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6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如何对付宝庆馀堂(上)!

    第二百四十三章 如何对付宝庆馀堂(上)

    “对了,旁人都叫他乡巴佬,只有你叫他常胜侯,这是为什么?”天子似乎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很自然的随口问道。贰.五.八.中.文網

    “因为陛下封他为常胜侯,那他就是常胜侯。”李老太监一直保持着原先站立的姿态,恭敬的回答道:“奴婢看的不是他的人,而是陛下的旨意。”

    “朕封他是常胜侯,那他就是常胜侯!”天子忽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狂笑了好一会之后才停下了笑声,感慨的说道:“当然,朕亲口册封他是常胜侯,那他就是常胜侯。哪怕他本来就是个乡巴佬,那也是常胜侯。”

    “老李!”感慨完,天子站起身来,走到了李老太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这京城之中,也只有你把朕的话当做是圣旨,你很好!很好!”

    李老太监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表情,配合着天子的动作,稍稍的将肩膀放低了一些,让天子拍的不用太费力。说起忠心程度,那些重臣也好,还是自己的亲儿子也罢,都不如这些围绕在天子身边的太监们。

    “奴婢已经将常胜侯府派人围住,里面的人谁也不许走脱。”等天子感慨完,李老太监这才再次的回报一遍:“请陛下定夺。”

    “做的好!”天子又夸奖了一句,在御书房的地下来回的走了两遍,然后一咬牙下令道:“派人把那四家也监视好,不要走脱了一个。”

    “是,陛下!”李老太监大声的答应道。贰.五.八.中.文網

    “常胜侯的落脚之处找到了没有?”天子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就在离城门不远的永昌坊一个客栈中。”李老太监对此早就掌握,马上回答了出来。

    “知道他在哪里,你也控制不住?”天子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语气中颇有不满。

    “奴婢和常胜侯先后相处几个月,始终看不透他。”李老太监对天子的质疑没有一点不满,飞快的解释道:“奴婢有一种感觉,一旦动手,最好的结果也是同归于尽。”

    “你一个人不行,难道不能多带几个高手?”天子还是皱眉。

    “带多少人都一样。”李老太监不动声色的回答道:“他绝对有办法拉着所有人同归于尽,甚至……”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老太监迟疑了一下,天子急忙问道:“甚至什么?”

    “甚至可能他会拉着整个皇城同归于尽。”李老太监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然后低下了头。

    对李老太监的判断,天子一向是信任的。既然他这么说,那王胜一定是有手段拉上整个皇城同归于尽的。只是,什么办法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果这东西要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话……

    “知道什么办法吗?”天子动心了,急切的问了出来。

    “不知道。”李老太监直接摇头。他有的只是那种危险的感觉,而并不是知道具体危险是什么。在王胜的身上,他就曾经感觉到那种让人惊恐的危险预感,这种人,能不激怒就不要激怒。

    “更衣,朕亲自去会会这个常胜侯。”能让自己的头号心腹忌惮成这样,而且人已经来了京城,天子的好奇心比春日的野草还要茂盛,不见一见,真的是不甘心。

    “陛下的安危……”李老太监含混的提了一句,天子却是铁了心,一定要见:“去见见,这样的人物,不见识一下,有憾啊!”

    李老太监就是一点好,只要天子想做的,他会用适当的话语提醒天子,可天子一旦是铁了心想做的,那李老太监就会不计代价的帮天子做到。

    很快,天子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器宇轩昂但又相对普通的商人,带着几个随从,直奔王胜和女东主他们住的“再来客栈”而去。

    刚过晚饭时分,女东主蒙着面纱,没有和王胜他们一起吃饭。倒是刘叔还特意陪着王胜在客栈大堂里喝了几杯,宽慰了几句。

    两人正喝酒的时候,门外进来了两个人,一看就是一个主家一个仆人,在另一个桌上也叫了酒食,慢慢的吃着喝着。

    王胜和刘叔喝了不少,王胜年轻修为高,还能撑得住,刘叔却已经醉的不成样子,满口醉话被另一个掌柜的给扶走了。

    这边剩下王胜一个人,正要回房间休息,刚刚进来的两人中的那个主家却拎着一壶酒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

    “小兄弟,不介意一起聊聊吧!”过来的中年人一点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刚刚刘叔的位子上,似乎满腹的牢骚:“出门在外的,我那个仆人连个聊天都不会,闷死了。”

    “好啊!”王胜的眼睛眯了起来,笑着说道:“相逢就是缘,来干一杯。”

    这个不请自来的中年人国字大脸,气宇轩昂,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高贵出身。别的不看,光看双手,保养的细嫩,肯定没怎么干过活,甚至没怎么下功夫修行过。

    “刚刚听你们聊天,这是来做生意,赔了?”中年人仿佛是个自来熟,和王胜碰了一杯,就开始主动说起来。

    “对,赔了!”王胜笑着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

    “你这小伙子心态可以,是个做大生意的。”中年人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做生意就得这般胜不骄败不馁,一次赔了不要紧,下次咱连本带利赚回来便是。没必要唉声叹气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货真的是个自来熟,还没通名报姓呢,就已经咱咱的不离口,仿佛两人已经多熟稔一般。不过,中年人倒真的是博闻强记,这天下的山川地理人文习俗,简直是张口就来,甚至连一些各地的物产都讲的头头是道,至于到哪里做生意要拜哪家的码头,更是门清,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博学的家伙。

    王胜更不弱,虽然这个世界的一些东西王胜还不是很熟悉,可他背后有一整个地球的知识,回答应对,得体自然,惊爆一地眼珠,罕有接不下来的话题。

    两人聊的投机,中年人忽的问道:“你说,如果生意场上得罪了宝庆馀堂这种庞然大物,该如何应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