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5章第二百二十七章 底牌(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底牌(下)

    砰,一个人紧跟着飞了出去,却是两个普通护卫中的一个。二·五·八·中·文·网人还在空中,就已经狂喷鲜血,胸口一个十分明显的凹陷。

    刚刚站到了高手护卫之后的另一个普通护卫,此刻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从背后攻击,高手护卫全身防护服没什么用处,只有头颈之处的攻击才能一击致命。他选的角度很好,剑也足够快,一剑刺穿了颈椎就让高手护卫瞬间毙命。

    “好吧!你的剑很快。”刚刚问话的掌柜的,脸上忽的露出了笑容,冲着这个护卫笑了起来。

    不光是这一个掌柜的,至少有五个掌柜,此刻也都大笑了起来。其中一个是刚刚发抖的抓不住食物的,还有一个是满脸青紫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另外还有一个则是前期受了伤呻吟不已的。到了此刻,他们终于不用在伪装什么,全都畅快的笑了出来。

    其他没有放肆大笑的掌柜们,也都个个脸上带着笑容。其中几个还互相打趣起来。

    “你这个死胖子,吐白沫都吐的不自然,差点就让人看出来了,吓的我心惊肉跳的。”

    “你还说,装害怕都装不像,你还牙齿打颤,有那么过分吗?”

    ……

    不一会的功夫,除了受伤的人当中的确有两个是有些轻微伤势之外,其他人全都是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

    就在众人调笑的这功夫,那个动手的护卫已经在被他打飞的护卫脖子里补了一剑,确保他再也不可能有什么机会。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人在险境,有些时候,就是要特别的谨慎。当然,两个尸体身上的东西都带走,每个人都带了补给,这些都是在千绝地中生活的必备之物。

    “走,往独狼说过的那边走,那边有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一个年级偏大的掌柜的站了出来,发号施令起来。

    大掌柜的年纪最大,地位最高,一句话,所有人都毫无异议,飞快的收拾东西,然后带上两个受伤的同伴,往直前王胜就已经暗示过的方向小心的走去。那个方向,其实就是之前飞狐他们大队伍搜索过的方向,王胜在前一天的搜索中,已经发现了安全的藏身之处并做好了暗记。

    每个人都走的很小心,哪怕一点草木都尽量小心翼翼的不去踩踏不留下痕迹。动手的那个护卫,则小心的开始给大家扫尾,做了一些精巧的伪装,至少人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都看不出来这边新有人走过,大家看到的,只是昨天飞狐等人留下的痕迹。

    女东主能在宝庆馀堂主持那么多年,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身边的人不说,暗中至少培养了一大批忠心的下属。若非如此,她想要给王胜带的消息都带不出来。若非如此,她又哪来的底气想要靠着这个遗迹中的东西东山再起?

    那一夜所有人都被王胜弄的昏睡过去之后,女东主就给王胜交了底。只要能把这些掌柜的和大队伍隔开,他们就能想办法逃离,只要给他们一个安全的地方栖身就行。

    之前的布置,就是针对这一切做的。包括故意浪费时间,故意折返等等,就是为了等机会将安全藏身之处的方向指给大家。

    王胜知道这些忠心耿耿的掌柜的对女东主的重要性,甚至比武功高强的侍卫还要重要,所以不管怎样,都要给他们一个安全的庇护所。

    只走出去不到五里,大掌柜就看到了王胜和他们约定好的暗记,然后小心的往那个方向折了过去。依旧还是最后的那个护卫小心翼翼的扫尾,抹除了痕迹。如果有人追踪过来,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着之前队伍搜索前进的方向走下去,而不会注意到这里有一条密林中的歧路。

    当时没有人注意到王胜在路上的时候还稍稍的拐了一下。也许黑蛇注意到了,但这并不妨碍他到时候刺杀王胜的安排,所以就算看到了,他也不会说。王胜当时消失的时间也很短,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胜已经出现,自然没人会觉得有不对的地方。

    大掌柜沿着那条崎岖的小道拐了个弯的时候,就看到了王胜留在树上的暗记,箭头却是冲上。抬头一看,大掌柜顿时间明白过来。

    这是一棵大树,上面的枝杈很高,也足够宽大。只要上到上面,稍稍的布置一下,就是一个隐蔽又安全的庇护所。

    一行人顿时间行动起来,身手矫健的爬上去。等上去之后,大掌柜才发现,王胜还在那棵大树的枝杈上留下了十个纳戒,里面装着的全都是食水。

    等众人安顿好,大掌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才有时间感慨。

    王胜这么一个在千绝地里面来去自如的高手,宝庆馀堂的新东主是脑子进了水还是怎的,就因为人家不主动巴结他,就要想方设法打压干掉。和女东主相比,新东主以及宝庆馀堂的大东主简直就不值一提,这也是大掌柜为什么会对女东主如此忠心耿耿的原因。

    都休息好之后,大掌柜才找到了那个唯一的护卫,吩咐起来:“独狼说过,我们走过的地方,至少有五天不会有什么要命的毒虫,你回那个水脉那边,发信号,让我们的人过来会合。”

    护卫点了点头就要照办,大掌柜忽的拉住他:“千万记住,一旦情形不对,马上离开。逃不掉的话,就服下那种伪装中毒的丹药。”捏着护卫胳膊的手紧了紧,又叮嘱了一句:“总之,保命为先,懂吗?”

    “我明白!”护卫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滑下了树,沿着原路往水脉宫殿方向摸去。

    目送着护卫消失在密林中,大掌柜也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次小姐能不能东山再起,就看这一遭了。不过,只要大小姐和王胜站在一边,就有绝对的机会。他可是知情人,王胜的身上,随随便便类似白糖精盐这样的生意,光主意就有成千上万个,就算没有遗迹里的东西,也一样可以短时间内做成另一个宝庆馀堂的规模。

    可惜,大小姐虽然看起来柔弱娇媚,骨子里却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她似乎更想向王胜证明些什么,傻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