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9章第二百一十四章 接连突破(下)!

    第二百一十四章 接连突破(下)

    王胜才不管老道士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现在已经沉浸在用斗字诀雕刻斗字的过程中。二·八·中·文·网这种水到渠成一般的融会贯通,让王胜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感觉,比大夏天喝上一杯冰水吃上一个冰西瓜还要舒爽。

    斗字完成的时候,王胜的元魂空间巨碑上的“斗”字,放射出一阵光芒,奇怪的是,并没那么耀眼,和前面的两个字也不是一模一样,而这显然不是完全掌握的光芒。

    可这个程度的掌握,对老道士来说已经是足够了,足够他从王胜身上学到斗字诀的精妙。

    老道士学习施展的时候,王胜一边观察,一边在慨叹思索。性格决定命运,有时候性格还能决定修行。

    特种训练王胜面对强敌的时候会下意识选择攻击敌人弱点,就好比特种战士不会强攻一个敌人守卫的战壕工事,而是尽可能的寻找弱点一样。可用在修行上,就有取巧的嫌疑,斗字诀就没效果。而一旦自己学会主动面对主动硬碰硬攻击敌人的时候,斗字诀就发挥了效果。

    可为什么还不能完全的掌握呢?王胜又陷入了沉思中。

    “想什么呢?”就在王胜沉思琢磨的时候,老道士的声音惊醒了他。

    这会的老道士相当的兴奋,那种献宝的架势完全就是个小孩子。

    “我在想,我以前面对几百个超过我许多倍的高手,面对比我强悍的妖兽,我寻找他们的弱点,击败他们,杀死他们,难道是我没有斗志,没有勇气吗?”王胜面对兴奋的老道士,也不怕丢人,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老道士建议他面对面硬刚妖兽,才让他有机会领悟了斗字诀,所以,这个问题肯定还是要从老道士身上解决。

    王胜的问题让老道士也一时之间陷入了迷茫中。他一开始从简单的角度来看王胜的战斗方式,觉得王胜是在取巧,所以特意提醒了王胜,而王胜也因为这种改变,成功的悟出了斗字诀。

    可非要因为这个原因来判断王胜缺乏斗志缺乏勇气,这个问题放给全天下任何一个修行的高手,都不会这么觉得。

    王胜当时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不入流的情形下,面对数百三重境四重境五重境的高手,这个要说王胜没勇气,说话的人能被一巴掌抽掉门牙。这叫没勇气,你勇气一个我看看?

    至于说不入流的时候进千绝地,不入流的时候杀六星夜星狼,每一个拿出来都能当英雄事迹来讲了,这就不是勇气不勇气的事情,这个问题都不用评价。

    至于说王胜选择弱点攻击,那是王胜的大智大勇,而不是匹夫之勇。

    “也许我理解的肤浅了些。”老道士有一个优点,就时哪怕修为高的离谱,可该承认错误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觉的丢脸,马上冲着王胜道歉。

    “这种小事情不谈也罢。”王胜摆了摆手,皱着眉头道:“可我总觉得斗字诀还欠缺那么一点点的火候,你有这个感觉吗?”

    王胜这么一提,老道士顿时间也琢磨起来。连着使用了几次斗字诀之后,总算是察觉到了其中一些不够圆满的地方。之前他光顾兴奋了,忘了深入感受,现在被王胜提醒,马上发现了欠缺。

    原来斗字诀里面还有其他的秘密?老道士再次兴奋了起来。这简直就仿佛解谜题一般,一重套一重,更让解谜的人激动。

    老道士在琢磨,王胜也在琢磨,两人整整琢磨了一天一夜都没什么结果。老道士索性不琢磨,自己找了个方向,找某个倒霉的妖兽练手去了。

    王胜在原地木屋里等了两天,老道士终于一脸激动的回来了。一见面,老道士劈头就问:“小子,如果你现在遇上了你打不过的敌人,你还会不会打不过就跑?然后找机会抽冷子给他弱点一下?”

    “当然!”王胜这种思维几乎是被刻入了本能的,地球上十几年的训练和实战,早已经把这些当做了自己的本能动作,哪怕是之前面对面硬碰硬数头强悍妖兽之后,也并没有更改这种深入骨髓的战斗方式。当时只是自己刻意控制而已,真要到了老道士说的情形之下,王胜绝不会因为要呈现斗志而牺牲自己。

    王胜一度觉得,也许这就是自己未能全部领悟斗字诀的根本原因。老道士这么问,难道也是想到了一块去?

    “你不觉的那样子很丢人很没面子?”老道士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王胜,那种目光,仿佛是一种极尽鄙夷的看不起。

    这次王胜都不再回答了,直接摇头。难道王胜还能给老道士解释什么是狙击手?什么是任务第一?什么是示敌以弱的绝佳伪装?老道士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种战斗方式,又怎么能理解自己单枪匹马深入敌后是怎样大无畏的勇气?

    对啊!王胜忽然怔住了。自己一直都觉得这也是勇气,这同样也是斗志啊!为什么就非得要自我否定呢?

    “只要你觉得从未屈服过,你就从没有丢失过斗志。”老道士的声音在王胜耳边响起:“我之前理解的片面了,误导了你,你还是应该坚持你自己的方式。当你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你的斗志的时候,其实就是完全理解了斗字诀。”

    这是老道士第二次因为这个问题道歉了,看来这几天他也想了许多,和王胜的结论有点不谋而合。

    “是的!”王胜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重复着老道士的话:“我从未丧失过斗志!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说句子当中那个“斗”字的时候,巨碑上的光芒又再次的闪烁了一下。而这一次,放射出的是和前面两个字一般耀眼的光芒。

    拿起锤子凿子,王胜走到了已经完成的山壁上巨大的斗字前面,再次动手,就在斗字左下角的空白地方,重新雕刻了一个小一号的斗字。

    两个斗字,看起来除了大小之外字体完全相同,可是在老道士的眼中,却是天翻地覆的区别。一个只是半成品,而另一个却已经是圆满的成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