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7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如何对付宝庆馀堂(下)!

    第二百四十三章 如何对付宝庆馀堂(下)

    “简单!”王胜想都不想的就回答了一句简单。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不过在中年人等着答案的时候,王胜却是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中年人。

    “我的错!”中年人二话不说直接认错,提起壶给王胜倒了一杯酒,自己也满上,端起酒杯道:“我这是存了私心了,不该隐瞒,自罚一杯。”说完,当先一饮而尽。

    王胜也跟着陪了一杯,中年人给两人再次满上,这才说道:“老哥我现在诚心请教一下,实在是有些生意也是迫在眉梢,不得不如此。”说完之后还解释了一句:“你放心,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找人请教的,也就是咱俩聊的投机,兄弟你要是有办法,老哥我必有重谢!”

    “你知道吗?我这次赔本就是因为有人说过类似的话。”王胜似笑非笑的看着中年人说道:“说是必有重谢,结果我上门来要谢礼的时候,人家不认识我了。”

    “砰”,中年人一巴掌重重的拍到了桌子上,引得周围人一阵侧目,估计是看到了王胜强健的体格,那些人才没有说什么,嘟囔了几句,该继续继续,该走人的走人。

    “还有这样做生意的?”中年人义愤填膺的说道:“这样做生意,以后谁还敢和他合作?要老哥我说,他这生意长久不了。”

    “说的是。”王胜主动端起酒杯,和中年人碰了一杯:“等我缓过手来,就和他们慢慢算算这笔账。说句不客气的,这世上我还没见过欠我帐的人能舒坦多久的。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中年人脸色丝毫没变,就是眼中闪烁了一下光芒,却是十分的短暂,谁都没看出来。等王胜说完,他才继续刚刚的话题:“还是说宝庆馀堂。”

    “小兄弟你也应该看得出来,我要维持这锦衣玉食体面的生活,就得把我的生意维持下去。”中年人指着自己的身上让王胜看,丝毫不怕暴露自己的富有:“可是宝庆馀堂最近压制我的生意压制的特别狠,小兄弟你看看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维持住眼下的生意,只要能撑上半年,我就能缓过来。”

    一边说着,中年人一边推过来两个纳戒:“不管办法成与不成,这些金币就当给小兄弟你喝酒了。”

    王胜抬起头,看了看满脸认真的中年人,笑问道:“那我可就当真了?”

    “当然!当然!”中年人把两个纳戒推的更近了一些,王胜笑了笑,毫不客气的伸手将纳戒接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

    “宝庆馀堂最近手脚挺多,还想对付我,那我就帮你一把。”王胜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然后马上反问了一句:“你官面上认识人不?京城也行,随便哪个诸侯也行。”

    “认识!”中年人马上点头,凑了过来,等着王胜的妙计。

    “认识就好办了。”王胜点了点头随口道:“宝庆馀堂现在最赚钱的产业是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雪糖霜和精盐。”中年人飞快的回答道,眼中射出了殷切的目光。

    “和官面上联手,盐铁专营!”王胜毫不犹豫的推出了一个主意:“当然,不只包括盐铁,所有关乎国计民生的东西,都要专营。比如粮食,比如雪糖霜。”

    “这个专营是怎么个说法?”中年人若有所思,仿佛抓住了一点引子却又不得全貌,着急的皱眉揪胡子的。

    “就是这些事关国计民生的东西必须要由官家专营。”王胜解释道:“你想啊,一旦发生了战争,可粮食食盐这些却掌握在一个商家手上,他要是不配合,军队吃不上喝不上,会不会要命?”

    “会!”中年人已经想通了很多东西了,双眼都冒出了光芒。

    “有了灾荒,本该国家赈济的,可东西却在商家手上,囤积居奇,坐地起价,要不要命?”王胜又问道。

    “要命!”中年人再次点头,身体都快哆嗦起来了。

    “所以啊,这些东西就不能私人经营。”王胜继续支招道:“这几个理由充分吧?随便哪个诸侯发布个命令,这精盐,雪糖霜,粮食,兵器这些生意就掌握在了国家手中。这其中的利润就不说了,还能多安置多少官员?有一个诸侯这么做,全天下肯定有样学样。”

    “宝庆馀堂一下子丢掉了这么多进项,他们还顾的上打压你吗?”王胜笑着冲中年人问道:“这下老哥你别说撑半年,一两年都没问题吧?”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中年人口中这么说着,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一方面是自己发现了一个大财源,另一方面却是对王胜的这个主意。

    这哪里只是帮自己撑过半年的时间啊,分明是把宝庆馀堂断根啊!宝庆馀堂这几年的生意重点全都集中在了雪糖霜和精盐上,秘密的生意还有大宗的兵器,可全都被王胜一句话就彻底的毁的一干二净。

    之前就听说宝庆馀堂的人得罪了王胜,大家还等着看王胜一个人如何和宝庆馀堂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斗,等着看螳臂挡车,等着看王胜出丑呢。结果王胜根本连动都不用动,只是随随便便想个主意,宝庆馀堂要是十年二十年能缓过气来就算他们祖上烧了高香。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要命啊!宝庆馀堂是有多傻,才会和这样的人交恶?别人拉拢都拉拢不过来的人,宝庆馀堂的大东家怎么就想着拼命的推给敌人呢?

    想完宝庆馀堂,再想想皇家自己,中年人忽的苦笑起来。皇家这次的做法,岂不是也和宝庆馀堂一模一样,愚蠢到了不能再愚蠢?虽然不是天子本人的意思,可出手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还有一群怂恿鼓动的重臣子弟。

    那些重臣肯定是嫉妒了,不平衡了。他们觉得他们在分封诸侯一事中出了大力,所以看到天子分封王胜做常胜侯,他们不乐意了,才会想出这种主意来打压王胜。各大家族他们不敢动,就只能挑王胜这个最软的柿子捏了。

    一群蠢材,等到安稳好诸侯国之后,难道各种封赏会少了他们吗?短视之极!

    想到这里,中年人在桌下的手,打出了一个手势。旁边一桌吃饭的人当中,立刻有人起身结账,离开了客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