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2章第二百一十六章 离开(上)!

    第二百一十六章 离开(上)

    不能不说,列字诀真的是强悍,至少王胜自己感觉中,列字诀对自己的身体的瞬间影响就已经有不入流升级一重境时灵气淬体的那种整个洗练身体的十分之一的效果。贰.五.八.中.文網

    如果用在别人身上,按照老道士描述,增强十倍的话,那就相当于瞬间给别人进行了那么长时间的灵气淬体。

    这种升级时灵气淬体带来的效果,绝对比兵字诀者字诀带给施展目标的效果要好上许多,虽然只是瞬时效果,但只要能多坚持一段时间,基本上只要不是什么马上要命的身体沉疴都能够消除的七七八八,重一点的就算是不能根治,也能减轻。

    用个形象的话说,只要王胜把列字诀也修行到前面几个字的水平,出去之后不用在修行界混,做个绝世名医绝对是妥妥的。特别是治病的时候还能连带被动疏导心理效果,比普通的名医们不知道强出多少倍。

    就在一边在自己身上招呼,一边战斗意识小人模拟,一边又顺带的给老道士最直接体验的过程中,王胜开始了再一次的“闭关”。

    等到王胜觉得差不多,开始在山壁上雕刻列字的时候,已经又是十天之后。

    锤子凿子一动手,王胜就觉得不一般。列字诀和前面六个字完全不同,具体表现在,抵消或者消耗山壁力量上,绝对是至少十倍的。

    每一次动用九字真言雕刻,山壁上的力量都会被消耗掉一部分。二·五·八·中·文·网之前六个字的时候,基本上消耗的比较平均,量比较少,至少王胜还感受不到山壁力量有多少的损耗。可是使用列字诀的时候,王胜明显的感觉到了山壁力量的衰退。

    这是正常现象。王胜每一次对抗,山壁的力量其实都要消耗的,地球上没有永动机,这个世界上同样没有。之前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阵法,将这股力量封在了这片山壁中,可王胜用九字真言诱导了出来,又一次一次的对抗,肯定会减弱。

    不过既便如此,王胜也坚信,这股力量足够王胜领悟九字真言的。对留下这股力量的可能的梦中女孩,王胜还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列字雕刻完成,就是老道士的表演时间。别的字王胜可以只简单的感受一下就让老道士自己修行,可列字诀不行,王胜要清晰的感受至少几百次老道士的念诵效果,每一次都要给出最准确的回复。

    这不是一件轻松的活,王胜的修为和老道士没办法比,而老道士对列字诀的掌握,也未必就能有王胜的一半效果。毕竟王胜还有地球上的现代医学心理学什么的常识理解,老道士可没有这么得天独厚的认知,光是理解上,就差的不是一筹两筹。

    所以,老道士的列字诀偏差很多,大部分时间是摸不准效果,要用王胜的标准来评价的话,最多也就是堪堪入门,比入门还要低一阶,王胜有时候要全神贯注才能够感受到老道士列字诀的效果。

    可以说,九字真言当中,后面的前字诀王胜已经算是掌握,只差一个行字诀。行字诀还没有影子,可前面八个字当中,数列字诀修行起来最难。

    “还是差那么点意思。”尽管不愿意,但王胜还是不得不遗憾的告诉老道士自己的判断:“回去看看医术吧!可能理解会更多一些。”

    老道士也是第一次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自己唉声叹气了半天,也是在遗憾自己怎么就没有在医学上多下功夫呢?要知道,道士们当中很多都是医术精湛的好郎中,可老道士当时觉得没多大意思就没有学,结果修行列字诀的时候就有了门槛。

    “回去就看。”老道士只是垂头丧气了一会,就再次抬起了头,斗志昂扬,仿佛用斗字诀加强过一般:“老君观有很多医术,回去就全背下来。”

    “那个……”王胜忽然想到有件事,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说,迟疑了起来。

    “什么?”老道士见王胜欲言又止,忍不住问了出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王胜好一会,忽然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坏主意?”

    老道士和王胜相处久了,也了解他的为人。要不是让自己为难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迟疑。而能让老道士为难的事情,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王胜迟疑的是,要不要提醒老道士其实可以参考一下人体解剖。不过这个世界的旧有观念下,谁知道这是不是大逆不道的事情。王胜可不愿意老道士因为这个变成人人喊打的魔头。

    至少在地球上,王胜知道的是,古代中医很少有接触解剖学的。古人讲究人死为大,解剖尸体简直就是亵渎,多少代都没人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这个世界同样落后,能不能接受这么大逆不道的想法,王胜根本不知道。但王胜很清楚老道士,如果他想,他一定不会管什么俗世礼法,想做就做了。要是因为自己的建议害得他众叛亲离,那王胜罪过可就大了。

    只是看着老道士坚持的眼神,王胜很快败退了,还是决定告诉他。

    “如果能完整研究一下人体解剖,可能效果会更好。”王胜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反正老道士知道好坏,自己能判断要不要做。

    “杀个人解剖个尸体嘛!”王胜这边说完之后忐忑,老道士却没把这事看的有多大:“老道我人都杀,还在乎切开几个死人看看?”

    王胜正被老道惊世骇俗的话语惊讶的时候,老道士忽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王胜好半天,忽的问道:“你杀人也好,杀妖兽也好,总是能准确的找到弱点,轻松攻击就能制敌死命,是不是解剖了不少人啊?”

    “呃?”王胜顿时间被老道士这推断给问愣住了。看老道士很认真的想知道答案,王胜想了想回答道:“妖兽解剖过不少,在无忧城我可是做过一阵子屠夫卖肉的。至于说人嘛……”

    在老道士期盼的目光中,王胜慢慢吞吞的说道:“我之前有人大概解剖过成千上万,然后总结出来的东西再教给我。这是一门学科,叫《解剖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