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0章第二百二十章 超级粉丝(上)!

    第二百二十章 超级粉丝(上)

    随着影子老太监话语一起出现的,是一卷十分精美的卷起来的黄色诏书。二·五·八·中·文·网

    王胜一点都不客气的直接拿过来,打开,然后愣了神。诏书上,异常明显的用工整的小楷整整齐齐的写着一大段的内容。虽然王胜古文的功底并不是很好,但还是能看出来,就是老太监说的意思。

    “这诏书居然用的是楷体字?”王胜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哦?”影子老太监对王胜顿时间刮目相看了,上上下下看了王胜好一会之后,才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你在千绝地里面一呆就快一年的人居然也认识楷书?”

    从营地建设到后来王胜山壁领悟九字真言,加起来真的快要一年了。老太监的惊讶就是在这里,王胜这么个一看就是战士杀手的家伙,居然也会关心这些咬文嚼字的文人士子们关心的字体问题,还真是奇怪。

    不过老太监自己曾经生活在皇宫,多少也沾染了不少官员们的做派。这几年突然之间名声鹊起的楷书,他自然也稍稍的接触一番。不敢说自己会静下心来练习书法,可至少也要拿着诏书能看懂内容吧!

    还好,基本上只要能看懂那些武学秘籍上的隶书的,绝大多数都能看懂楷书。这两种字体对文字的改变并没有太多,只是一些间架结构和笔画的改变。

    这期间的那些饱学之士耗费了多少心血什么的不说,但至少在老太监眼中,这些文字显得更容易阅读了。二·五·八·中·文·网

    “很显然。”王胜都说出来楷体的名字了,当然是认识楷书。

    “你关注文坛不多。”影子老太监似乎忽然之间有了吹牛的资本:“这楷书的出现,可是这几年来文坛的盛事,全天下的文人们,都如同狂欢一般的在练习书法,已经形成了潮流。这年头谁要是不会写几笔楷体,在文人圈子里根本就混不下去。”

    说起来这个,老太监似乎在王胜这边找到了优越感,至少他觉得知道的多,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述起来。

    “据说一开始,这是老君观的凌虚老祖潜心琢磨多年,为了养气,抄了数十年道经,这才自创的一门书法。”难得老太监在无忧城里能和一个人敞开心扉说一些八卦,特别还是京城那边的八卦,老太监说的是眉飞色舞。

    凌虚老道士就在屋子里一个人休息,不知道他听到 这番话是什么感觉。估计也会是哭笑不得多一些吧!王胜现在特别期望看到老道士的表情,看看他安着一个楷书发明者的名头有多体面,哈哈哈哈。

    影子老太监完全无法想象王胜心中的恶作剧,还在那边眉飞色舞的吹着牛:“楷书第一次出现,就是现在的三清观。你知道吗?百丈多高的三座老君像,一夜之间凭空出现,天下道门子弟如同疯了一般前来朝圣。”

    “每个老君像左右,都有一副道门楹联,上面就是用楷书雕刻的。”老太监越说越是手舞足蹈,甚至还摆出了他听说的老君坐像的姿势,仿佛他亲眼见过一般:“楹联一面世就惊动了京城的一位阁老,短短一个月之内,号称京城所有读过书写过字的人全都到那边去膜拜过,文坛盛事,盛况空前啊!”

    说完,老太监看着王胜有点傻呆的表情,忍不住说道:“这不,才一年多的时间,楷书就已经传遍天下,连你都知道了,可想而知这传的有多广了。”

    王胜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像是便秘一般,好像在憋着什么,总之看着十分的别扭。

    老太监这边却是完全没有看到王胜的表情,说的越发的兴高采烈,嘴都快停不下来了:“也就是那位凌虚老祖了,据说在老君观一抄道经就是几十年上百年,也只有这般的神仙一般的人物,才能写出来这等方正平直的楷模之书啊!别看那些读书读到白头发的老头子个个都说自己学问渊博,可他们在书法上下的功夫,拍马也比不上这位凌虚老祖。”

    从老太监的口中,王胜能听出来,老太监对于凌虚老道士极为推崇的,一副崇拜偶像的口吻,这让王胜不由得奇怪起来。

    “你一个堂堂的七品青牌杀手,不用对一个抄经书的老道这么崇拜吧?”想着也觉得有意思,王胜也就随口问了出来。

    “狗屁!什么叫抄经书的老道?”影子老太监的脸色变的比翻书还快:“那是凌虚老祖!你懂什么?”

    王胜配合的瞪大了眼睛,仿佛在问凌虚老道的身份。

    “凌虚老祖至少也有一百八九十岁,修为通神啊!”影子老太监是真的崇拜老道士的,说起老道士的时候,那一副维护的口吻:“老君观第一高手,放在全天下,也是少见的超级高手。你问问这全天下所有的诸侯国,有没有哪一个敢说自家有高手能和凌虚老祖相提并论的?告诉你,一个都没有!”

    碰上粉丝了,还是个七重境甚至可能是八重境的高手粉丝,王胜还能说什么?说的不爽了对方还不和自己翻脸?王胜可是见过地球上的那些追星族的,想不到这里竟然会碰上一个高手追星族。

    一路忍着笑,耐着性子听完老太监对于凌虚老祖的崇拜。老太监也喝够了酒,唠足了废话,这才心满意足的跳过围墙回自己家里睡觉去了。留下王胜一个人,憋着笑准备看看那个老太监口中无比崇拜的凌虚老祖。

    外面的所有话语,老道士都已经听到了,还听的清清楚楚。如果说前面吕温侯他们说的算是比较正常老道士可以置之不理的话,老太监的后半程的话就让老道士有点坐不住了,特别是当着王胜这个真正的楷书发明人的面狂吹凌虚老祖,让老道士简直是异常的尴尬。

    好在王胜并没打算使坏,只是想和老道商量些事情。但老道士却是满脸的通红,有些羞愧。楷书创始者是京城那些文人们主动安插到他头上的,老道士推辞半天都推辞不过。

    “老道,天子这封赏,你怎么看?”王胜完全没有提那些事情,开口就是正事,直接问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