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1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解释(下)!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解释(下)

    “解释什么?”王胜冷笑着反问道:“我告诉你们到地头了,你们质疑说没到,我证明给你们看,如此而已,有什么可解释的?”王胜看着飞狐,突然笑了起来:“别告诉我你刚刚在这里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贰.五.八.中.文網”

    “这里为什么会塌陷?为什么会有水?”飞狐压着怒火,再次问道。

    “很简单啊!”王胜一副给飞狐解释的样子:“我就是冲着水源来的。你们要找的是个炼丹的宗门遗迹,要炼丹就必须得有好水,只要在附近寻找足够好的水脉,很容易就可以确定范围。”

    “炼丹宗门的水脉一定非常重要,所以肯定是盖了一个宫殿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来保护的,绝不可能露天。”王胜不紧不慢的说着:“刚刚我们就是站在水脉的那个建筑的顶上。炼丹的地方不可能紧挨着水脉,但也不会太远,所以我说就在几十里范围之内。”

    刚刚众人是站在一个小山包上的,上面还长满了树木藤蔓花草什么的,谁能想到这居然不是山包,而是一个宫殿?听到王胜的解释,所有听到的人们全都惊呆了。

    不过,现在低头看看,那些沙土什么的不说,但有几块石头明显是很规则的条形石块,一看就是人工的东西,绝不是天然形成的。众人还看到了一些腐烂的木头什么的,基本上可以确定,王胜说的并没有错,这里几百年前真的就是一个宫殿。二·五·八·中·文·网

    几百年的时间,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沧海桑田了。一座用来保护水脉水源的宫殿,竟然就变成了一个山包,而且还是长满了各种植物的山包,一点都看不出来原来这是个宫殿,甚至连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要不是众人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一切?可众人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涌出的泉水和腐烂的木头已经规则的石块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其实往旁边挖一挖,众人就能看到整个宫殿没坍塌那部分的墙壁什么了。

    “可你为什么不说?”飞狐的怒火已经快要到最高点了。就因为王胜不说,结果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要不是留着王胜还有用,飞狐都忍不住要自己动手干掉王胜了。

    “我没有说过到地头了吗?”王胜振振有词的对着飞狐说道:“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要么就是你的记忆出了问题。我真的没说过吗?”

    王胜的确是说过到地头了,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可是,王胜当时说的那么没精打采的,谁也没当王胜说的是真话啊!那个状态,在场的人全算上,又有哪个相信王胜说的是真话了?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飞狐强行压下了火气,愤怒的质问道。他被王胜的话顶的无言以对,只能找别的理由。

    “解释?”王胜上上下下看了飞狐好一会,这才打了响亮的哈哈:“哈!解释?”

    “不是我吹牛,你们这些人,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加起来再乘上十倍,也没有我一个人了解千绝地。”王胜算是发飙了,声音大的出奇,一只手指着飞狐然后划了个圈子:“我不是针对你们中的某一个,我是指你们所有人,全都是垃圾,在千绝地里就是个屁,连屁都不如。”

    看着一群高手愤怒的目光,王胜毫不在意,点完一个又点一个:“解释?凭什么?就凭你们一帮子什么都不懂的玩意?解释还浪费时间!”

    “刚刚那个家伙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千绝地里质疑我的专业?”王胜双目也瞪了起来,回瞪着那一群愤怒的高手,再次提高了声线:“凭他也配?”

    突然的大声让所有人身体都是不由自主的一颤。谁也不知道这是王胜的九字真言临字诀的妙用,面对王胜,一群修为比王胜高的高手乖的如同孙子一般,此刻连反过来质问的人都没有,好像一下子全都心虚了。

    “解释?你们凭什么要解释?”王胜稍稍的缓和了一下声线,再次问道:“跟着我进千绝地有两个规矩,第一个是铁律,决不能违反。那么有没有谁记得第二个规矩是什么?”

    一群宝庆馀堂的高手面面相觑,不是只有一条铁律吗?哪里来的第二个规矩?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上来。

    还是有一个胖掌柜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飞狐见状急忙问道:“第二个规矩是什么?”

    “第二个规矩是……”这个掌柜是原先宝庆馀堂在千绝地分号的掌柜,这时候有点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的回答道:“不解释!”

    王胜的确说过,进了千绝地之后,任何事情任何命令都不解释,爱听不听。不过,这是王胜第一次进千绝地的时候立下的规矩,后面王胜也对几个组织放开了这个规矩,所以宝庆馀堂的人肯定是都以为那条规矩已经废除。

    “那你为什么后来给皇家给凯旋宫的人解释?”飞狐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也想起来,王胜真的有过这个规矩。问题是,他事先可不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人家付出了代价。”王胜面无表情的冷声问道:“在出发之前,你们宝庆馀堂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有哪一个说过要给我解释的价码了?没有,至少我没有见到。另外,我记得,在出发之前,我特意问过,知道不知道规矩?你们是怎么回答我的?”

    一群人全都愣在了原地,无言以对。当时大家当然是说知道规矩,可这会说起来,却是如此的讽刺。

    “那你刚刚为什么……”飞狐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只能悻悻的问了半句,连他自己都不直到要问什么。

    “既然有人愿意付出性命,那我不介意让他死的明白一点。”王胜还是毫不在乎的回答道:“我心情好,所以,如果下次你们有人还愿意用性命作为代价,想知道我是不是浪得虚名,我保证还会在他死后给大家解释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