这就是个要账的主意?是你傻呢?还是我傻呢?

    一想到王胜说的那些,曹操的还算是正常人,那个董卓说的话,让天子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真要发生那样的场景,天子死都无法瞑目。这么凶残,你居然说只是为了要账?

    可天子还不能反驳。因为按照王胜的说法,最后的的确确是可以要到欠账的。因为到了那个时候,皇室哪个人敢不给?虽然这笔欠账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但真到了那个境地,只要有人提出来,没有也变得有了。

    “你不觉得,这样要账,代价有点大了吗?”天子很是无语的问道。

    “是你要账,又不是我要账?代价不代价的,你自己连本带息都算进去不就行了?”王胜忽然一脸警惕的问道:“你不会是想要赖掉出主意的报酬吧?”

    这问题一出,天子哭笑不得。真要是执行的话,那简直可以说是灾难了,这么大的代价都要承受,区区点金币也值得赖掉?

    手一翻,天子手上就又出现了两个纳戒,再次冲王胜推了过去。连纳戒带上里面的金币,王胜一个主意算起来也价值差不多几万金币了。

    推出去的时候天子心里忽的闪现出一个无法形容的念头来,未来可能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可以说皇室整个被杀绝,原因难道就是因为区区值不了多少金币的一座侯府?真要是到了那个地步,天子喊冤都没地方喊啊!

    拿到了金币,王胜脸上就没那么警惕,看着天子琢磨道:“你这么一说的话,似乎这个办法的确是有点伤天害理啊!”

    “你也知道伤天害理?”天子差点一口唾沫吐在王胜的脸上,这话他也只敢在心理说说,脸上都不敢表现出来,只是附和:“的确有点过。”

    “恩,算算的话,大军进京,控制皇城,这肯定要死不少人。如果有诸侯不服,再来个勤王救驾,双方战事一起,这可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生灵涂炭啊!”王胜眉头都皱了起来:“咱是好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不能干,对不对?”

    这次换成了那个传奇高手心中暗骂:“你要是好人,那全天下就没坏人了。看看出的这两个主意,两个绝户计啊!”

    “虽然咱是无忧城的杀手,可也只是杀手而已,不是屠夫啊!”王胜再次感叹起来:“你说是不是?”

    天子只剩下点头了,他巴不得王胜不要有那种想法才对。

    “不对,在无忧城咱还是做过一段时间屠夫的。”王胜忽的反口:“不过,就算是屠夫,也不能干这种凶残的事情,是不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