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2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给个说法吧(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 给个说法吧(上)

    只是个做生意的?王胜很想和老道士坐下来认认真真的讨论一下,做生意的做大了能做到什么地步。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知道地球上中国的始皇帝他爹是被什么人投资的吗?吕不韦,一个做奇货可居生意的,他也只是个做生意的。

    这种事没办法和老道士较真。这又不是这个世界上老道士一个人的看法,几乎可以说是全天下人的看法了。王胜要因为这个计较,不知道每天要和多少人分辨。

    在老道士心中,九字真言也好,《道德经》前篇也好,可比宝庆馀堂的一个女东主重要多了。虽然女东主用过进入千绝地核心的地图来诱惑王胜,可这怎么可能诱惑到老道士?

    王胜自己也很清楚,宝庆馀堂女东主拥有的阵法分布图,最多最多也就是核心边缘往里五十里,再不可能有更详细的了。如果千绝地核心的阵法分布图那么容易就能弄到手,宝庆馀堂也就不会是现在的宝庆馀堂了。

    也罢,老道士愿意回去就先回去。反正王胜下次想找老道士办事,只要用《道德经》后面的章节和他换就是。《道德经》全文八十一章,王胜才给老道士背了六章,后面还有七十五章,足够劳动老道士好多次了。

    老道士这次是保护王胜的,回到了无忧城,王胜的安全根本不用老道士操心。只是休息了一晚上,老道士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无忧城,留下了王胜一个人。贰.五.八.中.文網

    王胜大早上先晨练之后,悠哉游哉的享受过丰盛的早餐,慢慢的踱到了原先的城主府现在的王宫,请王宫的卫士去禀告管家老哥。王胜在无忧城里可是名人,哪个卫士不知道?这边一请求,那边就有人飞快的跑进去禀报了。

    没一会功夫,管家老哥就飞快的出现在王宫门口。远远的就冲着门口的王胜堆起了笑脸,一通热情的招呼之后,王胜才说明了来意。

    “昨天想了想,还是觉得宝庆馀堂的那个任务可以走一遭。”王胜同样笑着和管家老哥说了起来:“还要劳烦老哥,给国侯禀告一声,顺便把这事做成咱们无忧城的任务,老弟我到时候接下来便是。”

    管家笑的眼睛都快找不到了。王胜特意过来说同意出这次任务,就相当于城主大人的人情落的更是着实。特别是王胜特意要求把这事做成无忧城的任务,那就是表明王胜只信任无忧城,而不是单方面的信任宝庆馀堂,一看就是自己人的表现,不然话里话外怎么一提无忧城就是咱们无忧城呢?

    这事情操作还需要一段日子,这段日子王胜正好在无忧城里逛一逛,修整一番。

    走在无忧城的杀手大厅那条大街上,王胜算是知道了影子老太监说的楷书近来大行其道有多夸张了。

    基本上只要是挂着牌匾的,挂着招牌的,无忧城里的店铺清一色的都换成了楷书招牌。以前的隶书篆书几乎全都不见了踪影,就算是有些百年老店如御宝斋宝庆馀堂这样的,也是把隶书的老招牌挂在上面,下面又挂了一块楷书的新招牌。

    这样的配置让王胜看着直摇头,有没有这么夸张啊!不过别人家的生意,王胜也不管那么多,一路走一路看。

    经过御宝斋的时候王胜还特意进御宝斋蹭了他们一壶香茶,什么也没买,放在地球上这绝对会被负责招待的伙计骂半死,可御宝斋这里一看到王胜进来,直接派了个长腿大胸的侍女过来伺候,啥话都没有,王胜要什么给什么,看着架势王胜就算是开口要这个侍女,御宝斋估计都会给他送上门去,让王胜都不好意思多呆了。

    千绝地里面一呆就是几个月,哪怕王胜有九字真言,有老道士在身边,其实神经也是随时随地绷紧的,本能一般的警惕性绝不可能因为任何因素而降低。紧张了几个月,王胜也只有在无忧城里面才能觉得相对安全,才能稍稍的放松一会。

    从御宝斋溜达出来,王胜慢慢的溜达到了杀手大厅。尽管现在已经有蔷薇姐专门服务自己,可王胜还是挺享受这种轻松的散步。

    来杀手大厅,王胜当然是有事。蔷薇姐很快的迎了上来,把王胜迎到了杀手大厅的贵宾房间当中。

    “凯旋宫宫主没有封爵吗?”王胜看着蔷薇姐好像没什么变化,忍不住问道。

    “封了,凯旋伯。”蔷薇姐笑着回答道:“以后我就是凯旋国的人,凯旋宫也不再是隐世宗门了。”

    隐世宗门这次也没逃过天子分封的诱惑,全都跳了出来。当年这些隐世宗门其实也是在灭林家中出了大力的,皇家当然都清楚。这下把所有势力都拉到了明面上,却比他们以前隐藏在暗中更容易对付了。

    相信各方肯定考虑过这些问题,王胜当然不会多嘴多舌说些什么,只是见面打招呼而已,王胜也从没把蔷薇姐当成是可以掏心掏肺的自己人。

    “能联络上冯家人吗?”王胜和蔷薇姐也没什么客气的,稍稍寒暄了两句,王胜就把来意问了出来。

    “无忧城里的,可以。”蔷薇姐本来就是凯旋宫在无忧城的棋子,各方势力其实都有接触,当然可以接触到冯家人。

    “把这个送给他们,然后问问他们什么意思。”王胜把自己那一整套八重境妖兽皮制作的防护服拿了出来,叠在一处,放到了蔷薇姐面前的桌子上。

    这套防护服,是冯家那回为了答谢王胜他们带出了冯家子弟而特意送给王胜的谢礼。在宋家的死士发动攻击的时候,防护服两次都被宋家死士洞穿,而且洞穿的部位全都有酥脆的变化,这防护服要是没被做手脚才怪。

    上次回无忧城,王胜的行程忙,顾不上找冯家的麻烦,现在王胜把防护服送回给冯家,就是要找他们要一个说法。不能不声不响的和宋家一起暗算了王胜,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世上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