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6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女东主的困境(上)!

    第二百一十八章 女东主的困境(上)

    女东主居然还能反败为胜?王胜来了兴趣。二·五·八·中·文·网不过王胜奇怪的是,既然女东主都能负责这么大的行动了,怎么会还要通过无忧城主这边来卖面子联系自己,而不是自己直接上门来?

    “现在掌控宝庆馀堂的并不是她。”对此,管家老哥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事实上,她现在的处境并不妙,只是宝庆馀堂的大东主愿意给她一次机会,所以才通过国主联系你,否则的话,她无法出门。”

    千绝地里的炼丹宗门遗迹,神丹,呵呵,王胜只微微一想就明白了。那个蒙面女东主的处境恐怕不是一般的差,否则的话,这种送死的活怎么可能会落到她的手上?

    现在谁能在千绝地里来去自如?除了王胜,再无其他。宝庆馀堂手里有炼丹宗门遗迹的地图,自己却找不到门路,只能找王胜。可是那个新掌柜又把王胜得罪死了,王胜怎么可能给他们带路?

    也就是女东主和王胜还有那么一点点交情,所以,这些人马上就把女东主推了出来,想靠着她和王胜的关系,来让王胜点头帮忙。估计这也是她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如果王胜愿意,那么她就还有那么一丝机会,帮助宝庆馀堂探索一次那个遗迹。如果王胜不愿意,恐怕女东主最好的下场,也是被圈禁至死。

    大家族的内部倾轧,还真的是残忍。哪怕女东主之前给宝庆馀堂立下多大的功劳,只是因为身为女子,就没有半点机会,直接镇压。贰.五.八.中.文網王胜想想也觉得替她可惜,在外面拼死拼活辛苦了这些年,刚做出点规模和成绩,就被人摘了桃子不说,还推到了这个境地上。

    王胜可以想象,如果她这次能成功的探索遗迹,并找到了宝庆馀堂需要的神丹,那么也许处境会好那么一点点。如果失败,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

    女东主估计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哪怕只有那么一线生机,她也会想方设法的抓住。可惜的是,她现在连和王胜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还得通过宝庆馀堂的大东主来争取给她这个送死的机会。

    要不要帮忙?王胜开始琢磨。神丹什么的,王胜不在乎,有九字真言在,王胜可以确保自己的身体不会陷入那种境地。况且,有没有神丹都两说,真要有那么厉害的东西,当年林家还会放任?早就抢过去了吧!

    宝庆馀堂估计也就是想试试,万一成功,对他们大有好处。万一失败,那也没有损失。甚至借此看清王胜可能还会为了某种原因帮助女东主,以后还可以借助女东主来多次利用王胜。

    好算计,不愧是两大奸商世家之一。

    至于说女东主的安全,估计从来没有在他们的考虑之内。活着就利用,死了则是除掉了一个内部竞争对手,不用问,这任务肯定是女东主“自愿”的。

    “很危险?”王胜没做出决定,只是问了一句。

    “千绝地里面。”管家老哥苦笑了一声:“你比我更清楚吧!”

    “红颜知己?”凌虚老道士听了半天,也听了出来,戏谑的问道:“还是个大胸的美女?”

    “是不是美女不知道,没见过。”这次轮到王胜苦笑了,他还真没见过女东主长什么样,以前都是蒙着面见面的。

    说实话,王胜现在还真有点不想被利用。宝庆馀堂的做法,王胜很不喜欢。况且,王胜现在的最主要的目标,还是梦中女孩,王胜可不想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分心。和女东主的交情是交情,但还没到能让王胜为她赴汤蹈火的境地。

    “算了吧!”王胜冲着管家老哥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我还是休息一阵子,然后进营地里修行上一段时间。”

    管家老哥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反正这又不是国主的事情,只是传个话而已,话已经传到,国主就算是完成了嘱托,收到了人情。至于王胜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对国主都没有任何影响。小事,不值一提。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三人的喝酒兴趣,反倒是越发喝的热闹。一直闹腾到了天色擦黑,管家老哥才满意的打着酒嗝在几个制服高手的伺候下离开。

    管家这边才离开,那边吕温侯就带着灵儿美女紧接着上门。几个月没见,吕温侯好像保养的越发仔细,皮肤细腻的堪比旁边青春年少的灵儿了。

    不知道是不是王胜的错觉,也许是吕温侯的修为又有了进境,以至于他的精致面孔看起来更有一股吸引力,让人第一眼看到就有点欲罢不能。明知道他是个男的,可就是让人忍不住会错认他的性别。幸亏王胜心中默念了好多句我是直男,这才挪开视线。

    吕温侯是来表示感谢的,同时也和管家老哥的目标一样,是来征求王胜同意的。

    尽管王胜已经给管家老哥点了头,吕温侯这边不问结果也一样,但吕温侯每次都是这种亲自上门极其重视的感觉让人如沐春风,说不出的舒服,连点头也点的心甘情愿。更何况,十万金币早在王胜不在的时候就送上了门,这份主动和慷慨,就给人两个字,舒坦。

    和吕温侯一比,宝庆馀堂的那个新掌柜的简直可以扔到垃圾堆了。怪不得被宝庆馀堂自己处理了,那副德行,宝庆馀堂的生意不一落千丈才怪。

    老道士和吕温侯没交情,直接就回房休息没出来,王胜不得不一个人又陪着吕温侯喝一顿酒。好在兵字诀者字诀一用,轻松能够逼出酒气,这才能不被灌醉。喝到酒酣耳热之时,王胜就仿佛聊天一般,说起了宝庆馀堂。

    “宝庆馀堂快有大麻烦了。”说起竞争对手,就连稳重如吕温侯,现在也是一脸的笑容:“最近几个月,新上任的东主连出几个昏招。现在还看不出来效果,但再过几个月,他们就知道厉害了。”

    “贪心?”王胜几乎一下就猜到了症结,笑着确认了一句。

    “没错!”吕温侯笑了起来,和王胜碰了一杯:“贪心。总想着把全天下所有的钱都赚到自己手里,两边做生意,以后有他们哭的时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